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原标题:“南腔北调”齐聚上海,“说唱英雄会”实现南北曲艺大交流

在2018年的最后一周,上海的曲艺舞台热闹非常。来自全国的精彩曲艺齐聚上海。弹词、评话、绍兴莲花落、淮河琴书、涡河憨腔、相声、单弦、快板书、京韵大鼓、温州鼓词、湖州三跳,纷纷登台亮相。从12月26日至31日,由上海评弹团策划、上海市曲艺家协会共同主办的“南腔北调·说唱英雄会”在上海举行。来自长三角和京津两地的各路曲艺在乡音书苑、长江剧场、兰心大戏院轮番亮相。这也是近十几年来,上海最大规模的曲艺盛会。

活动结束后,来自全国曲艺界的从业者和专家相聚在一起,对此次曲艺盛会进行了回顾,探讨传统曲艺艺术与当代社会的融合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大家都对此次活动的意义给与了很大的肯定,希望未来这样的南北曲艺交流能够常态化。

弹词开篇《新木兰辞》

提起“说唱”,年轻人的脑中可能会浮现出带着鸭舌帽穿着连帽衣的饶舌歌手形象。但说唱并非只有这一副“西方面孔”,中国传统的说唱艺术自早已流传千年,它更为大众熟知的名字——曲艺。

在这一次“说唱英雄会”上,首次有十余种非遗曲种集中在上海汇集亮相,分别来自江浙沪皖和京津两地。名家荟萃,新人集聚。这其中,很多曲艺曲种都是第一次来到上海。包括淮河琴书、涡河憨腔、温州鼓词、湖州三跳等。

作为主办方的上海评弹团团长高博文介绍说,上海评弹团一直以来都秉持海纳百川、交融并蓄、共同发展的艺术观。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就支援了数位评弹名家,组建了浙江的评弹团队,1960年代又专程赴安徽学习当地曲艺。此外,北方曲艺名家马增蕙、赵玉明等曾专程来沪拜蒋月泉为师学习评弹,上海评弹团的徐丽仙、赵开生等名家也积极向北方曲艺学习借鉴。所以这次的南腔北调“说唱英雄会”也是延续了上海评弹团老一辈艺术家的优良传统和艺术品格。

上海当下提出要打响江南文化品牌,成为中华文化大码头,策划这样一个活动,也是希望曲艺能够在其间成为一份力量。为此,由上海评弹团策划的这一活动,得到了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北京、天津等地曲艺家协会的大力支持,每个省市都送来了各自代表性的曲艺作品,这也是一次长三角文化联动,是集中力量把曲艺事业一起做大。

骆派京韵大鼓名家冯歆贻

此次曲艺周的开场演出是天津市曲艺团带来鼓曲交流演出专场。这是天津市曲艺团继2013年赴乡音演出以来,再一次将京韵大鼓带到上海。

作为北方著名的曲艺艺术表演团体,天津市曲艺团有着50多年的历史,曾拥有张寿臣、骆玉笙、马三立等众多著名曲艺表演艺术家。

天津市曲艺团这一次带来了极为强大的演出阵容,包括天津市曲艺团团长岳长乐、曲艺演奏名家韩宝利、天津市曲艺团艺术总监王立扬、骆派京韵大鼓名家冯歆贻、白派京韵大鼓名家王莉、刘派京韵大鼓名家韩梅等。

京韵大鼓三大流派的经典之作轮番登场,既有南方观众所熟悉的骆派京韵大鼓代表作《剑阁闻铃》《丑末寅初》,也有刘派大鼓经典《活捉三郎》《赵云截江》《汜水关》等,回肠荡气,一板一弦说尽千古兴替。还有取材于《红楼梦》诸曲的白派大鼓,一曲《黛玉焚稿》压轴登场,缠绵悱恻,韵味悠长。

曲艺研究家李治邦还在演出前带来艺术讲座《鼓曲艺术的前生今世》,他介绍了同在2008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统曲艺“苏州评弹”和“京韵大鼓”的历史背景及艺术特色,示范了三大流派的经典桥段。

而此后三场在长江剧场和兰心大戏院的演出更加名家汇聚。每一场演出都气氛十分热烈。甚至把原本只有100分钟的演出延长至两个半小时才作罢。

在这几场“说唱英雄会”上,演员们除了展现传统曲艺“说”和“唱”的技艺,也侧重于突出节目的当代性。如李亮节、陈靓的南北合演节目《这样的好生活》与当下生活息息相关;如袁小良“苏·秀”《趣说吴语》、吴新伯的微型评话《梁山恋曲》等、 “摇滚大鼓”等创新节目也都登上舞台,更符合现代审美的节目。

南北说唱《这样的好生活》

活动得到了整个曲艺界的赞同。上海市文联党专职副主席韩陈青就认为,这样南北双方跨界交流,十分有意义。上海市曲协主席王汝刚说,“曲艺艺术源远流长,雅俗共赏,是中华民族的文化魂宝,这几天,与会的各路曲艺家在‘说唱英雄会’上展示多种曲艺样式的非遗文化,就曲艺发展、传承流派、创新书目进行探讨,我认为这种艺术氛围值得提倡,应当发扬广大。”

评弹表演艺术家赵开生在交流会上表示,南北交流一直是曲艺界传统。他曾经得到过侯宝林大师的指导和帮助,“他给我分享一个绝招,怎么吸引还停留在上一场观众的情绪,做出现场反应,转移观众的注意力。我们要学习这些北方同行的宝贵经验。”

北京市曲艺家协会主席李伟健提到,1956年,周总理就提出过南北曲艺的交流,当时还举行过别开生面的交流会。上海评弹团如今举办“南腔北调”的演出,是有高度,有价值的。打破了院团的壁垒,通过交流进行融合。李伟健提出,曲艺要考虑怎么去面对市场。“我们应该建立南北交流的联席会制度,延长南腔北调这个名字,每年都做,有意义 。还有我们的采风、创作等也可以联合做,做出能留得下,记得住,传得快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