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一夜美学 2019-01-24 11:10

原标题:恐惧出门和人群,她躲在家里拍下了世界的奇幻角落 

Jacqui Kenny不能离开她的屋子,但她每天都在环游世界。奇异植物丛生的热带、空旷的高寒地区、彩色的小房子、沙漠中的花园——每当心仪的画面出现,她都会在键盘上按下command+shift+4。

“我不太记得因为什么浏览街景,但我偶然发现了一些喜欢的东西,决定深入研究一下。”

大约九年前,Jacqui Kenny被确诊患上了恐旷症。这是一种与幽闭恐惧相反的病症,人们会深陷对公众场合的非理性惶恐与焦虑之中,无法踏出家门,或参加集体活动。恐旷症并非罕见病,在约1.7%的患病人口中,Kenny是幸运的那个,她从街景地图中找到了情绪和生活的出口。

梅萨 美国亚利桑那州

蒙古

“乌龟树”,太阳城 美国亚利桑那州

这些荒凉又梦幻的摄影作品,都是Kenny从街景中截取的画面。

起初,她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地图中游荡,像是跳伞一样随机降落到世界上的某个点,然后又如巡逻员般,一条街一条街地“巡视”。因为无论能否找到漂亮或有趣的景象,在街道、旷野和沙漠中徜徉,已经足够令Kenny开心,要知道现实生活里,她连去超市都得先规划好“最快回家路线”。

秘鲁

但很快,Kenny找到了她的兴趣点。她被靠近赤道或远离赤道的地带所吸引,那里的光线要么热烈地泼洒下来,要么以极低的角度倾斜进入,将所到之处笼罩在一片绚丽或苍茫之中。

马群,蒙古

美国亚利桑那州

Kenny偏爱其中人烟稀少的干旱地区,从不留恋大城市或海边风景。“我尤其喜欢探索阿塔卡马沙漠地区,还有在塞内加尔发现的建筑和时尚。我也是沙漠植物园的超级粉丝,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玩得很开心。”

这些孤立、奇特、色彩丰富的画面,也恰好表达了她的某种矛盾心境——孤单隔绝,同时也充满希望。

塞内加尔

墨西哥

秘鲁

在经历公司倒闭,饱受病症折磨的日子里,Kenny每天会花近十个小时在这件事情上。开始她担心会加重病情,“每天坐在家里截图听起来不是很健康,但没多久我就意识到,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之一。”

一年的时间,Kenny便积累了26000多张照片,并且开始在Instagram上分享。在自我介绍栏里,她称自己为Agoraphobic Traveller(恐旷症旅行者)。

梅萨 美国亚利桑那州

秘鲁

吉尔吉斯斯坦

对患有恐旷症,无法出远门的Kenny来说,世界以一种新的方式再次向她打开了,她可以“去”到任何她想要去的地方,但这不意味着一帆风顺的旅程。

“许多次我发现远处有让人惊叹的东西,然后车子停过来,或者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视线,我无法再前进”,而更多的情况是,花费几天也找不到一点有趣的东西,“我总是得为失望做好准备。”

秘鲁

但也因为如此,相遇的浪漫与欣喜才会千百倍地扩大。需要怎样的巧合,才能恰好捕捉到秘鲁山脉下正在踢球的孩子,以及街头拥吻的年轻恋人?在这场随机的旅程中,每一次相遇都是数以亿计的可能中的一种发生。

那些遥远的时空如同被掀开小小的一角,训练场上的少年、夕阳下独行的母子、山间的工人,Kenny悄悄进入这些瞬间将它们冻结凝固,然后一切又再度密合,继续。

玻利维亚

蒙古

玻利维亚

Kenny常常会收到陌生人的回应,他们有的是恐旷症患者,有的来自镜头里的那些遥远国度,还有的只是普通人,但同样共鸣于照片中所流露出的力量、美好和希望。

“我刚刚花了一个小时浏览这些美丽的图片。谢谢你告诉我的家乡是多么美丽。它们使我流泪,因为带来了太多的回忆。希望有一天你能参观并真正体验它的美妙之处,以及你看过的所有地方。”

对Kenny自己而言,即使是向他人坦白心理状况,已经是巨大的进步。她很高兴地发现,当她勇敢地面对恐惧和焦虑,事情好像变得简单了一些。她开始办展,积极与人交流、接受治疗,并且与心机健康机构合作,将作品的盈利捐赠给更多需要的人。更为关键的是,走过最灰暗的日子后,Kenny终于意识到——“病症其实并不能定义我,它只是存在于我身体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