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北京青年报 2019-01-18 09:19

原标题:原创交响乐需要辨“委”存真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走进音乐厅,交响乐似乎成了越来越“大众”的艺术。而要想创作出更多深入人心的作品,中国原创交响乐恐怕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办的全国交响乐创作与发展座谈会于2019年1月13日至14日在北京举办。来自全国的交响乐团团长和著名作曲家、著名指挥家、音乐理论家等近70人出席会议。座谈会就不委约就不创作、委约作品追求短暂业绩、青年作曲家培养机制不健全、指挥案头工作不够等目前原创交响乐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原创交响乐如何深入人心,这成了经典音乐艺术家们和学者们不得不正视且深思的问题。

创作瓶颈

委约不是唯一渠道 好作品应发自内心

近几年,中国交响乐的创作与发展进入了快车道,诞生了不少优秀的作品。但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音乐创作中,委约作品较多,自发创作的作品较少。委约作品就是委托邀约作曲家作曲的作品。座谈会上,中国音协副主席、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著名指挥家余隆指出,不是说委约不好,但如果委约变成了创作的一个条件,不委约就不写作品了,这样不行。

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张千一在实际的创作中有很深的体会,他表示,自己在委约的过程当中感觉到,当作曲家的确是太难了。不仅要进行长时期的创作储备,同时还要思考你的作品如何让方方面面的人听到都不排斥。

他认为,委约创作需要作曲家处理好两种关系,一个是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可听性与技术性的关系;一个就是专家、听众的审美统一关系。

“创作应该是一个个人化和私密化的过程,你有很多创作的深层次的想法,应该是比较个人化的,是从你内心里发出来的。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更有价值。”张千一认为,在这样一个大的委约的创作过程当中,如何能够尽可能地使自己的作品有艺术价值,这是每一位作曲家应该思考的问题。

作曲家崔炳元也指出,院团委约现在是越来越多的一个现象,但是有些院团在委约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盲目性,“一个误区是对当地的文化事件、文化人物、历史典故都有所期许,但是殊不知交响乐没有语意性,用交响乐做一个当地的旅游指南,这是开玩笑的事。还有一个误区是为了暂短的业绩委约,结果做完了就演一两场也就完了,花钱不说,浪费了作曲家的心血。”

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作曲家关峡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委约的作品十个能有一个好就非常非常好了,“你做音乐是让人听的,光让人听还不行,还要供人欣赏。”

深层剖析

让更多作品走出

加强青少年乐团建设

目前中国职业交响乐团已达到了82个,交响乐团的数量增长非常快。这些乐团承担着中国作品走出去的重要责任。

然而从演出的篇目上来看,很多乐团并没有实现曲目的多样化发展。作曲家崔炳元建议音乐院团在常态化的音乐会设置上,以更高的、更广泛的视野,更高的角度,同时也是更亲民的姿态来选择曲目。

此外,业内认为,加强中国青少年交响乐团的建设,培养青年作曲家也是非常重要的。作曲家范哲明认为,中国青少年交响乐团是中国交响乐的后备力量,“经常听到一些普及交响乐、交响乐大众化的声音,中国青少年交响乐团的建设是非常重要的补充和后备力量。”

在这种创作环境下培养优秀的青年作曲家也非常重要。而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目前活跃在创作一线的作曲家都是有一定年纪的熟面孔,青年作曲家非常少。对此,作曲家贾国平认为,现在缺乏青年作曲家也是需要反思的问题,“比如说《梁祝》是一个大学生的作品,张千一的交响音画《北方森林》、叶小纲的第二交响曲《地平线》,这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和改革开放40年之前大学生创作的,而现在这样的在校生作品很少。”

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不少业内人士也认为,目前缺乏培养青年作曲家的良好通道是青年作曲家难冒头的一个重要原因。作曲家郝维亚认为,作曲家的培养需要一个过程。目前青年作曲家进入到市场环节以后完全没有竞争力,不会有乐团花这么多的钱给一个青年作曲家,让他写作和演出他的东西,风险太大了。

业内反思

指挥是乐团灵魂 需要做足案头工作

一场完美的音乐会离不开一个专业且敬业的指挥家,一首原创交响乐作品的成功演出也离不开指挥家认真准备、全身心投入和精彩演绎。

中国交响乐团团长关峡认为,指挥是乐团的灵魂人物,因此这个指挥家对中国原创作品的解读和他的二度创作往往决定这个作品的成活率。然而关峡也指出:“现在也有一些指挥家,对音乐作品的理解太肤浅,就是打打拍子,谁看你打拍子?只不过你有这个权利站在指挥台上而已,你没有给观众带来一种激动,传达你对这个作品是怎么研究的,带给观众一种感动、一种启迪、一种美妙的音乐。那就是不合格的。作为管理者,作为指挥家,要把沉甸甸的责任端在手上。”

作曲家崔炳元也认为,现在是交响乐团多了,但是物美价廉的指挥还不够多。有些指挥案头工作做得不够。一个原创作品到手上该怎么去把握,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带给观众,是要下功夫,按照规律来走的。

作为青年指挥家的黄屹认为,一部作品的可听性是传播的非常重要的手段,在可听性或者传唱性的角度来看,是让大家最容易了解也是最容易记住的。怎么样能根据不同乐团的情况和水平,创作适合这个乐团的作品,这需要乐团、作曲家、指挥家方方面面的配合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