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戏剧

北京青年报 2019-01-02 09:21

原标题:越剧小镇不只是一座“桃花源 ” 

江南小城嵊州是五大剧种之一越剧的原乡。岁末年初,一座初具规模的越剧小镇在嵊州拔地而起并盛大启幕。古戏楼越剧驻场演出,露天戏台的皮影木偶,剡溪上的光影水幕,戏迷馆中的非遗体验,以越剧为代表的传统艺术在这里可观可感。

舞台上,越剧名家茅威涛气定神闲地唱着《山河恋》。褪去戏服之后,茅威涛还是百越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董事长,“百越”的团队也承担着越剧小镇的运营宣传等重任。在她的规划中,这里是百年越剧的前世今生,是文化与旅游结合的范本,是吴越文化生态的当代表述,或许还有可能推出中国的“宝冢”,也未可知。

再现经典

《山河恋》开幕演出救场

一出《山河恋》,被当年“越剧十姐妹”演绎得轰动寰宇后,便绝演舞台。71年后,茅威涛与竺小招、吴凤花、方亚芬、陈飞、丁小蛙和孔立萍等名家携手将《山河恋·送信》搬上越剧小镇的古戏楼。

据悉,最终规划完成的越剧小镇将拥有大小共10个剧场空间和一个体现吴越大文化概念的评弹书场,既有殿堂级的剧场,也有民宿内三十几个座位组成的演出场所。原本最理想的小镇开幕演出是在剡溪边的大剧院演出的《追鱼》,窗外就是溪水的观演体验与这出戏的气质最为契合。但因剧场没有竣工,茅威涛贡献出了这出众望所归的《山河恋》,又由于古戏楼的舞台无法演出全本,才择取其中的精华演出了50分钟的“送信”。“这样的演出形式或许也符合正统传承,致敬和追念的气质。未来还将有一个加入了王派、陆派等流派的全本演出奉献给戏迷。”

演出中,茅威涛的表演秉持了太先生尹桂芳的衣钵。“1978年,太先生左手已经有一点半身不遂的症状,所以她常常是一只手放在桌子上坐着‘撩妹’。为了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如何谈恋爱,我也在集中看韩剧,女儿说我堕落,我却看得津津有味,这段时间我是玄彬上身,在台上不停地‘撩’方亚芬。”

越剧小镇

与13个小镇结盟“濒危”剧团将登台

两年前,茅威涛第一次来越剧小镇时,这里还是一片农场。“我们介入时,越剧小镇的名字已经定了,如果再早一点,也许会叫戏剧小镇,涵盖整个戏剧大概念。后来慢慢才知道,这里有万年文化小黄山,是千年水上唐诗之路的源头,更有百年越剧,还有名目繁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竹编、根雕等。而古戏楼内的那尊戏神唐明皇的雕塑其实也是用嵊州几乎已经失传的一种工艺制作的,目前仅有一户人家还在传承,而且已经迁往别处居住。”

同是江南小镇,茅威涛称,“如果说乌镇戏剧节是一个每年10天的戏剧节,那么越剧小镇则是一个365天的戏剧节,打出了常态越剧的概念。”

作为中国第一个以戏剧定义的小镇,越剧小镇还发起设立了“国际戏剧小镇联盟”,与世界上有着同样定位的戏剧小镇如斯特拉夫、锡比乌等13个小镇结盟,首任主席是越剧小镇文旅公司董事长、著名导演郭小男,以后会采取轮值主席制。

茅威涛说:“未来,他们的戏会过来,我们的戏也会过去,对于嵊州而言,改变的是整体的生态。”近段时间以来,郭小男基本以嵊州为家,身为导演的他也将越剧小镇视作自己另一个领域的收关之作。去年执导新年戏曲晚会时,他曾经在其中设计了一个展现濒危剧种以及“天下第一团”(一个剧种仅有一个剧团)的板块。当时,他还代表越剧小镇和甬剧、瓯剧等一些剧团签约,这些团未来将陆续在越剧小镇的古戏楼演出。

有人说,越剧小镇是茅威涛、郭小男夫妇的一个桃花源,茅威涛则称,“我和郭导的这个年纪,已经不像年轻时那么冲动,本该收势,但也知天高地厚,只能在自己的知识结构里、能力范围内把天时地利人和能够做成的事呈现出来。”

国风女团

浙江小百花全新训练

嵊州的施家岙是越剧女班的诞生地,而茅威涛所在的浙江小百花也是女子越剧最具代表性的团体,很早,她便开始放眼日本女团宝冢歌舞团。“日本的宝冢比我们浙百年轻10岁,当年是因为新干线通车后,大量游客涌入兵库县,为了迎接游客,当地组织了一个女子军乐团,后来慢慢演变成享誉世界的宝冢女团。并有了自己的学校,直至在大阪、东京都有自己的剧场。这一点,绿城集团的宋卫平先生其实很有眼光,早早就在嵊州投资2亿元资助嵊州艺校建成了全国最漂亮的艺术学校,未来能否与越剧小镇有关?能否成为一个孵化业态的学校,都说不定呢。包括越剧小镇与浙百在杭州的中国越·剧场的联动,甚至未来在北京、上海会不会拥有越剧专属剧场,都还未知,但却可期。”

据介绍,有“国风女团”之称的浙江小百花,2017年11月还与韩国KIWI MEDIA娱乐公司合作,开启了越剧与韩国流行音乐的文化碰撞,通过韩国成熟的女团打造方式,对“小百花”们进行全新训练与包装,拓展其舞台可能性。从《春香传》《江南好人》到《寇流兰与杜丽娘》,以及若干场合的跨界,脱下戏服的她们,早已远远超出了一个女子越剧团的张力。

新闻延展

中国越·剧场五一开张

即将在2019年五一开业的浙百专属剧场——中国越·剧场。从武林广场到西湖,从北山路到延安路,即便是遭遇江南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寒潮风雪,回头率也依然很高。

据悉,中国越·剧场是由曾设计台北101的台湾著名设计师李祖原设计,其外观的蝴蝶造型,也是他看完越剧《梁祝》后触发的灵感。而四个月后即将开业的中国越·剧场拥有三座剧场空间,其中能容纳900人的大剧场定位为“炫”,经典小剧场定位为“美”,黑匣子实验剧场定位则是“嗨”。

据茅威涛介绍,这出驻场演出的《三笑》将由四组青年演员轮番担纲,年演出场次将达200场以上。而这三个空间都不局限于越剧,京昆、评弹、话剧、音乐剧甚至跨界皆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