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松江同时呈现“董其昌大展”未展真迹与台北故宫高仿本

汇聚全球董其昌书画精品的上海博物馆“董其昌大展”已成为当下文化界的热点,但上博还有许多董其昌珍品因空间等原因未能展出,而台北故宫的董其昌名迹囿于其他原因也未能来沪,但今天起如果来到董其昌故里松江或许可以给人以惊喜。

2018年12月26日,在上海松江醉白池公园揭幕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展示20多件上海博物馆收藏的董其昌真迹及数十件台北故宫藏品高仿本。在上博书画部主任凌利中看来,此次展览与正在上海博物馆展出的“董其昌大展”形成互补,并全面呈现了董其昌一生和松江的故事。

了解到,2015年12月开始筹建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历经三年建设,终于对外开放,除此次展出的董其昌作品外,拟将再经过三年的努力,在董其昌作品收藏和集辑出版上取得新成果。

2018年12月25日,在松江醉白池公园内,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正式开馆,松江区同时聘请了萧海春、范景中、凌利中、张雄伟为学术顾问。同期,“翰墨云间——程十发书画艺术特展”还将在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临展厅展出。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负责人、松江博物馆馆长杨坤对“澎湃新闻”表示,“此次展览主要展示的是董其昌的生平,他所处的时代,他所处的松江府的历史文化底蕴,他的交友,他的晚辈等,还包括董其昌的书画艺术对后世的影响。这些内容在展厅中都有很好的展示。”此外,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开馆当日,上海博物馆赠送了使用非遗传承技艺——珂罗版复制的001号董其昌“秋兴八景图册”。

上博捐赠珂罗版复制的001号董其昌“秋兴八景图册”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坐落于上海五大古典名园之一的松江醉白池公园内。据《谷水旧闻》记载,这里曾经是董其昌觞咏处。景致优雅、文化氛围浓厚的古典园林,与粉墙黛瓦的馆舍建筑相映成画,营造了在还原历史中延续文脉、在绿荫环抱中增添园林人文气息的氛围。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

醉白池

走入醉白池,便可见白墙黑瓦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艺术博物馆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其中新建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利用老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功能布局上分为主展厅、交流展厅、办公等三个区域。

展厅现场

展厅现场

此次开馆展览,共展出各类展品90余件套,其中,书画作品80件套。在这些书画作品中,含有董其昌和松江书派、画派作品真迹30件套。

董其昌小像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负责人、松江博物馆馆长杨坤表示,“此次展览主要展示的是董其昌的生平,他所处的时代,他所处的松江府的历史文化底蕴,他的交友,他的晚辈等,还包括董其昌的书画艺术对后世的影响。这些内容在展厅中都有很好的展示。”

上博割爱的藏品

在展厅中段,观众可见松江画派的早期人物,陆深、莫是龙、陈廉、赵左等人的作品。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负责人杨坤告诉记者,“他们是董其昌松江书画派的源头,从这些书画作品中,观众可以看到董其昌书画的来源。”

明 莫是龙,《山水图》扇页

明 陈继儒,《潇湘图》轴

明 赵左《山水图》扇页

同时,展览也展出了一些高仿的历代古代书画名迹,这些书画名迹就是董其昌与其书画成就的源头,包括“《论书画语录》、董其昌临《淳化阁帖》册、临颜真卿《借米帖》扇页、临米芾《千字文》、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等。“董其昌在这些书画名迹的学习和鉴赏,观摩中,进行了提炼,在松江书画氛围的影响下,形成了当时的书画高峰,也影响了后世的书画发展。”

《山水书画》册,上海博物馆藏

《山水书画》册(局部)

《山水书画》册(局部)

《山水书画》册(局部)

《山水书画》册(局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展览中,有24件套作品来自上海博物馆馆藏,以册页,扇面及手卷为主,其中以册页的艺术价值为最高。澎湃新闻了解到,这也是上海博物馆第一次将书画作品借展给区级博物馆。

在展览现场,上海书画部主任,“董其昌大展”策展人凌利中告诉记者,“展厅中的《山水书画》册为上海博物馆精品,本想将这《山水书画》册放入此次的上博的“董其昌”大展中,但应此前答应借给松江,因此只好割爱。”

《行书四札并临宋人二帖册》,上海博物馆藏

此外,展厅中的《行书四札并临宋人二帖册》为董其昌最后一年,八十二岁所书,实属难得一见的精品。

董其昌临《淳化阁帖》册,上海博物馆藏

董其昌《书画》册,上海博物馆藏

董其昌书法,上海博物馆藏

董其昌《画禅室随笔》,松江区博物馆藏

董其昌《山水图》轴,松江区博物馆藏

董其昌《纪游画册》“小赤壁”(复制),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而此次展厅中的复制品以台北故宫博物院复制品为主,包括草书《五言诗》轴、《纪游画册》、《奇峰白云图轴》等,可算是对于正在上博的“董其昌”大展的补充。在凌利中看来,这种结合上博馆藏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复制品的展览方式可以很好的“全面呈现董其昌”。

