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中国艺术现场 2018-12-19 10:52

原标题:埃贡·席勒与他的时代

仅有的28年的生命,奥地利艺术家埃贡·席勒创作出3000多幅水彩画,300多幅油画。大胆的色彩运用、对于轮廓的追求,强烈压抑下的线条,埃贡席勒用一生打破传统艺术的枷锁。

世界末日般的时代

埃贡席勒生活在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下的奥匈帝国时期,这个曾是欧洲传统强国的国家,长期吸引着大量的外国人前来定居。在帝国的繁荣时期,维也纳不仅是整个欧洲的交通枢纽,它的音乐舞台、美术以及奢华的宫廷,更是常常令人称道。

然而,在19世纪末,维也纳早已不复当初浪漫的景象。对外,帝国地处四战之地,一直与法国、俄国以及德国进行争霸,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对内,日益激化的民族矛盾,帝国领土两边被简单粗暴的划分为“内莱塔尼亚”和“外莱塔尼亚”,隔着莱塔河,政府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民族政策。同时,君主奉行着保守主义,本能地抗拒着任何改革和进步,强调集权与阶级,造成贫富悬殊明显,更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一战前的奥匈帝国早已濒临衰颓,犹如落日一般,被称为“世界末日的研究站”。在这种衰败和绝望的末日氛围中,民众饱受身心摧残,活着成为了一件更不容易的事。

因此,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德语区出现了严重的自尽现象。当年的维也纳报纸,大量刊登着自尽的新闻报道。正如Walburga Paget回忆录上所记道:“他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一点点不顺心的事情,就会让他们选择自尽。似乎维也纳有一种自尽的风气”。对艺术家而言,末日让他们更加敏感。席勒作品中充斥的“极度病态”的绘画风格正是反映了当时民众的普遍不安,只有全力表现生与死、爱与欲、恐惧和绝望才能缓解心中的痛苦和压抑以及自身存在的意义。

自画像 | 埃贡·席勒

维也纳的春天

“Secession”一词在美术史中,指的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发生在德语区的分离主义美术运动。1892年慕尼黑发源出欧洲第一个分离派,成为了德语区古典和现代美术的分水岭。分离派不固守一种风格,主张创新和实验,使原本传统的“统一性”艺术语言转变为“风格性”的艺术表达。艺术家不再是依附于官方的角色,而是成为自由的代表。其中,重精神表现的象征主义和“青春风格”的艺术形式在慕尼黑和维也纳分离派取得了显著的成功。

向日葵 | 埃贡·席勒

1891年海尔·曼巴尔在《对自然主义的超越》的文章中确立了艺术的审美特质:艺术中的精神现实性。以他为首的“青年维也纳”组织开始对古典风格进行批判。他们指出历史主义和自然主义艺术只是对事物的外在进行表达,而忽略了内在精神的探讨。从而拉开了新时期维也纳艺术的序幕。1897年,随着越来越多进步艺术家不满于官方艺术协会的制约,以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任为首,成立“维也纳造型艺术家社团”。

1898年1月,分离派第一期艺术刊物《神圣的春天》面世。维也纳分离派最大的特点是绘画与设计跨界渗透,绘画与实用主义并重,因此有别于其他欧洲同时代艺术风貌。1900年前的维也纳分离派展览多数反映的是以克利姆特为代表的象征主义和重装饰表现风格。1910年后,随着艺术家艺术风格的逐渐成熟,分离派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现象,同时,许多艺术家选择脱离分离派。

两个小女孩 | 埃贡·席勒

与当时绝大多数的青年艺术家一样,席勒早期追随着克里姆特的脚步,在艺术风格、题材甚至是他设计的明信片,均可看到他对克里姆特具象表达的仰慕。而席勒中晚期后,作为他的伯乐,克里姆特的引荐和赏识让席勒有机会见识到蒙克和梵高的作品,并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为之后走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提供了机遇。

小树 | 埃贡·席勒 1910年,在一封信中,席勒写道:“我走过克里姆特之路,直到三月份的今天,我相信我已背离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