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外滩TheBund 2018-12-17 14:25

原标题:他一手打造了MUJI简约、柏悦高冷,安藤忠雄也要去膜拜!

他喜饮清酒,食量颇大,友善而单纯的神情中 混杂着一丝拒绝接受他人观点的倔强,这一形象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记忆里。从那时起,在担任初级设计师的4年中,但凡听闻这位设计师完成了某个作品,我必定前往一探究竟。

是哪一位超级大师的作品,让这个当今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建筑大师安藤忠雄都要一一膜拜?是哪一位超级大师,能影响了整个日本的空间设计风潮?

不仅日本,在中国也有很多他作品的粉丝,千万人都要去睡他设计的酒店,一晚难求。他就是杉本贵志,一位叫“土豆”的日本空间设计大师。

Muji成都世界旗舰店

Muji Hotel深圳店

杉本贵志是MUJI的创始人之一,他的设计可以说是日式空间设计的典范。除了为人熟知的MUJI HOTEL、MUJI世界旗舰店外,国际知名酒店Hyatt凯悦集团在亚洲各地的酒店及度假村,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杉本贵志创立了超级土豆工作室(Super Potato)

1973年,刚从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毕业的杉本贵志,创立了他的个人设计事务所,取名“超级土豆(Super Potato)。

这个看不出与设计有任何关联的、甚至有点灰头土脸的名字,后来成为了享誉全球的、让世界各地设计爱好者竞相膜拜的设计工作室。

杉本1992年的作品Ryurei茶室,正中心放置一张铜桌和一条沉重的木凳,整体空间由坚固而富有意味的材料形成的平面构成,比如前侧的垂直电缆杆及其后的金属隔墙。

据说,之所以叫“超级土豆”,是因为杉本小时候,家里人叫他“土豆”。

这个超级随意的名字后来被人们找到了“合理存在“的理由——作品无疑是“超级”的,空间层次、质感极其丰富,不迎合当今流行趋势的独特表现手法无人能及,体现在设计过程及项目成品中的创造力无与伦比。

至于“土豆”,这个毫不起眼的块茎植物普通、简单,甚至有些低微,但同时又蕴藏着无限潜力,经与“超级”结合,就摇身一变成了某件超乎人们想象、让人跌爆眼球的物品。

Radio酒吧

Radio 酒吧弧形灯突出了木制吧台和锈蚀金属墙面营造的私密氛围,这一设计及材质选择的灵感明显来自若林奋的草图。

安藤忠雄曾说起杉本的作品:“我经常拜访的Radio酒吧是杉本1971年设计的杰作,至今仍能回想起他赋予那个空间的力量和吸引力。

酒吧的整个空间通过人类的双手,展示出了来自创新产业的无限活力。在那儿,锈蚀的金属墙面和布满树瘤的樱桃木吧台营造出一种神秘的和谐感。

杉本贵志将Radio视为自己最重要的早期作品,该酒吧深受其同代设计师及年轻设计师欢迎,已成为今天众多创意思考者的聚集地。

杉本认为,设计并非简单的装饰,而应体现无形的个性。他希望Radio酒吧的设计风格本质上是日式的,以日本传统和风俗为基础,同时融入他旅欧期间构思的新理念。

柔和的光线似乎被樱桃木吧台吸收,释放出阵阵暖意。影影绰绰中,锈蚀的金属墙面上的抽象图案隐约可见。整个空间最主要的元素——吧台,由一块巨型樱桃木制成,保留着木材原始的疖瘤和裂纹,仅供7人就座。

锈蚀的铁板——这一室内设计中的新兴材料覆盖住整个墙面,来自久远年代的材料和肉眼可见的使用痕迹散发出另一种美。

长条吧台表面光洁,线条简单利落,固定在上方的连续性光源更突出了整体空间的水平特性。

Old-New酒吧

杉本的作品集《超级土豆:杉本贵志设计全记录》一书中,还提到一个类似的用金属墙面覆盖的高颜值设计作品:位于东京池袋附近,建于1983 年Old-New酒吧。

20世纪80年代初,杉本贵志意识到,日本经济领域中发生的变化标志着设计界的未来变革。

在设计Old-New酒吧时,杉本提出:要通过裸露天花板上所有的梁柱、管道、电线以及部分水泥砖墙来展现空间结构;墙面中下部,约1.8 米高的位置以下,用回收的废金属全部覆盖。

