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artspy艺术眼 2018-12-28 17:15

原标题:2019 Pantone 年度色——“珊瑚橘”的流行史 

图片致谢 Pantone

1911年,俄罗斯抽象派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在《论艺术的精神》中写道:“橙色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男人,一个对自己的权力深信不疑的男人。” 而一个世纪之后,橙色的确与那位喜爱美黑床的权力人物——美国总统特朗普——联系在了一起。

回顾过去十几年中的 Pantone 年度色,暖色调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最近一次是2012年的探戈橘“Tangerine Tango”)。而2018年,Pantone 再次选择了橙色家族的一员,饱满的色调让人不禁联想到日落与海洋里的无脊椎动物——珊瑚,也正因如此,这个颜色被命名为“活珊瑚橘”(Living Coral)。

正如2016年的年度代表色草木绿(Greenery),2018年的珊瑚色也同样是一个富有活力、让人眼前一亮的颜色(色号为 PANTONE 16-1546)。而活珊瑚橘同样与自然界息息相关,此次当选年度色也提醒了我们: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珊瑚群正因海洋温度的上升而加速死亡。

图片致谢 Pantone

珊瑚是由珊瑚虫(水螅体生物)堆积而来的钙质骨骼,通常会聚集成珊瑚群或珊瑚礁。早在古埃及时期,人们就会将珊瑚制成首饰;而在古罗马,珊瑚被认为可用以辟邪(老普林尼曾记录:珊瑚可有效帮助男性抵御美女的诱惑)。也正因这种保护特性,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中,圣婴耶稣通常都配有珊瑚护身符。到了维多利亚时期,贵族佩戴的卡梅奥(cameo)肖像浮雕装饰都是由珊瑚精心雕刻而成的。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装饰艺术(Art Deco)运动中,珊瑚被用于制作光滑别致的首饰;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原生形态下的珊瑚成为了嬉皮士们的代表性配饰。

自然界中的珊瑚色彩斑斓,有玫粉色、墨黑色,甚至是罕见的金色。即使是活珊瑚橘这种橘色中透出一点粉红的独特色调,在不同的光线下也会呈现出有微妙差别的各式色调。虽然 Pantone 希望能建立一套细致的色彩标准,但如此多样的颜色选择正也说明了千人千色,每个人看到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

在十六世纪以前,如果你指着橙色,彼时的中国人可能会说那是黄色或者藏红色,而欧洲人可能会说是红色或者“geoluhread“(古英语里的黄红色)。直至十五世纪后期,葡萄牙商人从亚洲将同名水果引进欧洲,这种颜色才首次被冠以“nāraṅga”的梵语名。随着词源的一路发展,这个罗曼语系的单词才最终确定为如今英语中的“orange(橙色)”。

克劳德·莫奈,《埃特勒塔的日落》,1883年,奥胡斯艺术博物馆

橙色最早不是由红色与黄色混合而成,而是天然的赭色里掺入了泥土杂质。首个纯粹的橙色则是古人从雄黄矿石中提取出来的,但与许多其他颜料一样,它带有毒性。“雄黄被称为‘砷中的红宝石’,含剧毒,”颜料制作家 David Coles 在其即将出版的新书《Chromotopia: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Color》里写道,“人们能从砷化物中的红色晶体中提炼出丰富的橙色色素,但它是由二硫化砷构成的。”雄黄常发现于岩心裂缝中,相伴出现的一般还有其黄色姐妹矿石,雌黄。(有趣的是,Coles 指出,在中国,虽然两者皆为“黄”,但前者为“男性(雄)”后者为“女性(雌)”。)但因为它的色彩并不稳定,彼时并没有获得艺术家和工匠们的青睐;反而是在中世纪时期,人们开始用它来杀虫灭害。

铅红,则是一种更为常用的橙色颜料。罗马帝国创造了这种颜色,它是有史以来最早被调制成功的合成色之一。制作铅红非常容易且价格便宜,色调也易于控制,可以是红宝石色或者橙色,所以几个世纪以来被人们大量使用。中世纪绘画中这种颜料十分常见:擅长使用铅红的画家被称为“miniators”;他们可以雕刻和绘制尺寸很小的作品(例如泥金装饰手抄本里的插图),被称为“miniaturas”,是如今“miniature”一词(微型画或雕塑)的基础。

中世纪末期,朱红色取代铅红成为了最常用的颜料,深色朱红的使用更是在欧洲、印度以及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十八世纪中叶,由于技术的进步,人们开始可以大量生产氧化铁颜料(红、橙、黄系)。但直到1840年与1910年镉黄和镉红先后被发明出来,橙系家族才终于完整问世。相比之前的其他颜料,镉颜料的化学成分具有更高的稳定性。

乔治亚·奥基弗,《 红色山脉与花朵》,1937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作为橙系家族一员的珊瑚橘,二十世纪时成为了印象派画家在画面中最常使用的颜色之一,比如克劳德·莫奈的日出还有玛莎·瓦尔特的遮阳伞,此后更延伸到了一系列温暖的场景中:高更笔下的波利尼西亚文化、塞尚静物画中的鲜花、以及乔治亚·奥基弗画布上盛开的罂粟。后来,在马蒂斯的剪纸里也能见到它的身影;而在德国表现主义绘画大师康定斯基的作品中,橙色变得尤为浪漫而奔放,正如前文所提到的,他对橙色与其相近色调的关系有着极为诗意的理解,称橙色是“红色由着黄色的牵引,抵达了离人性更近的地方”。

橙色也代表着内省与灵性。在印度教中,橙色代表纯洁;而佛教中橙色则象征佛法的根本——智慧圆满。两派僧侣都穿着(比起活珊瑚橘)更接近探戈橘的僧袍,但追根溯源,这两种颜色的本质其实是相同的。在即将步入2019年的节点,我们应该铭记珊瑚橘所代表的意义:精雕细琢的完美和免受伤害的保护;与此同时,或许还应该尽我所能,向自然回馈以支持与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