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艺术与设计 2019-01-15 13:47

原标题:用过去诉说利马的未来

1535年1月18日,西班牙殖民者法兰西斯克·皮泽洛建立了利马市,利马是秘鲁西班牙文化的重地,所以在利马,能够看到很多西班牙的样子。

> 大教堂

每年十月,利马大约有两百万人民以紫色为主色调装扮起来,欢庆“上帝的奇迹”,这是一个在这个国家流传最为广泛的圣像。圣像被保存在拿萨里那斯教堂,受到很多人的尊崇,寄托了人们的普遍心愿,保佑他们不受疾病、事故的困扰,在生活中赋予人们以力量。

> 海滩

从游行队伍中,可以看出秘鲁人民对宗教的信仰,在这座城市中,人们普遍有朴素的习俗,淳朴的心灵,所以在游行中,护送者会支撑起承载他们坚定信仰的平台。同时,人们的信仰会通过艺术表达出来,人们聚集在利马市区狭小的街道上,用玫瑰花瓣创造一个绚丽的地毯,上面写着"欢迎上帝的神迹"。一旦地毯制作完毕,能够走上它的,只有平台护送者。当人们来到利马市区街道上等待上帝的神迹在经过家门口时得到祝福,人们也向上帝祈求和平、幸福,以求庇佑他们的家园。

> 利马街道

但是,我们所看到的不只是文化和信仰。在这座城市,最引人关注的问题就是城市污染问题。甚至可以说,严重的城市污染问题已经严重掩盖了利马原本应该风光无限的魅力。不过,利马正在强制执行汽机车的废气排放检查,推广使用电动汽车。

当然,在20世纪,汽车大规模地无节制地出现之前,城市的发展是进步的。随着汽车大规模地出现,城市的最终目标是为车辆提供最大的空间,行人却留在第二位,甚至在市中心也是如此情况。利马也不例外,这个城市进行了任意和不规则的发展,缺乏公共交通设施。公共交通因此被大规模的非正规交通(超过500条线路)所取代,行人成为次要的考虑因素,公共空间最终注定成为退化的废弃景观。

> 利玛武器广场

在利马看到了一个不错的案例——利马城固体垃圾(USW)项目,可以供世界上城市污染严重的城市借鉴。利马城固体垃圾(USW)项目的重点是,恢复城市中最原始和最不寻常的地方一一电动高架火车轨道,它穿过Surquillo区。

这个结构可能是在这个城市中可以找到最令人诧异的城市废物之一了,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形状和规模(9米宽,数公里长的混凝土平台),而且因为它的意象具备利马文化象征性。这个基础设施(电动高架火车轨道)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该建筑建于八十年代,在前总统Alan Garcia 的第一个任期内,该建筑作为利马公共交通问题解决方案的示例。但尽管如此,这只是一个承诺并未实现。

> 游乐场

除了迫切需要考虑利马的公共交通之外,这种基础设施还有另外一种用途。项目的规划来自西班牙的一家建筑公司Basurama。对于Basurama来说,它是一个潜在的公共空间,一个高架的公共公园,也是一个可以超越地面行走的地方。

Basurama邀请当地艺术家和社区成员重新改造废弃的电动铁轨,使其成为一个新的地方,为当地人们提供一个公共空间。几乎所有的游乐园都是由回收材料制成,如轮胎和其他汽车零件。

> 有“花园城市”之称的利马市中心

暂且不说这个项目有没有成功改善利马城市的交通和城市污染状况,但是着实为利马的城市风景添上了一笔色彩。

在利马国家博物馆和黄金博物馆,收获到很多惊喜。这个城市以及秘鲁国家的历史文化以及政治经济发展都被收纳其中。秘鲁黄金博物馆是一家私人收藏博物馆,以农艺学家、金融家、外交家米格尔·穆希卡·加略家族收集的文物为主。可以看到十六世纪以来的世界各国兵器,包括拉美独立战争英雄使用过的佩刀,拿破仑用过的兵器,中国古代的刀剑,以及各国军服、铠甲、马具等等,这些展品都是做工精良,造型优美的。

> 武器广场一角

还能看到毛主席赠送给秘鲁的手杖式佩剑。1995年10月,李鹏总理参观该馆,题词“灿烂的文化遗产,收藏家的劳动结晶”,并赠送“马踏飞燕”文物复制品一件,也被收藏在馆中。2000年5月,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参观该馆,题词“秘鲁文化的瑰宝,印加文明的骄傲”,并赠送古钱币一套给黄金博物馆。

利马分为旧城、新城两部分。新城区街道宽阔,高楼林立,面积硕大。旧城区位于城市北部,临近里马克河,街道自西北向东南伸展,同里马克河成平行状,街道多以秘鲁的省和城市命名,街区狭窄,房屋低矮,大多为殖民统治时期所建造。

> 利马街道

旧城区最大的特点就是广场很多,以城区中心的“武装广场”最著名。以这个广场为中心,条条街道成辐射状向四周延伸,通向城区各个角落,街面以大块石板铺砌,显得古香古色。广场中央有喷水池,水花飞溅,雾气蒙蒙,在阳光下晶莹闪烁,使城市显得格外有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