当时开发商是拒绝杉本的提议的,因为这个理念是在是太新太难接受了。但是开业第二天,上百名顾客在酒吧门口排队等候,事实证明了酒吧的受欢迎程度。杉本的预测是正确的:日本民众已做好拥抱新理念的准备。

平面图显示出酒吧简洁的空间布局,吧台环着厨房,圆形桌椅则沿外墙走向进行排列。

地板由好几种材质拼接而成,入口处是木地板,然后是哑光金属板,再到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木料拼接,继而再度回归金属材料。

像瓷砖一样的金属片,部分取材自废旧铜板,部分源自压扁的锡罐,还有一些是从旧卡车车厢上切割的钢板,沿着墙面中低位置铺了一圈,给空间包裹上一条色彩柔和的水平腰带。

Old-New酒吧老旧的水泥砖墙和管道系统设计与崭新的墙面形成强烈反差,废旧金属混合拼接的“新”墙面刚好掩盖了空间里升高的一块空间。

金属墙面延伸到实木吧台处戛然而止,暴露出原始的水泥砖墙,与吧台、吧台后面经抛光散发出阵阵暖意的木制表面形成强烈对比。

吧台根据空间布局,在拐角处转变方向,柔和的聚光灯突出了精细加工过的光滑表面。天花板上,黑色金属制成的高架固定装置用于放置聚光灯,是天花板唯一的设计元素。

首尔柏悦酒店(2005)

书中安藤忠雄为杉本写的序中,有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在这座鲜亮夺目、流光溢彩又脆弱的现代人造都市中,杉本并未屈从于传统的设计经验,他创造了一种似乎可召唤远古精神的独一无二的断层,而这正是他超能力的集中体现。

2nd Radio(1986)

Shunju餐厅东京赤坂店

在超级土豆的设计作品中,至关重要的是材料传达出的历史感,是材料与人或地点的联系,是未知而模糊却又能让人在无形中读懂其中关联的细节。

杉本贵志“离经叛道”的思维体现在超级土豆的设计作品中,便是强调对废旧材料的回收和运用。他的作品集中举了几个典型的例子:Shunju餐厅东京赤坂店的金属屏风;1983 年正式启用的 Pashu Labo 陈列厅,利用从旧学校回收的木材搭建整体架构;还有2002年开业的位于东京百货公司里的两层楼餐厅 Shunkan,设计该餐厅的公共空间时,杉本利用塑料软管、硬纸板条和机械零部件制成精巧繁复的马赛克墙面。

光看图,这一页页的场景照片就可令人惊掉下巴。

竹子拼接的天花板界定出餐厅中的酒吧区,木制吧台边缘保留了自然的、不规则的起伏。顾客可以在这里眺望朴素宁静的花坛。

杉本认为,90年代将是一个由零散图像和碎片化信息主导的时代。

为营造出具有辨识度、能让大众共享的图像空间,他选择大自然作为餐厅主题,刻意摒弃20世纪80年代末浮夸的室内装修风格。

1990年,杉本贵志为Shunju位于东京赤坂的第一家连锁餐厅打造了一个宁静的空间。

shunju餐厅东京赤坂店内,光影凸显出有雕塑感的金属门把手及粗糙木板门的质地与纹理。透过门旁的窗户,能隐约看见烛光照亮的餐厅入口。

旧木板经切割、拼接成几何结构,用作包间的墙面,提醒着人们思考其中隐含的逝去的年代的观念与信息。

为唤起感受及记忆,杉本在设计中运用了各式各样的材料,木、竹、纸、玻璃、金属、砖都被纳入进来。有些材料自带岁月侵蚀的痕迹,有些则与闪闪发光的崭新材料相映成趣。

餐厅原本便比地面低几个台阶,杉本利用这一点打造了一个坐在吧台前就能直视的花坛,与吧台面几乎等高,简约中透出自然感。

一面被间接光源照亮的水泥墙划定出花坛的范围,花坛里种了些许植物,摆了一座经上千年形成的庵治花岗岩制作的雕塑。花坛与吧台间不同寻常的高低关系让顾客仿佛变成花坛的一部分,而非仅仅是个俯视的旁观者。

