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卢浮宫博物馆 2018-12-29 11:05

原标题:路易十三首席国王画师:西蒙·武埃 (Simon Vouet)

1

« 自画像 » (Autoportrait)

约1626创作

45 x 36.5 厘米 帆布油画 

里昂美术馆藏

© musée des beaux-arts de Lyon

1590年西蒙·武埃 (Simon Vouet) 出生于法国巴黎的一个画家家庭,在父亲劳伦斯·维埃(Laurent Vouet)的启蒙与教导下开始绘画生涯,良好的天赋加上训练,14岁的武埃所做的肖像画已广传佳话,并在法国大使桑西男爵(Baron de Sancy)的邀请下跟随其前往英国以及君士坦丁堡工作。武埃的兄弟欧班·乌埃(Aubin Vouet 1595-1641)也是一名画家。

与同时代的其他画家一样,武埃也向往文艺复兴艺术的发源地意大利,并于1612年(约22岁)开始长达15年的“意大利时期”。他首先前往威尼斯,一年后到达罗马,在此大获成功并一直居住至1627年返回法国,除了1620年至1622年间受多利亚家族(Doria)雇佣前往热那亚(Genoa)与米兰工作。

2

« 马尔坎托尼奥 • 多利亚王子肖像 » (Prince Marcantonio Doria)

1621年绘制

129 x 95 厘米 帆布油画

卢浮宫馆藏

© Musée du Louvre

Caravaggism 卡拉瓦乔主义者

武埃的绘画风格深受卡拉瓦乔(Caravaggio 1571-1610)的影响,虽然当武埃到达罗马时这位曾红极一时的画家早已开始流亡之旅并英年早逝,但其留下的极富冲击力的风格,仍然影响着许多后辈画家。卡拉瓦乔一生颠沛流离,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学徒,只有一批对其绘画风格的追随者,埃就是其一。

吉普赛占卜师假借看手相算命之时窃取顾客的财物,这个经典的骗局伎俩至今还在欧洲街头上演。这个主题的油画由卡拉瓦乔在1594年首创 « 算命者 »,此画现藏于卢浮宫,随后由其追随者进行多次重新演绎。相较于卡拉瓦乔所描绘的两张稚气脸庞,无论偷窃者还是被窃者都透露着懵懂,两个年轻人之间轻柔的眼神带着爱意,让人忍不住遐想如果不是身份与地位的悬殊,故事是不是有另一个结局。乌埃的画作表达的则是残酷的现世报了,吉普赛少女惶恐又麻木的脸庞在忍耐着顾客的打量,沉迷美色的男子浑然不知老妇的手已伸向自己的钱袋。

3

卡拉瓦乔作:

« 算命者 » (La Diseuse de bonne aventure)

约1594年创作

90 x 130 厘米 帆布油画

卢浮宫馆藏

© Musée du Louvre

4

武埃作:

« 算命者 » (La Diseuse de bonne aventure)

约1617年创作

95 x 135 厘米 帆布油画

罗马国立古代艺术美术馆藏

© 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Antica (Roma)

武埃除了风俗画(Scène de genre)在罗马的成功,宗教画也获得了教廷的肯定,尤其为巴尔贝里尼枢机主教(Cardinal Barberini)未来的教皇乌尔巴诺八世(Urbain VIII)所青睐。他曾获得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订单,可惜原作已在十八世纪被损毁,只留下数张草图。武埃在意大利时期的宗教主题画作,除了沿袭卡拉瓦乔明暗强烈的戏剧性对比,在色彩上又有明显的威尼斯画派影响,使用玫红,橘色,橄榄绿等纯度较低的颜色,营造织物轻快飘逸的质感。

5

« 耶稣被钉十字架 » (Crucifixion)

约1622年创作

热那亚耶稣教堂壁画

© La chiesa del Gesù di Genova

路易十三的首席画师

武埃虽然在意大利待了长达15年,却从未曾远离法国。他与许多生活在意大利的法国画家保持着友谊,雅克·德·莱汀(Jacques de Létin 1597-1661)就是其中之一。与此同时他也与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 1594-1665)克劳德·梅兰(Claude Mellan 1598-1688)等同代的意大利画家建立了亲密联系。

热爱艺术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三一直向乌埃发放国家津贴,资助其在意大利生活,更是从1617年起,鉴于武埃更盛的声誉而进一步提高他的津贴。1627年武埃受命回到法国,为宫廷服务,路易十三委任他为首席画师(Premier peintre du Roi)并订购了大量肖像,挂毯设计图,以及卢浮宫,卢森堡宫和圣日耳曼昂莱城堡(Château de Saint-Germain-en-Laye)的装饰工程。

回到法国后的乌埃放弃了卡拉瓦乔一贯的黑暗抽象背景与悲剧色彩,画风变得更柔和轻快,色彩更明亮,背景常使用自然或古典建筑。

6

教堂瞻礼(La Présentation au Temple)

1640至1641年间绘制

393 x 250 厘米 帆布油画

卢浮宫馆藏

© Musée du Louvre

7

“富饶”寓意画(Allégorie de la richesse)

约1640年绘制,原藏于圣日耳曼昂莱城堡

170 x 124 厘米 帆布油画

卢浮宫馆藏

© Musée du Louvre

8

路易十三被“法国”与“纳瓦拉”环绕寓意画

(Portrait de Louis XIII entre deux figures de Femmes symbolisant la France et la Navarre)

160 x 150 厘米 帆布油画

卢浮宫馆藏

© Musée du Louvre

注:纳瓦拉王国(今日法国牛比利斯山脉一带)1620年被正式并入法国

9

被“爱”,“希望”与“名望”打败的“时间”寓意画

(Le Temps vaincu par l'Amour, l'Espérance et la Renommée)

1640至1645年间绘制

142 x 187 厘米 帆布油画

法国布尔日 贝里博物馆藏

© Musée du Berry (Bourges)

带着意大利的创新回来,在宫殿城堡等大型装饰工程中引入神话跟寓言形象。巴洛克风格引人注目的宏大场景,神话与寓言故事里耐人寻味的暗喻,武埃很快在法国开创并引领了一种全新的装饰风格,源源不断的订单向他涌来。他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培养了一批学徒,其中就有绰号“法国拉斐尔”的厄斯塔什·勒·苏尔(Eustache Le Sueur 1616-1655)与路易十四的首席画师查尔斯·勒布朗(Charles Le Brun 1619-1690)武埃在长达二十年间在巴黎画坛独领风骚,辉煌生涯直到最后一刻。

1649年6月30日,武埃在巴黎去世,享年59岁,安葬于格列瓦圣约翰教堂(Église Saint-Jean-en-Grève)教堂在十八世纪末被毁,画家墓已无迹可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