《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2019-02-03 09:07

原标题:2019年“网红展”还将称霸国内艺术圈吗?

2018年度“网红展”TOP 20

“清明上河图3.0”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北京)

凤凰卫视 & 故宫博物院

将科技与艺术跨界融合,构筑出人与虚拟交织、人在画中游的沉浸式体验;创造了认识、体验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的新型媒介。5个月展期内已突破141万观展人次,甚至出现“5刷”、“N刷”的观展热潮。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道隐无名”(北京)

红砖美术馆

享誉全球的视觉装置艺术大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迄今为止国内最大规模个展“道隐无名”,被誉为年度最适合拍照的展览,引发朋友圈、微信、微博刷屏热潮,创造年度票房超高纪录。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上海)

龙美术馆(西岸馆)

法裔美国籍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在中国的首个大型回顾展,展示了这位女艺术家职业生涯中最为重要的系列作品以及最为宏伟的、纪念碑式的巨型雕塑——蜘蛛“母亲”系列。

“徐冰:思想与方法”(北京)

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艺术家徐冰在北京地区最全面的回顾性个展。“思想与方法”在回溯式呈现徐冰艺术创作全貌的基础上,通过作品来展现徐冰的艺术方法和艺术理念,兼顾“网红展”与“学术展”双重特质,历时三个多月,超过30万人次的访客量。

“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北京)

今日美术馆

不同于上海PSA学术展的呈现方式,今日以妮基·圣法勒花费二十年时间打造的“塔罗花园”为灵感,以“网红展”模式复原了“塔罗花园”的部分代表性元素。同时以妮基的自述及历史图像和纪录片视频还原的方式,让观众踏着时间的音轨阅读妮基·圣法勒四十年的艺术历程,引爆京城。

“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深圳)

绽放文创

延续2017年TeamLab深圳“网红展”TOP热潮,将”沉浸式体验“彻底在国内带火。展览给各年龄层的人都带来很好的审美体验、科技感与互动性,刷新国内展览票房纪录。

“虚构”(上海)

昊美术馆

阿根廷“错觉”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的大型个展。以错觉的方式虚构了一个时代的缩影。展览在4个半月共计获得13.8万人次参观体验。

GUCCI x 莫瑞吉奥·卡特兰 | 艺术家此在(上海)

GUCCI

地点:余德耀美术馆

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策划

邀请了30多位国内外艺术家,为观众提供了17个各具特色的房间,颠覆并重新定义人们对“复制”的看法。

“WAVELENGTH:出厂设置——沉浸式艺术体验大展”(上海)

宝龙美术馆

以工厂中的景象为灵感,设置“厂牌”概念,通过60余组视觉艺术、时装、装置、雕塑、新媒体艺术等作品,呈现当代艺术创新者对于创作媒介和艺术表现形式的多元化探索。该展览展期3个月吸引了近12万人火爆观展,引发超过1000万的社交媒体热议,累计突破8000万网络受众辐射量。

“LOVELOVELOVE爱的艺术:亲密”全球影像艺术大展(北京)

云图映画

地点:今日美术馆

世界当代艺术史上四位重要女性艺术家:小野洋子、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草间弥生与翠西·艾敏的珍贵影像首次在同一展览展出,展览以“爱的艺术”为主题,吸引5万多观众前来观展,同时创造出数博话题1亿多条。

“HELLO, MY NAME IS PAUL SMITH ”全球巡展(北京)

今日美术馆、传宝中国、摩登天空

通过13个独具风格的展区、2000多件精心挑选的展品,以及巧妙的故事线带领观众进入保罗·史密斯的世界。而如此丰富的展览内容,活动布展仅用48小时就顺利完成!创下保罗·史密斯全球巡展以来的最短记录。

“辛迪·舍曼”(上海)

复兴艺术中心

“自拍女王” 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在中国首次大型个展。展示128组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系列的摄影代表作品,以及9件全球首展的新作。辛迪·舍曼的艺术的后现代性颠覆了摄影的定义和既有的审美范式,对当代摄影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

“优(越”)北京

金杜艺术中心

最会玩自拍的艺术家阿马利娅·乌尔曼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展览将乌尔曼的艺术实践中贯常的表达方式介绍给中国观众,通过对大众意识中典型角色的扮演,揭露当下人们在网络与现实,职业生活和私生活中的矛盾与反差。

“寻梦海底两万里-深海之光 沉浸式艺术展 ( AQUARIUM BY NAKED)”(北京)

嘉德艺术中心

日本艺术家村松亮太郎是日本数字艺术的开拓者之一,他感慨科学技术的迭代不断加快,在尝试技术创新的同时,他也提出了一个新观点“touch my heart”。这是否意味着沉浸式艺术展将迎来新的可能?