在凹凸不平的吧台表面和打磨光滑的座椅上,光线似乎玩着跳跃的游戏。闪烁的柔光透过几何孔状金属屏,从包间里透出来。

从英国一处废品站回收的铁网制造于20世纪初,网眼呈简单的几何形状,与层叠的竹条拼接的天花板、木板拼贴的墙面形成视觉冲击。

在主要的座位区,长长的木制吧台旁仅放了11把椅子,用铁网分隔开,另一侧是类似茶室的更私密的空间,屋里的围炉,即凹陷下地面的一个火炉,是一大特色,用于烧炭取暖。这些材料经过工业生产过程,它们的历史或许难以言明,但表现出的力量感却显而易见。

通过超级土豆设计师的手,它们完成了另一次转化,从微不足道变得意蕴丰富,从“朴素”变得“超级”,自身的价值 也因此得以彰显。

Mezza9餐厅

餐厅和酒吧围绕大堂中庭上层展开,设计了开放式厨房和直角吧台座椅区,包间则被见缝插针地安排在空间的不同角落。

杉本贵志独特的设计理念,如1998年在新加坡开业的君悦大酒店的Mezza9餐厅中所采用的“剧场厨房”(theaterkitchens),令其蜚声国际。所谓“剧场厨房”,就是厨房里的所有操作一览无余,供顾客就餐时观赏“娱乐”,这个设计后来被其他设计师竞相模仿。

不过,模仿作品极少能呈现出杉本贵志原创设计的复杂度及优雅格调。

Mezza9餐厅用餐区在开放式厨房之间“流动”,木制吧台上的玻璃柜中摆满各种海鲜,以此营造出一点点区隔感。

垂直条纹状石板墙面上,灯光仿佛在欢快地跳跃,为宁静的用餐区营造出一幅颇具微妙纹理的背景图全玻璃酒柜里。

陈列着百瓶红酒,标志着开放式用餐区的边界。高高的落地灯套上手工纸罩,定义出用餐空间。

设计中,超级土豆事务所把相互碰撞、冲突的材质融为一体:纹理丰富、有质感的高性能触点材料打造出厨房的时尚感,并更好地为顾客服务;厨房里,不锈钢和玻璃闪着微光;粗糙的石制墙面、木地板围绕着座位区;木板包裹着梁柱,实木桌椅带来阵阵暖意。

较为私密的酒吧区则以拼接墙面为特点,从日本远道运送来的废旧金属被再利用为屏风,它们原本都是切割加工过程中剩下的边角料。

包间使用诸如手造粗纸、石灰泥等来装饰墙面,以薄薄的雪松木编织条修饰天花板,用纸灯照明。

从餐厅接待吧台放目,便可看见几个开放式厨房正迎接顾客的光临。

厨房布局呈一条弧线,围绕众多巨型梁柱排开。这些梁柱给开阔的空间带来节奏变化。其中,有一面墙壁全部用中国古代雕花木板作装饰。与餐厅其他地方一样,包间同样给顾客保留了足够的私密性,但又非绝对封闭,穿过石头打造的花园式庭院空间,人们远眺的视野可定格在开阔的餐厅及一层大堂。

Muji的创立

无印良品首家零售店的原始的褪色外墙突显着无印良品的品牌特色。临街的落地弧面玻璃后均悬挂着自行车。

MUJI三大创始人,依次为:小池一子(Kazuko Koike)、杉本贵志(Takashi Sugimoto)、田中一光(Ikko Tanaka)

