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玉器

名利场 2018-12-29 10:58

原标题:当中国画遇上美玉,意境无穷!

当玉雕遇见国画,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以国画入玉,将玉雕与国画的笔法、意境融合,以玉石为载体,以刀做笔,兼具书画之美与古雅之风,得国画的笔墨趣味。

荷花双鸟图

作品临自八大山人图,

选取了荷叶,小鸟,怪石三种代表性元素,

在不经意间勾勒出悠远的意境,

如一幅兴致盎然的小品图,跃然“玉”上。

兰竹菊图

千古幽贞是兰花,不求闻达只烟霞。

为凤为龙上九天,新绿轻染遍云霞。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取清代画家郑板桥名作笔意,刻绘兰竹菊盛放于花器之中,郁郁葱葱,气象蓬勃。兰,清雅幽香,芳草自怜,颇为洁身自好;竹,虚心有节,直杆凌云,可寓高风亮节;菊,凌霜而荣,傲骨晚香,不与群芳斗艳。

山雨欲来图

一上高城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阁陈,山雨欲来风满楼。

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

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作品取清代画家袁耀名作笔意,描绘的是盛夏季节山雨欲来时的田园景色,画面奇峰兀立,崖边树木丛生,河流蜿蜒而来,化为瀑布直泻,楼阁上桌凳榻屏,倚栏人物,庭院大树葱郁。

画作布局精妙,立意高远,绘画手法严谨,用富于动感的笔调,将闲雅剔透的静态楼阁穿插在充满动感的山水中,构成画面的诸多元素对比呼应,又谐调冲和。

荷花双鸭

取明末清初画家八大山人名作笔意,莲叶在清风中摇曳,隐隐露出莲瓣,清香四溢,红英缤纷,绿波荡漾,双双野鸭交颈而栖,田田莲叶是这一对伴侣恬静的家园,风雨的荫庇,寓意美好,笔触挥洒自如,轻重浓淡极富变化,刻画生动传神。

品茶图

碧山深处绝纤埃,面面轩窗对水开。

谷雨乍过茶事好,鼎汤初沸有朋来。

草堂环境幽雅,小桥流水,苍松高耸,堂舍轩敞,几榻明净。堂内二人对坐品茗清谈。取明代画家文征明名作笔意,刻绘了山中隐士品茶论道的情景,画面苍松翠柏,茅屋草堂,富有文人的优雅意境。

幽兰

郑板桥有言“四时不谢之兰,

百节长青之竹,万古不变之石,

千秋不变之人,四美也”。

幽兰外形简洁素雅、叶形细长柔软,

花姿优美、素淡幽香,

具有“色清、气清、神清、韵清”的气质,

展示出春意盎然又生机勃勃的美景。

爱花之人携一枚在身,

烧水烹茶时,秉烛夜读时,

瞥上一眼,风清月朗,花香满室,

终将明白屈原“纫秋兰以为佩”的情怀。

有节

菁菁翠竹俊逸挺秀,简练轩昂,

构图空灵,别具一格,

刻绘出婆娑有致,不畏霜雪的气质。

元 倪瓒《竹枝图》

竹“未出土时先有节,及凌云处尚虚心”,有君子之风,背面原创诗句“闲笔生闲趣,雅量生清风”,诗画兼美,格调不俗,凸显作者文人之韵。

文会图

作品深得张大千笔意,

开脸得敦煌壁画唐人法之妙,

寄寓以文会友,旷达超逸的文人情怀。

人物相向而谈,背山临水,布局洒脱,

衣纹的勾线紧劲连绵,山石草木的穿插彰显功力。

梅花带月寒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枝倚病看。

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运刀道劲有力,构图疏密有致,

枝条穿插,富有韵味,以疏秀简洁见长,

仅刻画梅花半支枝,梅影清风便扑面而来。

抚琴图

萧萧指下生秋风,渐渐幽响飕寒空。

月明夜气清入骨,何处仙佩摇丁东。

一唱三转意未已,幽幽话出太古情。

御风一笑归篷瀛,犹有余音绕寥廊。

远远江水辽阔,波光粼粼,近处屋舍俨然,有琴者手挥琴弦,俯仰自得,焚香袅袅,清静自得,庭前一株劲松蓬勃生长,衔接远景近景,画面布局精心,疏密相间,营造出“萦萦绿藻一溪雨,丝丝春柳几人家”的恬美意境。

水木清华

取材于八大山人的“水清木华图”,

画面左侧伸出几片荷叶,大笔重捺,

或泼墨大写,荷茎圆转苍劲

,曲折舒张,荷花轻柔婉转。

与之相对写一倒悬危石,只略加勾皴,

石顶一丛芙蓉,墨韵盎然。

荷石在上相接,下方留白,

中似无物却有空潆幽远之意。

国色天香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画面布局严谨巧妙,字画繁简相宜,

盛开的牡丹绚烂夺目,硕大的花朵丰盈饱满,

伶俐的鸟儿为画面增添了生机,

高贵雅致,寓意美好。

清风明月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山遥水皆有情。

风前月下抚心琴,云朋霞友常相聚。

水沐清莲

正面浮雕一朵清莲,含羞半掩在宽大荷叶之下,如豆蔻少女,娇艳惹人遐思,莲叶只细致刻画数根经脉,大面留白,却有浩渺之感。背面原创诗句“清诗几句怜秋色”,与图案相映衬,典型子冈牌形制,诗画兼美,佩戴赏玩皆宜。

硕果累累

葡萄果实丰硕,枝杆柔韧,果肉紧实有序,粒粒圆润饱满,一只小虫悄悄潜入,似在品味果实甘甜的滋味。笔法生动活泼,构思布局精妙,展现出蓬勃而旺盛的生命力,展现了秋日丰收的景象,领略到造物主的奇妙作为。

幽兰

寥寥几笔,刻绘幽兰一支,

兰花清傲,兰叶萧萧。

毫无依傍,却兀自翩然,

孤绝和动人直指人心,虽不温暖,

但足以心仪,表现了“凡卉都随岁换,

幽兰不为人芳”的气节。

竹鸟图

帘外微风斜燕影,水边疏竹近人家,

雀鸟斜停枝上,抬头眺望,

神情专注,一副欲动且静、欲飞而止的情态,

翠竹枝叶挺拔爽利,简洁明快,

展示了精湛的技艺和深厚的艺术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