“无辜:录像1970-2013”(北京)

木木美术馆

美国艺术家保罗·麦卡锡首次中国个展,它用激进的影像、雕塑、装置告诉你“童话都是骗人的”。 

“神偷奶爸大视界全球首展”(深圳)

绽放文创

将”小黄人“这一新晋IP以艺术展的方式落地中国,观众可亲自走入这个创下多项纪录的电影场景里,跟随小黄人一起见证艺术的全新里程碑,展览将展至2019年3月。“蕾切尔·麦克莱恩”北京金杜艺术中心蕾切尔·麦克莱恩被认为是当今世界上活跃的最具特色和重要性的艺术家之一。她亲自在电影中扮演许多戏剧角色,她的作品是对当代社会的有力讽刺,揭露了它的多彩,诱人却又怪诞的不同面。

“棉花糖与白日梦”(北京)

798艺术区蔓空间

沿袭了“网红展”鼻祖—“冰淇淋博物馆”打造互动艺术场景的模式,依据当今社会“快消式”的大众消费心理推出“快闪式网红展”,为年轻人提供“梦境和精神庇护所”,即刻获得大票年轻人的热捧。

“璀璨之境-克里姆特映像艺术大展”(上海)

虹桥艺术中心

通过虚拟与现实技术和互动艺术装置让观众亲身进入到艺术大师克里姆特的绘画世界之中,并沿着展览的故事脉络走进克里姆特的艺术人生。

“极·光”(深圳)

华侨盒子美术馆

以光为媒介,探讨光的认知领域与物理运动和音乐的相互作用,为观众带来沉浸式的感官体验。自2018年6月8日开幕至8月5日闭幕,观展人数超过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前3场展览之和。

(注:因部分展览还在进行中,无法统计出最终数据,该榜单根据已获悉数据排列,排名不分先后)

过去的2018年,全国各地涌现出不少大众热议的展览,无论是将科技与艺术融合带来沉浸式体验的新媒体艺术展,比如“TeamLab未来游乐园·武汉”,凤凰卫视与故宫博物院共同推出的“清明上河图3.0”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北京嘉德艺术中心的“深海之光”,上海宝龙美术馆的“WAVELENGTH:出厂设置”,上海虹桥艺术中心的“克里姆特映象艺术大展-璀璨之境”,广州推出尚天河文化季重点推荐项目“文艺复兴2018——意大利沉浸式多媒体艺术展”等……

0

▲《天才跳房子 / Hopscotch for Geniuses》, teamLab, 2013, Interactive Digital Installation, Sound: Hideaki Takahashi, teamLab 图片:绽放文创

0

▲  “深海之光”展览现场,观众体验“深海之雪”,图片:NAKED

0

▲ “璀璨之境——克里姆特”展现场,图片:网络

还是以互动装置吸引眼球的网红打卡圣地,如北京金杜艺术中心推出最会玩自拍的艺术家阿马利娅·乌尔曼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优越”,以及热衷演绎当代荒诞暗黑童话的艺术家蕾切尔·麦克莱恩在中国的同名首展;为年轻人提供“梦境和精神庇护所”的“棉花糖与白日梦”交互艺术体验展在北京798艺术区推出;上海昊美术馆推出阿根廷“错觉”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的大型个展“虚构”;全球首个“神偷奶爸大视界”主题展在深圳推出;深圳华侨城盒子美术馆推出以光为媒介的影像、装置展“极·光(UnlimitedLight)”等……

1

▲ 阿马利娅·乌尔曼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优越”现场,图片:金杜艺术中心

2

▲ 阿马利娅·乌尔曼在中国的首次个展“优越”现场,图片:金杜艺术中心

3

▲ “LOVELOVELOVE爱的艺术:亲密”全球影像艺术大展现场,崔西·艾敏 “独白剧场”

4

▲ 保罗·麦卡锡首次中国个展“无辜:录像1970-2013”

