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原标题:凤凰艺术 国际 | 模因、技术和科幻:2019年可以在美国期待哪些展?

电子设备正变得越来越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近日,《卫报》评出了2019年上半年最受关注的几场关于技术的展览:从监视到自拍,从虚荣到模因,一系列以反思技术为主题的艺术展览将于2019年在美国展出。在这些展览中,策展人和艺术家们追踪着摄影的发展,呈现着社交媒体的根源,并分享技术是如何真正成为可以改善世界的力量。以下是“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编译报道。

一般而言,艺术与科学(新媒介)之间的对话变得越来越容易,是因为新算法以及科学本身已经成为我们用来体验及描述现实的普遍手段和方法。手机、屏幕、网络与每天在社交媒体上被不断传播的跨学科知识已经成功地让我们步入“后人类”时代,而曾经过往的任何生产与组织模式,也都在被不断改变与背叛——冲突因此异常直观地出现在每个人的身边,需要解决的问题如同夹着筷子等上菜一般唾手可得——于是,艺术家和人文主义者们再一次扑入参与辨别谬误的浪潮中,在创造多元解决方案的同时,甚至试图成为一名伦理学家。

内尔·哈维森(Neil Harbisson),世界上第一位半机器人艺术家。他在自己的头骨上植入了天线,而他的艺术家女友Moon Ribas则在脚下装着无线传感器。在五年或十年前,这似乎是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小说中的情节,但现在它不再是单纯的幻想,而更渐渐来到现实。

▲ 内尔·哈维森,全球首位半机械艺术家,Cyborg基金会创始人

由于我们对智能手机的依赖,对视频播放平台的成瘾,以及几乎有一半人都用过约会软件,我们的这些电子设备正变得越来越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从监视到自拍,从虚荣到模因,一系列以反思技术为主题的艺术作品将于2019年在美国展出。在这些展览中,策展人和艺术家们追踪着摄影的发展,呈现着社交媒体的根源,并分享技术是如何真正成为可以改善世界的力量。

▲ Laura Molina, Amor Alien, 2004. Photograph: Collection of the National Museum of Mexican Art, Chicago

譬如那些围绕在Instagram上的诸多线索,在将于3月30日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开幕的展览“ snap+share: transmitting photographs from mail art to social networks”中,艺术家Eva和Franco Mattes的作品《Ceiling Cat》将会被呈现。这是一个基于网络上那些流行的、可爱的猫咪的雕塑——小猫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看着你。“这很可爱,同时又很可怕,就像互联网一样”,艺术家们如此说到。

这场展览着眼于社交网络和照片共享应用程序是如何可以被追溯至20世纪70年代——在那时,Fluxus运动与美国艺术家Ray Johnson共同开创了邮件艺术。“通过技术和社交媒体减少分享照片所需的时间,这是一场革命”,策展人Clément Chéroux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它改变了我们看待世界和与世界互动的方式。”

而在此同时,纽约惠特尼博物馆的展览“Programmed: Rules, Codes, and Choreographies in Art, 1965–2018”将持续到4月14日。这场展览通过从算法到基于文本的作品和视频艺术,着眼于计算机编程在过去50年中是如何演变的。展览包括了Tamiko Thiel的作品《Unexpected Growth》,它使用增强现实技术为未来提供了一个窗口——在那时,海平面已升至危险水平,而海洋早已被塑料所填满。

“在一个日益充斥着算法编码的世界中,它们所带来的审美和社会影响似乎很重要。但问题是:'我们创造了什么样的程序来表达自己或管理我们自己生活的世界?’”,联合策展人克里斯蒂安·保罗(Christiane Paul)表示,“艺术可以提供关于影响、创造力、教学,以及基于技术的限制的有趣观点。”

而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则将在2月8日带来“你的镜子”(Your Mirror),展览呈现了自拍照—快照——FBI通缉照之间的逻辑关系。在非洲裔美国废奴主义者Sojourner Truth 所独创的某种“名片”里,她使用自己的照片为19世纪60年代的巡回演唱会筹集资金。同时,展览还带来喀麦隆艺术家Samuel Fosso的自画像:在智能手机(甚至是辛迪·舍尔曼)“出现”之前,他们就穿着泳衣创作充满戏剧性的自画像——就像是在跳迪斯科一样。

“我们正生活在一种超摄影文化中”,纽约国际摄影中心总监Erin Barnett说,“探索肖像画的历史背景是了解人们是如何取舍形象在相机和社会前的面貌。”

▲ Robert Capa photographing John Steinbeck through a mirror, 1947 Photograph: Robert Capa/International Centre of Photography/Magnum Photos

而3月17日在MOMA开幕的“新秩序:二十一世纪的艺术与科技”(New Order: Art and Technolog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则展示了我们对技术的依赖程度。展览呈现了艺术家如何对iPad进行实验,还包括艺术家Josephine Pryde的《It’s Not My Body XII》——它将胚胎的MRI扫描公之于众,并引发了关于堕胎的相关问题。

“在由无形波、无线信号和抽象代码构成的技术看起来非常光滑和失重的时刻,重要的是要记住技术仍然必须紧贴在物理世界之上”,策展人Michelle Kuo表示,“本次展览中的艺术家提醒我们,技术与我们的关系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 Josephine Pryde的《It’s Not My Body XII》

1月22日,“艺术在这里发生:网络艺术的档案诗学 ”展(The Art Happens Here: Net Art’s Archival Poetics)在纽约New Museum开幕。通过观看“网络艺术”的历史(包括世界上第一个计算机朋克摇滚乐队)、在线交易游戏和3D打印雕塑,观众可以了解艺术家正在进行的中东数字档案馆的一部分,“反对'数字殖民主义'的某种姿态”,正在组织展览的策展人兼总监迈克尔·康纳(Michael Connor)说。

“现在的艺术和科技展览特别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人们越来越需要从历史角度思考技术及其对文化的影响”,康纳表示,“随着人们试图将工作、爱情和政治方面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与网络文化联系起来,美术馆有机会在当下生产对其的反思。”

让我们看的更远一点吧。4月7日,“Mundos Alternos:美国艺术与科幻小说”(Mundos Alternos: Art and Science Fiction in the Americas)将在纽约皇后区博物馆开幕。展览汇集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艺术家们创作的科幻艺术作品。展示了过去20年间,他们是如何介入时间旅行、土著未来主义、外星人和星座的。

“技术和艺术都在继续重塑我们对所生活世界的理解”,皇后区博物馆策展人HitomiIwasaki表示,“科幻小说进一步重新思考了这个世界中的种种困难,并提供了其它的可能性——甚至人类的韧性也可以在艺术和科幻小说的交汇处找到。”

伴随着近年来愈来愈“红火”的科技主题艺术展,人们渐渐开始倾向于那些可以对技术进行反思与批判的艺术家们。换言之,即便我们处在某个浪潮的初期,但全心追求新事物、新媒介并不意味着完全的开放——这可能是另一种闭塞,它还应包含对旧事物的理解。

麦克卢汉在1969年接受《花花公子》专访时曾如此说道:“我们盯着后视镜看现在,倒退着走向未来。”科技、艺术与肉体,成为了新时代的“三位一体”,在成为了一种潮流的同时,也在不断敲响着联结过去与未来的钟声。

640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