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有染 2019-01-15 13:59

原标题:精致地进剧场|我在观看音乐剧前,通常会做哪些准备

是的,精致地走进剧场,是一件体面地事情。

剧情概要首先,如果要能真正看懂一个剧,并对该剧有一个整体评价,那一定需要对整个剧的,以下三要素有所认识:故事框架、人物特征、创作背景。

音乐剧作为舞台艺术,大量作品都是由文学著作改编,而很多音乐剧中的对白、穿插的歌舞,有时候会让剧情显得较为割裂,因此对于一些人物众多、剧情较为复杂的著作改编的剧,一般作为观众要看懂这些故事,事先就需要看一下音乐剧的剧情概要(Synopsis),这一般在该音乐剧的百科上都能找到。了解基本故事情节,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每一段戏以及在全局中的作用。

大多数音乐剧一般有上下半场两幕,了解剧情概要就是要知道整个故事的起承转合在哪里,什么时候是高潮,有哪些场景值得期待。

有些剧第一幕较为平淡,实则作了很多铺垫,到了第二幕才高潮迭起,出现耳熟能详的经典唱段(比如《猫》,2018年6月*),并伴随很多第一幕中旋律的Reprise(旋律复现是音乐剧的一个重要表现手法)。

所以如果知道剧情概要,看第一幕的时候就更容易耐心细致,随着剧情的进展,观剧就会渐入佳境,甚至可以一听到音乐就知道哪个角色出场或者该出现什么剧情了。有些剧的对白非常多(比如《窈窕淑女》,2016年4月,很多对白都很精彩),但有时候讲得非常快,一般观众如果第一次看很难全部听懂;即便现场有字幕,很多时候由于翻译质量(国内翻译水平参差不齐,经常没有结合了解音乐剧中语境)或者观看位置,会很难完全跟上。

所以如果事先不看下剧情概要,可能会对一段很精彩的对白完全摸不着头脑。

《窈窕淑女》 My Fair Lady

音乐剧的每一段戏都有各自表达的思想和抒发的情感,剧中的音乐创作、编曲、编舞和舞台都是需要根据剧情来设计的,如果观众对每段剧情不够了解,可能就理解不了主创人员在这些方面的用意。

比如,在《汉密尔顿》中,有一段百老汇最快饶舌说唱记录(3秒内19个单词),当时的剧情是Lafayette试图说服George Washington派Hamilton去领导约克镇战役,所以把这段Rap写得这么快就是为了衬托剧情中所要突出的紧迫感;而汉密尔顿中女主角Eliza是剧中少数几个没有一句Rap的角色,正是为了符合人物特征,表达了她有很多“Time”(她作为妻子在汉密尔顿死后还活了50年,“time”也是剧中最后一段中的和声);下半场Thomas Jefferson出场时候配的是爵士乐,隐喻了他南方蓄奴农场主的出身(爵士乐起源于美国南方新奥尔良的非裔社区);在这个剧中有很多桥段都有这种通过音乐、歌词或舞蹈的影射和隐喻,如果不了解故事和人物就体会不到林聚聚(Lin-Manuel Miranda,《汉密尔顿》音乐剧作者)的这种genius。

《汉密尔顿》 HAMILTON

人物特征及戏剧背景

另外,理解剧中的人物特征和戏剧背景,也对看懂和欣赏一部音乐剧十分重要。跟歌剧剧情展现声乐不同,音乐剧一定是剧情和人物设定为首要,选角色的时候一定是要考虑演员的形象和声线以符合剧中人物特征的,而且形象的权重更大,这些都是为了展现音乐剧的剧情,讲好故事,防止观众出戏。

比如在《悲惨世界》25周年演出中饰演Thénardier老板的演员Matt Lucas,声乐功底并不出众,高音会上不去,但由于形象和演绎契合角色,所以还是能进入这个经典卡司阵容;

再比如,在上世纪60年代制作《西区故事》(2017年11月)这个作品的时候,导演甚至曾一度要求主要角色的演员都不能有声乐的基础,因为这是一个讲纽约街头黑帮的戏,过于专业的声乐表演会让角色显得不符合人物所处的阶层特点(所以,我认为2017年在国内巡演的这一版改编的芭蕾舞是很不合适的,特别是在经典拉美风格唱段America中去掉了很多拉丁舞元素,实为一大败笔);

又如,《长发侠》(2017年6月)里面有N多个角色,各自都有着自身的个性和社会标签,因此在戏中都有各自不同音乐风格的BGM(编注:Background Music,背景音乐),所以还是要事先对剧中人物有所了解才能跟音乐结合起来看懂这个戏。

《西区故事》 West Side Story

“I like to be in America!”