1980年,受西武百货公司赞助,杉本贵志与小池一子(Kazuko Koike)、田中一光(Ikko Tanaka)一起创立了无印良品。

如今,它已发展为一个国际知名品牌,简称MUJI。草创之初,MUJI不过是一家生产和贩卖设计精良、品质不凡却并不昂贵的日用品的公司。

尽管堆满了林林总总的各色商品,一层却通过整体色调达致统一——无印良品标志性纸板的棕色出现在所有标签和纸管架上。

1987年,无印良品第一家零售店于东京开业,位于东京市中心的青山区,人潮川流不息。空间设计者正是超级土豆。

当时,田中一光不仅是平面艺术家、公司创意总监,同时也是设计师和茶道大师,受杉本贵志影响颇深。他在棕色硬纸板上印上品牌名称的缩写作为店面招牌,一直沿用至今。

MUJI第一家店——东京青山店中,裸露的水泥建筑框架漆成了白色。木架高矮不一,木地板也由长短不一的木材纵横交错地拼接在一起,突出了天花板的空间。

毛线编织筐里装满商品,陈列在厚厚的实木架上,整个空间有一种家的感觉,似乎完全未经设计,只是用朴素的背景来凸显商品。MUJI青山店入口处的玻璃外墙向内延伸,向双层店铺空间敞开。楼梯从空间正中央开始往前倾斜而上。

在那个超市、精品店、夜店各自有鲜明设计风格的年代,无印良品首家零售店显得与众不同。

MUJI青山三丁目店里,显露着经年使用痕迹的古旧木板被制成长条形收银台,可以看见横纵交错的拼接的纹理。

杉本贵志的设计初衷并非单纯地打造一处漂亮的购物场所,而是试图创造一处既融合了大自然,又能反映生动活泼的乡间集市风貌的空间——温暖的、朴素的、不注重商品特异性的所在。