甚至于借由名人效应带来人流暴增的超级大展,如红砖美术馆推出享誉全球的视觉装置艺术大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迄今为止国内最大规模个展“道隐无名”;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由古驰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策划的展览 “艺术家此在”;龙美术馆(西岸馆)路易丝·布尔乔亚首场中国大展“永恒的丝线”;复星艺术中心推出美国摄影艺术家辛迪·舍曼国内首个展;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推出徐冰大型回顾展“徐冰:思想与方法”;北京今日美术馆、传宝中国和摩登天空推出英国时装设计师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全球巡展的以及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妮基·圣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大型回顾展;云图映画推出“LOVELOVELOVE爱的艺术:亲密”全球影像艺术大展,小野洋子、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草间弥生与翠西·艾敏的珍贵影像首次同台展出,吸引5万余观展前来观展,同时创造出数博话题1亿多条;北京木木美术馆中推出美国艺术家保罗·麦卡锡首次中国个展“无辜:录像1970-2013”,用激进的影像、雕塑、装置告诉你“童话都是骗人的”; ……

5

▲ 红砖美术馆推出享誉全球的视觉装置艺术大师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迄今为止国内最大规模个展“道隐无名”

6

▲ 艺术家徐冰在人满为患的展览现场,图片来源:UCCA

7

▲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龙美术馆(西岸馆),2018年

8

▲ 展览 “艺术家此在”开幕当日盛况

9

▲ “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展览现场,图片来源:今日美术馆

这些展览一经推出就汇聚了大量观众前来观展。然而事实上,装置艺术与新媒体艺术在国内的发展大约始于20世纪80年代,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们的展览也时有推出,为何就在最近这几年它们能迅速火起来?

恭喜!网红展C位出道!

2018年,我们收获了一个年度热词——“网红展”,它是以上这些迅速火起来的展览的共同称谓。然而,“网红”的定义并非公认标准,它更多是来源于大众的主观印象,具有一定的社会性,而非艺术性。“网红”即“网络红人”,他们借由某个事件或行为迅速在网络中走红,受到某类群体追捧,逐渐在社会中获得一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网红”的兴起离不开传播媒介的更新迭代、IP营销、大众心理需求等多方面的合力,而随后催生的“网红经济”更是系统化运作后的商业结果。

0

▲  “HELLO, MY NAME IS PAUL SMITH ”全球巡展社交网络晒图

由此,“网红展”更像是社交媒体时代下的产物。得益于社交媒体的二次传播,人们从展览中获得欢愉,并以展览为背景拍照或自拍分享至Instagram、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中为展览打Call,紧接着更多人通过社交媒体慕名而来……这类新鲜的观展方式也被称为“打卡式看展”。

10

“网红展”的兴起,一方面暴露了人们更注重在社交媒体营造的氛围中进行个性化表达的情感需求,另一方面也预示着在碎片化和影像化阅读习惯的影响下,传统“看”与“被看”的观展方式越来越难以被人接受。

11

▲ “WAVELENGTH:出厂设置——沉浸式艺术体验大展”现场,艺术家与观众互动

2018年,越来越多的“网红展”出现在公共空间,展览的表现形式更为轻松活泼。

例如2018年7月在798艺术区推出的“棉花糖与白日梦”沿袭了“网红展”鼻祖—“冰淇淋博物馆”打造互动艺术场景的模式,依据当今社会“快消式”的大众消费心理推出“快闪式网红展”,为年轻人提供“梦境和精神庇护所”,即刻获得大票年轻人的热捧。再如“璀璨之境-克里姆特映像艺术大展”在上海的亚洲首展,通过虚拟与现实技术和互动艺术装置让观众亲身进入到艺术大师克里姆特的绘画世界之中,并沿着展览的故事脉络走进克里姆特的艺术人生。以及“神偷奶爸大视界全球首展”正式落地中国深圳欢乐海岸,”小黄人“这一新晋IP以艺术展的方式落地中国,观众可亲自走入这个创下多项纪录的电影场景里,跟随小黄人一起见证艺术的全新里程碑。

0

▲ “棉花糖与白日梦”展览现场,图片:网络

12

▲ “璀璨之境-克里姆特映像艺术大展”现场,“璀璨时空隧道之旅”