董其昌与松江

展厅入口

在展厅入口,观众便可看到关于董其昌的家族背景、遗迹示意图、松江府城图介绍等。与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相比,此次展览则试图更加全面呈现董其昌与松江等关系。

其实,董其昌先祖乃汴(今河南)人,宋南渡扈跸,遂籍松之上海。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董其昌生于上海董家汇,即今闵行区马桥镇。

董其昌遗迹示意图

董氏家族

据《重修华亭县志》记:"其昌为上海人,后居郡城龙门寺西。"龙门寺是宋释如喜创建的一座古寺,左为龙渊,中有海云堂、听雪轩、啸风亭、来凤池等龙门十景,元代杨维桢曾游宿该寺,手植杉树。龙门寺于元末兵毁,明永乐六年(1408)重建。董其昌宅位于龙门寺西,方位大致在今松江方塔公园南向茸南苑一带,解放后这里曾是松江苗圃。史书载董其昌尚有别业多处,如白龙潭书园楼匾额谓之“抱珠阁”’;又如他曾邀陈继儒于北门别宅,还有一处别业在闵行,名竹安斋。此外,元赏斋、戏鸿堂、画禅室、来仲楼、墨禅轩、戏鸿阁、宝鼎斋等为董其昌处所斋室名;水月庵、拄颊山房、香光楼、莫如忠家塾、陆树声家塾等为董其昌读书处;松江醉白池为董其昌觞咏处。

董其昌祠

松江府城图

在谈及此次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与上海博物馆的“董其昌大展”时,凌利中表示,“上博主要是展现董其昌本人的艺术及其对绘画史的贡献的一种呈现,而松江除了董其昌艺术的呈现外,还关注董其昌和松江的关系,探讨了松江和江南文化的关系。松江是董其昌的根。”

值得一提的是,展厅中除了书画作品外,观众还可欣赏到松江顾绣。

顾绣,以刺绣入书画境界,作为一种纯观赏性的绣种,也被称为“画绣”。诞生在松江画派土壤中的顾绣,心摹手追,绘绣合一,并在董其昌的关注与鼓呼之中,名动天下。而此次展览的松江区博物馆所藏顾绣《董其昌题韩希孟绣》则足以呈现董其昌与松江及顾绣的关系。

顾绣《董其昌题韩希孟绣》

人文松江建设

在当天上午的开幕式上,还将举行《加快推进人文松江建设三年行动计划 松江区江南文化行动实施方案》发布。

松江区将对标上海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的最高标准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更高需求,以“艺江南”为主线,挖掘松江文化中的江南元素,厘清松江“上海之根”的历史地位,把松江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利用好、优良人文传统发扬好、历史文化基因传承好。并通过与市文联、华东师范大学、上海戏剧学院分别签订“江南文化”发展战略合作协议,成立“江南文化”研究基地、“江南文化”创作基地和“江南文化”展示基地,联手建设“江南文化”研究发掘展示高地,共同构筑G60“江南文化”走廊,与G60科创走廊同频共振,在创造性转化、创造性发展中焕发“江南文化”新的生命力。

开幕式现场

2017年5月,松江区在全市范围内率先发布《人文松江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提出构筑以书香之域、书画之城、文博之府和影视之都为特色的文化名城建设,积极推动传统文化传承创新和发展。作为《人文松江建设三年行动计划》“书画文化建设工程”的重要项目,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的建成与开馆,为松江提升文化空间新布局,精心打造一条衔接古今的历史文脉轴的实施,增加了重要的一环,也为松江打响“上海文化”品牌、立体纵深挖掘江南文化底蕴,提供了又一个文化平台与学术高地。

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效果图(全景)

松江作为江南文化历史沉淀与未来发展的重要阵地,有着非常丰厚的地域文化流传。松江书画文脉,绵延千百年,源远流长,在中国古代绘画史上曾出过众多书画名家和理论家:从西晋的陆机、陆云、张翰、顾野王等,到元代的赵孟、管道昇、任仁发、曹知白、柯九思、中峰禅师、杨维桢、陶宗仪等,从明代的宋克、朱孔旸、沈度、沈粲、张弼、张骏、钱溥、钱博、孙克弘、何良俊、莫如忠、莫是龙、董其昌、陈继儒、顾正谊、赵左、沈士充、陈子龙、朱舜水等,到清代的沈荃、王鸿绪、张照、张祥河、改琦、胡公寿等,直至近现代的俞粟庐、张叔通、费砚、冯超然、陆维钊、白蕉、程十发等。这些不同时期书画大家和理论家的出现,不但影响了松江书画发展史,也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中国书画发展史的建构。

程十发即是从松江走出去的近现代书画大家。在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开馆之际,“翰墨云间——程十发书画艺术特展”还将在董其昌书画艺术博物馆临展厅展出,对外交流展厅展出程十发书画作品真迹20件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