同样的货架可摆放食物或服饰,一旦商品被挪走,该空间同样可被转用作酒吧或精品店。

东京赤坂的Zipangu

东京赤坂的Zipangu餐厅里,废旧金属制成的屏风沿石面小径排列开来,小径蜿蜒穿过餐厅。

沿着小径漫步,顾客能瞥见两侧紧邻的用餐区,感受到一阵神秘气息。

刚迈入这家位于14层的餐厅时,小路虽然并不那么显而易见,可一旦走进去,蜿蜒曲折的小径便令人惊讶不已又满心欢喜。

电梯门打开时,顾客面对的是一个再正式不过的门厅,6000个红酒瓶沿墙面依次排列。接待桌与门厅形成一个夹角——暗示着即将进入曲折小径。

酒吧和休息区在接待桌左侧,有华丽而舒适的家具和剧场式的照明灯装点,深红、深紫色的装饰也泛着微光。

梁柱用木料包裹,家具有实木、皮革和天鹅绒材质。双层休息空间的设计既典雅又舒适,且通过大胆的色彩运用,又多了一份现代感。

Zipangu餐厅的包间里,一大块花岗岩充当桌面,座位采用日本传统的暖炕式。厚重的石制墙面和穿孔金属屏既界定了空间范围,又丰富了纹理。

与色彩鲜亮的酒吧区相反,餐厅显得饱满而丰富,整个空间带给人的丰富视觉体验都得归功于多种纹理、质地的材料的组合,其设计灵感来源于蜿蜒的花园小径。

沿接待桌前的缓坡慢慢向里走进用餐区,顾客会被小径“带”着路过一系列小包间。这些包间与小径呈特定角度,中间以金属格栅屏和清浅的水池隔开。

超级土豆事务所的设计构想出自古时赤坂地区生动的城镇景观,那时,街道上熙熙攘攘,居酒屋随处可见。

Shunju Tsugihagi餐厅

在东京市中心商业区一个办公大楼地下室的角落,Shunju 第七家门店 Tsugihagi 静待着客人光顾。

杉本贵志试图捕捉到老市场里物物交换、货物杂乱的场面,尤其是其中呈现出的活跃与生动的影像。在他眼中,市场这个充斥着繁杂信息之地,正是交流的空间。

Tsugihagi餐厅被设计成一个供人们交流的场所,为一本正经的东京带来旧市场般的热闹喧嚣与复杂信息。

店如其名,Tsugihagi 餐厅就是一个不同材料与形制拼贴成的作品。废旧金属和木料制成的隔墙为餐厅层叠不穷的空间带来了迷人的视觉体验。

向下延伸的楼梯将顾客引导至接待处,迷宫般的用餐区里,各式各样的座位布局一览无余,包间和服务区均分布于空间边缘。

打开餐厅大门,仿佛进入了一个魔法世界。

“tsugihagi”的意思是“缝缝补补”,整个空间给人的第 一印象正是一个大型三维空间的拼凑物——好像一切 能想到的材料的层层堆叠。

但不知怎么地,它们都在餐厅里找到了各自的呈现方式。

毗邻酒吧区的休息区,古董水晶吊灯投下柔和的光。划出休息区空间的墙面整体由旧书堆叠而成。

回收的板条及木料被重新组合成隔墙,作为天花板的装饰,用来区分矮餐桌与日式暖炕座位区。

墙的一部分由无数根树枝垂直地拼接在一起,旁边发光的另一部分,由一组玻璃架构成,摆满各种不同颜色与形状的玻璃瓶。

灯光轻柔地在木格栅与层叠繁复的废旧金属间流动,玻璃隔墙被设计成街边栅栏的样式,晶莹剔透的丙烯板上装饰着各种形制的古代圆规,这些圆规看起来仿佛悬浮在透明隔墙上。

精心放置的各种小物件—— 旧陶罐、水晶吊灯、朴素的陶瓷碗及象征着人群聚集 的圆木柱,均由剧场式的灯光加以突出,成为餐厅的景观。

Tsugihagi餐厅刚开业,包间便被设计得如同一件装置艺术,层层叠叠的各色衣物挂满墙面,还陈列着身着设计师时装的人形模特。

每一种材料、每一寸空间都传达着自己的信息, 向观者讲述着它们的故事。

一切均在这个包罗万象的Tsugihagi“拼凑作品”中实现了完整与统一。

“超级土豆”的作品,总给人以看似熟悉却从未想过可以如此呈现,充满异域风情却又朴素到近乎荒凉,纯属原创但并未失却与过去的关联之感。

就像是一个超大的魔物,给人惊喜,傲然接受着人们的顶礼膜拜。通过设计师的手,不起眼的残旧废料完成了另一次转化,从微不足道变得意蕴丰富,从“朴素”变得“超级”,欣赏完作品集《超级土豆:杉本贵志设计全记录》中这一些宛如异域星球的设计作品,自身的价值也得以重生。

东京君悦酒店大教堂

东京君悦酒店大教堂,墙面和天花板以木板打造而成,空间戏剧性地上升,在十字架上方形成一个开口。对杉本而言,设计不是比例或形式的美,关键在于感受和体验。

尽管体验瞬间产生的力量至关重要,可杉本却认为设计是 “一种被慢慢感知的东西”,时间的流动和返璞归真的自然感却是真正经久不衰的。

超级土豆设计的作品多利用不同材质的碰撞与融合,例如Brasserie-EX 咖啡馆入口处的设计,利用形状各异的焊接金属板打造出独特的大门。

废旧木板和色彩鲜艳的厚纸条共同组合堆砌成墙体——从地板一直堆到天花板,边缘的排列有些许错落,这样更能捕捉光线。

正如安藤忠雄所说——“对大多数人而言,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更在乎对时间的表述,关注的焦点在于从西方兴起并盛行的现代设计风格。

在我的观念里,这种风格是我们开启寻找自我、发现自我和表述自我的征程的起点。然而,从同样的起点出发,杉本却在作品中发展出一个全然迥异的维度,似乎来自一个异域星球。我认为,是一场奇迹。”

《超级土豆——杉本贵志 设计全纪录》中文版 首版中信出版社 出品

2018年,又一位传奇逝去,留下传奇的MUJI HOTEL、留下这本值得珍藏的《超级土豆——杉本贵志设计全纪录》。

手捧这本需要珍藏和慢慢感知的作品集,体会时间在设计上的纷扰流淌,我身边的设计师已经热泪盈眶。

那些设计中蕴含的情感,只有放在你面前的时候,才能深刻的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