13

▲ “神偷奶爸大视界全球首展”展览现场

2018年,由TeamLab带火的新媒体艺术展在国内遍地开花,呈现出“井喷式”发展,“沉浸式体验”成为大众讨论的焦点。

这场由400位各行业组成的团队打造的展览不仅引发了学术界关于艺术与科技的大讨论,也带火了一种区别于传统的观展方式——“沉浸式体验”。2018年5月世界博物馆日,由凤凰卫视与故宫博物院共同推出的《清明上河图3.0》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将科技与艺术相融合,构筑出人与虚拟交织、人在画中游的沉浸式体验;展览在5个月的时间内已突破141万观展人次,甚至出现“5刷”、“N刷”的观展热潮。

15

▲ 《清明上河图3.0》历史时空再现多媒体长卷展厅,现场人流涌动

16

▲《清明上河图3.0》观展人群覆盖不同年龄段、不同国籍

2018年7月,上海宝龙美术馆推出“WAVELENGTH:出厂设置——沉浸式艺术体验大展”。展览以工厂中的景象为灵感,设置了一个“厂牌”的概念,将四大空间分别命名为“生产间”、“实验室”、“主控室”和“仓库”,43位来自全球不同文化背景和实践领域的艺术家及设计师,通过60余组视觉艺术、时装、装置、雕塑、新媒体艺术等作品,呈现当代艺术创新者对于创作媒介和艺术表现形式的多元化探索,以及他们在高度数字化时代中重构的人与物质的关系。据了解,该展览展期3个月吸引了近12万人火爆观展,引发超过1000万的社交媒体热议,累计突破8000万网络受众辐射量。

0

▲ “WAVELENGTH:出厂设置——沉浸式艺术体验大展”

除此之外,2018年国际现象级艺术大师在国内的超级大展相比往年显得更为频繁,而这些超级大展中,装置、影像类作品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展览也需要观众参与互动。

例如18年初,红砖美术馆推出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在国内最大的个展“道隐无名”,运用装置、绘画、雕塑、摄影和电影等媒介让观众沉浸其中。更为有趣的是,18年夏天高艳津子的北京现代舞团以展览为剧场带来的一场现代舞表演,吸引文艺界的大咖如崔健、高晓松、高晓松、艺术家艾敬、音乐家刘索拉、导演张杨、演员陶虹、歌手程琳、作家虹影、电影美术创作家叶锦添等纷纷前来观看,更是轰动一时!据了解,在6个月的展期里,总观展人数超过30万,平均每天观展人次2000余人。

17

18

▲ 红砖美术馆 “道隐无名”展览现场(2018),舞者在奥拉维尔·埃利亚松《聚合彩虹》(Rainbow assembly)作品前表演

红砖美术馆馆长闫士杰认为:“这不仅是大师的网红展,也是观众和艺术家的对话。红砖在做所谓的“网红”展同时思考的是学术,同期也推出了埃利亚松文献展。另外,埃利亚松强调他作品的一半其实是观众,通过与观众的互动,通过邀请舞蹈家高艳津子等跨界互动表演,将展览本身延展出去。高艳津子表演当天,影视娱乐圈的明星、歌星、导演等都有到场,通过和其他领域艺术家对话,这个展览又形成了新的网红特色。”

19

▲  “道隐无名”展览特别互映项目《形隐·不离》表演现场

再如阿根廷“错觉”艺术家莱安德罗·埃利希(Leandro Erlich)在上海昊美术馆的“虚构”展出30多件大型互动装置、影像装置、摄影等作品,人们在展览空间的虚构和错构中幸福得“迷失自己”。昊美术馆策展人陈澈表示:”展览整体营造的便是将我们的生活、工作、娱乐、人际关系、历史情节、甚至是关于哲学的杜撰,都涵盖进了雷安以错觉的方式虚构的这样一个时代缩影之下。也许弥漫于全社会的只有虚构的幸福感、满足感。相比于人们迷失目标的虚无,雷安创造的或者暗指的“虚构的时代”的虚无则是:尽管目标已经迷失,但所有人都毫不在意,并仍然不断重复着平凡日常的虚无。“在4个半月的展期中,该展览共计13.8万人次参观体验。

19

▲“虚构”展览现场,建筑—上海钟楼(悬浮时间)

20

▲“虚构”展览现场,建筑—上海钟楼(悬浮时间)

18年底,当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策划的“艺术家此在”展览为观众提供了17个各具特色的房间,颠覆并重新定义人们对“复制”的看法,人们走进“复制”现场并与记忆发生冲撞,获得别具一格的艺术体验。

21

▲ 开幕现场,邓文迪在迷你版西斯廷教堂内 ©Artsy

22

▲ “艺术家此在”展览现场,洪晃在作品《好莱坞》前自拍, ©Artsy

0

▲ “艺术家此在”展览,演员倪妮在现场体验

网红展还能继续红吗?

