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玩珠宝 2019-01-02 15:11

原标题:故宫开起小卖部,而这个博物馆1.4亿件藏品居然全靠捐赠

前两天和宝迷们聊了开起小卖部的故宫,一边圈粉一边发展周边致富之道。

光是胶带就风靡全网,美妆爱好者用它贴口红、贴香水,简直是哪里能贴贴哪里:

大概是由此看到了商机,直接为贴纸手残党们推出了自带贴纸的彩妆,包括眼影、腮红、口红...真的是贴心!

不过,我今天要聊到的这个博物馆就比较尴尬了,比不上故宫博物院的自食其力也就罢了,它连保管着的一亿四千多万件艺术珍品和珍贵的标本很大一部分都是靠捐的,对,无偿捐赠!

相信很多宝迷都看过《博物馆奇妙夜2》,对那个像小狗一样乖巧的恐龙骨架记忆犹新,而这部影片的主场景拍摄地--史密森尼博物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就是今天要介绍给大家的。

通过电影,大家已经对这个博物馆丰富的馆藏有了直观的了解。

这个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拥有160多年历史的博物馆是世界最大的博物馆体系,也是美国十大不要钱的博物馆之一,每年会有超过700万人次前来参观。

不过对于我们宝石爱好者来说,首当其冲要逛的当然是位于博物馆第二层的珠宝展厅和矿物晶体展厅啦,今天,就由我带你逛逛吧!

博物馆内珍贵的珠宝展品实在是太多了,不管是古典首饰还是现代设计,在这个博物馆里你都能领略到,而且随便拿出来一件,都能称得上是“镇馆之宝”。

一进珠宝大厅里,你就可以看到正中央一只防弹玻璃柜,里面陈列着一颗由62块小钻石装饰着的稀世之宝——“希望”蓝钻石Hope Diamond又名“月亮之泪”。

按照玄学的说法,珠宝钻石一类的东西,总是伴随着凶杀以及抢夺,是沾满了鲜血的不祥之物。

而这块厄运之钻的故事就更离奇了,拥有它的主人相继地死亡。

但自从1958年它被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捐赠给史密森尼博物馆,反而为这里带来了无尽的人流。

在这之后,温斯顿又买下了一颗重达127.01克拉的切割钻石Portuguese葡萄牙人钻石,于1963年用总共2400克拉的碎钻置换给史密森尼博物馆。

也正是因为“钻石之王”温斯顿慷慨的抛砖引玉,他的顾客们也都为该宝石馆贡献了不少自己私藏的珠宝,用来科学研究和供大家一同欣赏,奠基了如今的宝石馆。

史密森尼宝石馆的多件重要历史展品皆来自于美国第一女富豪Marjorie Merriweather Post和她的女儿,其中包括这个Marie-Louise 的绿松石冠冕。

37cdd3a4d7404212ab11689ab5a50c01

这顶花冠最初是由拿破仑一世命尼铎制作的,送给他的第二任妻子玛丽·路易斯皇后作为结婚礼物的。

最初镶嵌的是祖母绿,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被辗转卖给了梵克雅宝,并将钻冕上的主石换成了绿松石。

后来这顶绿松石冠冕被波斯特女士买走,最终于1971年被捐赠给了史密森尼学会博物馆。

这条260克拉的钻石项链也属于玛丽·露易丝皇后,是拿破仑为庆祝皇子诞生而打造的钻石项链,同样被波斯特女士捐给了博物馆。

作为历史上最重要的卡地亚 (Cartier) 珠宝收藏家之一,波斯特女士还捐赠了这条1929年制造的CARTIER(卡地亚)祖母绿钻石项链。

项链配有24颗巴洛克式祖母绿搭配较小的祖母绿珠子,项链上的祖母绿通通来自于非常著名的产区--哥伦比亚。

借由卡地亚设计师把印度元素巧妙地融入到了首饰设计中,造型非常有特色,是波斯特女士经常佩戴的项链。

与此同时,这枚墨西哥皇帝Maximillian的祖母绿戒指,也被波斯特女士于1964年捐赠给博物馆,这颗祖母绿重21.04克拉,同样由卡地亚设计制作。

而这对玛丽皇后钻石耳环和蓝心钻石(Blue Heart),则由Eleanor Barzin女士(波斯特女士的女儿)于1964年捐赠。

J.A.Hooker Hall展馆的奠基人Janet Annenberg Hooker(珍妮特·安嫩伯格·胡克)更是干脆捐赠了一间展览厅并把它命名为J. A. Hooker Hall。