同样,剧中角色在演绎特定桥段的时候,也是会结合剧情的背景和情绪。唱法不同,所表达的情绪就会不一样,甚至会导致对整个剧的理解都不同。比如《西贡小姐》中扮演Kim的不同演员(甚至同一演员在不同场次)在Epilogue唱段的处理不同会导致观众对于Kim这个人物究竟是弱者还是强者的完全不同的理解。

相比之下,国内制作的一些戏在音乐剧的这些基本细节上往往不太注重,如在一中文版的某老牌百老汇音乐剧中,一饰演妓女的演员居然在某一段哭诉自己凄惨身世的重要桥段用了美声唱法。

总之,如果对故事和人物背景不了解,很多时候就很难看懂主创人员的用心及特定桥段的演绎,也无法去评价某个演员究竟唱得如何。

作品的创作背景

音乐剧作为一种舶来品,起源于国外,对于国内的很多观众,对很多音乐剧所讲的故事以及背后的这种文化,本身带入感就不是很强,如果不了解某个剧的创作背景,有时候会对整个戏所要表达的思想感到一头雾水。

比如,《泽西男孩》(2017月11日)说的是60年代在美国娱乐圈男孩团体兴起的现象,剧中有大量对60年代美国文化还原的细节;《金牌制作人》(2017月10日)中充满了美国式幽默,有着很多讲美国人对其他国家刻板印象(Stereotyping)的梗;《吉屋出租》(2018年8月)也是边缘题材,通过很多种音乐类型(摇滚,R&B,嘻哈,黑人灵乐等)来展现了美国的多元化社会;前年的《Wicked》(2017年4月)在上演之后受到的评价争议比较大,如果对《绿野仙踪》这个故事不熟悉,在《Wicked》中很多梗是get不到的,自然也就很难产生共鸣(看过《绿野仙踪》才知道,《Wicked》剧中的很多桥段可以作为在前传中的彩蛋);像《莫扎特!》(2016年12月)这样的德语音乐剧剧本一般比较严肃深刻,又有些阴暗,再加上是德语对白,如果没有Gold von den Sternen、Ich bin, ich bin Musik等几个抓耳唱段,观演之前不了解剧情和作品背景的观众估计会很难聚精会神地看完。

Gold von den Sternen

Ich bin, ich bin Musik

了解音乐剧中的唱段,一部成功的音乐剧,有一个能打动人的故事固然重要,但要真正让人记住,获得好口碑,还是要靠经典唱段。

很多著名的音乐剧,距当年首演已经过去了几十年,还能在百老汇或西区不断地被复排,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剧中有着那些早已深入人心的经典曲目。像We Will Rock You、This is the Moment、I Feel Pretty、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等这些经常作为影视插曲或被流行歌手翻唱的知名歌曲,最早都是出自于音乐剧。

对于这些音乐剧中最出彩的地方,剧目制作方一定是花大手笔,选最适合的演员,营造最好的舞台效果,来努力做到让观众难忘。因此如果去观看一部老牌的音乐剧,观剧之前对于剧中的经典唱段一定要有所了解,做好准备;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些最精彩的桥段是最能获得享受体验、也是最能让你值回票价的地方。

《艾薇塔》 Evita

其中最为经典的曲目当属《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这几年,在上海的音乐剧观众就在现场看到了Memory (《猫》)、All That Jazz、Cell Block Tango(《芝加哥》2018年12月)、Seasons of Love(《吉屋出租》)、Les Rois du Monde(法语《罗密欧与朱丽叶》2018年4月)、I Will Always Love You(《保镖》2017年6月)、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泽西男孩》)等经典名曲的演绎,甚至很多人去看《猫》就是冲着去听Memory的。

Memory

All That Jazz

Cell Block Tango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此外,上海迪士尼正在上演的《美女与野兽》(2018年6月)中的经典段落Be Our Guest也极为出彩,华丽丽的歌舞、光影甚至烟火;包括一些引进版权的中文剧也有音乐和演绎方面的亮点,比如《危险游戏》(2016年12月)中的男声二重唱、《变身怪医》(2017年7月)里的Confrontation等。