从2018年呈现的众多大热的“网红展”中,我们能明显体会到过去的一年是国内观众买票看展尤为热情的一年。当观众排队买票看展成为一种常态,能带来巨大人流量的“网红展”,也逐渐成为众多美术馆和艺术机构尝试的范畴。例如,去年6月在深圳推出的展览“极·光”以光为媒介,探讨光的认知领域与物理运动和音乐的相互作用,为观众带来沉浸式的感官体验。华侨城盒子美术馆策展人冀然曾透露:展览“极·光”自2018年6月8日开幕至8月5日闭幕,共计2万6千余人次访问量,超过华侨城盒子美术馆前3场展览之和。(来源:《网红展”之后,怎么办?》作者:冀然)

22

▲ “极·光”展览现场

23

▲ 乔瑞斯·斯特里博斯/丹迪·乔汉Joris Strijbos / Daan Johan 《周期Cycles》2017

然而,观众对文化艺术消费的增加是否意味着其艺术审美能力的提升?我们却无法下此结论。毕竟我们也听过太多对“网红展”叫好或叫衰的声音。人们站在各自的立场,自圆其说,如同盲人摸象。

一方面,艺术批评家、策展人蓝庆伟对“网红展”的艺术教育和学术发展表示出担忧:“有人说网红展是和中国的美育大众化相关,但是我认为第一它没有美育大众化,第二我认为它是一种拔苗助长。观众在读懂艺术作品时是有一定困难的,但是他读懂网红展是没有困难的,这会对这些观众重新进入博物馆、美术馆阅读经典作品产生了新障碍,它有一种破坏力。”

另一方面,长期从事艺术美育实践的今日美术馆副馆长、策展人晏燕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则认为:“古往今来,商业的属性和诱惑力总是大于艰涩的学术,唯一需要呼吁的是社会整体文化水平发展的高低、文化趣味和价值系统的梳理,仍然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坐得住学术这个冷板凳。”

24

25

▲ “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展览现场,“娜娜”系列雕塑,图片来源:今日美术馆

尽管在过去的一年,我们依旧能看 “网红展”有着鱼龙混杂的展览内容,高低不齐的策展水平,有些甚至无关艺术。但根据“凤凰艺术”与“权力榜”合作的专题:“凤凰艺术 x 权力榜 专题 | “无界”意味着降低门槛?14位年度策展人如是说”一文中,我们发现在艺术界对于“网红展”这一新鲜事物的发展保持着总体乐观的态度。独立策展人鲍栋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认为,“中国现在缺的是各个方向上做得更专业。所以从主题来说,我觉得去商场还是去博物馆看展览都很好。重点在于策展人能否在框架上做的深入、系统化。”

策展人冯博一则从艺术教育的角度切入,他认为,“策展界也是充满着混乱与危机。但作为策展人,不能简单地迎合不同观众的审美趣味,否则就会使当代艺术庸俗化了。而是要通过策展和展览形态,给予观众一种普及、提示,以提升他们审美功能作为一种责任与义务。我们难以苛刻地要求一般受众全面接受艺术家的实验性创作。尽管这是理想的期待,但毕竟会给予大众一种看待和表达事物、现象的别样视角及视觉的转换和呈现。”

26

▲ “妮基·圣法勒——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展览现场,观众在展厅四层进行互动体验,图片来源:今日美术馆

事实上,无论争议如何,我们始终绕不开同一个问题:在艺术媒介、传播媒介及观众与当代艺术的关系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如今,什么样的展览不仅更能为大众所接受,也更能推动艺术的发展?换句话说,“网红展”的诞生与发展实际上是给策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可否认的是,“网红展”已经在我们这个时代留下印记。而那些为“网红展”叫好与叫衰的声音,似乎都无法阻止“网红展”的前行与发展。

如果说“网红展”能够在展览的学术专业度和大众的艺术教育上,探索出一套更成熟的方法论,那么它也将成为人类艺术发展史上的重要闪光点。至少在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是“网红展”在社交媒介和艺术媒介上的发力,而这似乎也能给传统的策展带来一些新的思考和借鉴,由此“网红展”在未来也许将走入“无界”的状态。

36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