在此之前她赠送给博物馆一颗重达75.47克拉的哥伦比亚祖母绿胸针。

这颗祖母绿于17 世纪经由西班牙传入欧洲,后又落入奥斯曼帝国,经历无数风云变幻最终入驻宝石馆。

Hooker女士还赠送过一套黄钻珠宝,包括一条项链,一枚戒指和一对耳环,由卡地亚设计制作,颜色鲜明纯正,一共用了357克拉精美黄钻。

之前在《她爱美如命,却做了一件比发哥捐56亿更狠的事,白送天价珠宝!》里跟大家介绍过这条卡地亚为俾斯麦夫人制作的蓝宝石铂金项链。

项链上光是蓝宝石主石就已重98.57克拉,而在这颗产自缅甸的蓝宝石的周围,还有300多颗极品钻石围绕。

1976年,她把这条项链捐献给了史密森学会博物馆。

还有很多慷慨的珠宝爱好者也会献出自己的心头爱以便更多的人可以近距离观察这些国宝。

这颗“鸡蛋大小”的Logan蓝宝石胸针是由华盛顿社交名媛Logan女士于 1960 年捐赠给史密森尼博物馆。

这颗开采于斯里兰卡蓝宝石重422.98克拉,净度极高,是世界上最大的蓝色刻面蓝宝石之一,也是博物馆数不尽的“镇馆之宝之一”,它的周围环绕着 20 颗圆形明亮式钻石,总重 16 克拉。

这块历史悠久雕花祖母绿被镶嵌到铂金、黄金和钻石项链就是由一位新泽西居民遗赠给博物馆的礼物。

这块重约 100 克拉祖母绿可能由西班牙征服者在哥伦比亚获得,具有鲜明的莫卧儿风格,祖母绿本身的渐变得非常瑰丽难得。

史密森尼宝石馆另一位最重要的赞助商当属Tiffany蒂芙尼公司。

自2005年起博物馆以蒂芙尼的捐款创立了,Tiffany & Co.Foundation Collection(蒂芙尼藏品基金会)长期添置重要宝石藏品。

比如这条帕洛玛·毕加索项链(Picasso Kunzite Necklace),这颗来自阿富汗的396.30克拉的锂紫玉。

宝石被悬挂在一条由30颗巴洛克珍珠串联而成的项链上,四周被镶满钻石的18k金丝带包裹住,精美而华丽。

这条项链是在1986年,为庆祝蒂芙尼公司150周年而设计的,公司最终将这条项链送给史密森博物馆展出。

还有下面这条由蒂芙尼设计打造的,镶嵌着一颗来自澳大利亚的黑色蛋白石以及俄罗斯产的浓绿榴石柘榴石碎石的项链,也非常罕见。

这条蒂芙尼紫水晶项链则由June Rosner 和 Russell Bilgore于2007年捐赠,18K黄金项链镶嵌56克拉方垫形紫水晶,1915年由蒂芙尼本人设计的。

宝石馆的蒂芙尼藏品里也许没有世界最大的钻石,却有许多并不多见的宝石新贵。

比如这颗来自巴西的锂磷铝石,由蒂芙尼基金会于2010年捐赠,重29.37克拉,祖母绿切割,颜色十分Tiffany。

除了收藏了很多具有传奇经历的珠宝首饰之外,史密森博物馆的矿物晶体展厅还藏有各种造型奇特的矿晶标本,也是相当可观的。

这颗重量超过10,000 克拉的Dom Pedro是一块不可思议梦幻般的宝石,以巴西第一任皇帝的名字命名,来自巴西的米纳斯吉拉斯州。

它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大的宝石级刻面海蓝宝石。这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你一定会惊讶于它的美。

同样著名的还有“汽船”和“烛台”的碧玺,它们分别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帕拉的国王、女王碧玺矿区,是世界上最精美、最有价值的矿物标本之一。

这颗美丽的1800克拉刻面方解石产自纽约的巴尔马特,是这类方解石中最大最好的样品之一。

好了,看了这么多美得让人窒息的瑰宝,悄悄告诉大家一个消息:

自然历史博物馆里面的很多标本都是可以租借的,如果你是想要进行科研的话,甚至还能免费借用博物馆里面的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