此外,除了这些被广为传唱、耳熟能详的的歌曲,在这些音乐剧中还有着很多炫技的唱段,也同样是一部剧最出彩的、最值得期待的地方;比如在Bring Him Home(《悲惨世界》2018年9月)、Defying Gravity(《魔法坏女巫》)、Mister Cellophane(《芝加哥》)、Endless Night(《狮子王》2016年6月),这些歌曲最后的长音,都是极为考验演员唱功的看点,还有《泽西男孩》里的假声男高音,都让这些音乐剧给国内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Bring Him Home

Defying Gravity

Mister Cellophane

了解演出的卡司

对于这些经典的音乐剧桥段,不仅需要了解,众多音乐剧老粉丝还会对不同的卡司,以及把每个版本不同时期的演员在这些经典桥段中的演绎作比较,这也是欣赏音乐剧的一大乐趣。不同的卡司可能对角色的处理会不一样,因为每个演员在声线、形象、或者性格等方面与剧中角色以及首演卡司(Original Cast)会有所不同,都会有自己的风格,因此一般会发挥自己的特点及所长来诠释对角色、对剧情的理解。

1995 《悲惨世界》 Les Misérables

10周年纪念演,Eponine由Lea Salonga饰演。

比如,2001版和2010版本的法语《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Mercutio,就是两个完全不同风格的角色,如果说2001版中的Mercutio是一个追求浪漫的诗人,那2010版本中的John Eyzen则演绎了一个向往自由的疯子,极为出彩,完全令这个角色让人耳目一新(为此2010版还为他加了一首歌),成为新版《朱罗》的一大看点;前几年在百老汇复排版的《西贡小姐》中的女主角Eva Noblezada与原卡的Lea Salonga的风格也非常不一样,她出生在富裕家庭,没有Lea当年在没有亚裔的百老汇舞台的那种奋斗气质,但她用纯真演绎出了Kim对爱的执着,同样征服了观众并获得托尼奖的提名;对不同时期《悲惨世界》中的各个角色、以及历届《Wicked》中的Elphaba和Glinda在各大演出中每首经典曲目的演绎做分析、对比及点评,则在众多Hardcore(即硬核)音乐剧粉丝圈是一件极为常见的事。

有时候一个音乐剧公布的卡司中某些演员甚至会与剧中角色的原设感觉差距非常大,这其实就是对于主创和演员在创新上的一个看点。比如正在上演的中文版《美女与野兽》中的男主角孙豆尔,从形象上看没有野兽的那种粗狂,但却用淘气的一面演出了野兽的任性,把野兽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演得很传神,效果还是不错的。

中文版《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

所以对一部音乐剧有深入了解的观众,对于角色和唱段就能有一定的预设,当看到新的卡司不同的演绎时,对戏的理解就会有更多的层次,审美体验是完全不同的,也会有更多的惊喜。在看到经典唱段之后能有所反应,鼓掌或者尖叫,在精彩之处能与台上的演员进行眼神及表情的交流,乃至最后安可(encore,即再来一曲)的时候能与现场卡司一同大合唱,这其实就是获得了现场观剧的沉浸式体验,绝对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魔法坏女巫》(Wicked)

有人可能会问,去看音乐剧之前做那么多功课,等于完全剧透了,会不会就没了惊喜而影响观感呢?其实大可不必担心!

那么多音乐剧粉丝会去对一个剧二刷三刷,甚至每年飞去百老汇或西区去追一部剧,可见去看音乐剧远不止是看个故事,看个剧情,现场能让你期待的东西太多了,会给观众带来的惊喜也非常多,舞台上不同的卡司加上现场的乐队和指挥那么多号人,每个人在每一场的表演都会根据情绪和气氛而有所不同,从这个意义上讲,每场戏都是不一样的,每场戏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戏剧舞台的魅力,这是你家里的那块小屏幕和电影院那块大屏幕所能给你的远不能及的感受和体验。

音乐剧除了用音乐讲故事,其中包含的文化元素也非常多,值得大家去深入了解,《汉密尔顿》(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夫妇、克林顿夫妇曾不止一次去现场观看)在美国就曾掀起过学历史的高潮;去年在国内上演的《悲惨世界》、《乱世佳人》(2018年12月)以及今年即将上演的《红与黑》(2019月10月)也将晦涩难懂的世界名著以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让观众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