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FT中文网 作者:宋佩芬2018-12-14 17:43

原标题:阿布扎比旅游打“文化”牌 

“中国是我们最重要的旅游市场,每年有不断的成长。我们持续地从中国观光客那里学习理解他们在阿布扎比的需求。我们也庆祝所有中国的节庆,比如春节。而且所有的设施都已经为中国观光客设想到了,到处可以用银联卡,酒店也有说中文的服务人员。我们甚至邀请中国导游过来深入认识学习,所以当他们带团过来时,已经非常熟悉这里的一切。我们与中国是友好伙伴,在旅游方面有许多配合,远景十分看好!”阿布扎比文化旅游部的侯巴许副部长阁下(HE Saif Saeed Ghobash)在阿尔侯松文化中心(Qasr Al Hosn)开幕预展的记者会上这样说。

阿尔侯松是历代统治家族阿勒纳哈扬(Al Nahyan)祖先留下来的房子,也是阿布扎比岛屿上最古老的建筑。这个碉堡建筑见证了小岛从一个沿海部落演变成今天的世界城市的历史。阿尔侯松曾经是军事要塞,政治中心,皇宫和当地居民聚集的中心,预展仪式的隆重可想而知。当时恰逢酋长国建国47年,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象征国旗的红白绿彩灯甚至让人误以为这个穆斯林酋长国也在迎接圣诞。

阿尔侯松的起源

巴尼亚斯族(Bani Yas)是波斯湾半岛最古老的部落之一,数百年前散落在离阿布扎比3个钟头车程的里瓦绿洲(Liwa)。找水是沙漠部落求生的基本,由于沙漠瞪羚特别会找水,巴尼亚斯族知道跟随瞪羚的脚步就会找到水,就是如此从绿洲找到了阿布扎比。族人大喜之余将这个新发现取名为“瞪羚之父”,也就是阿拉伯文的阿布扎比。

发现阿布扎比之后,除了经营绿洲之外,巴尼亚斯族还定期到此捕鱼,潜水觅珠,采盐。在16世纪中期左右,渐渐在此形成部落。到了1760年代初期,在统治者迪亚布酋长 (Sheikh Dhiyad bin Issa)的领导下,巴尼亚斯族决定在阿布扎比建立永久的定居点,而且为了保护这个定居点,在此建了一座瞭望塔和一座堡垒,这就是今天的阿尔侯松。

碉堡建立之后的一百多年,统治者沙克赫布特酋长(Sheikh Shakhbut bin Sultan Al Nahyan)在1939年首次授予石油公司在阿布扎比勘探特许权,之后将这些特许权的部分收益在旧堡垒周围建了一座新宫殿。新宫殿的面积是阿尔侯松的三倍大,反映了这个酋长国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门槛,即将从石油所引发新财富,但是这个新财富还要等候一段时间才会降临,在这之前阿布扎比和全世界一样经历了经济萧条,尤其是最重要的资源天然珍珠遭受日本养珠业的打击。

在这段相当不稳定的时期,沙克赫布特酋长的弟弟扎耶德(Sheikh 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于1946年被任命为东部地区的总督。在当时,该地区住满了穷人,又容易爆发疾病。当石油开发机构在该地区勘探时,扎耶德极力协助。到了1952年,当一支沙特阿拉伯部队占领了布莱米绿洲的哈马萨村时,扎耶德在反对沙特领土扩张有更加突出的表现。据报道,他为了防止沙特公司在有争议的领土上勘探石油,拒绝了高达3,000万英镑的贿赂。即使在这段纷争结束之后,扎耶德依旧继续发展该地区,恢复了古老的法拉吉水道系统,灌溉肥沃整个布莱米绿洲。

这个地区到了1958年终于发现石油,并且从1962年开始出口,迅速带来财富。沙克赫布特酋长的家族成员由于对他的财政措施不满,在一场不流血的政变中,沙克赫布特酋长在1966年8月6日被废黜,扎耶德正式成为阿布扎比酋长。

扎耶德酋长上任两年之后,在当地一直掌控大权的英国宣布撤离,扎耶德乘机与其他酋长协调,计划成立一个联邦国,在英国撤离之后有足够力量生存。数年的谈判之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1971年正式成立,扎耶德被任命为阿联酋总统,并且持续连任到1991年。他的政绩不但让阿布扎比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城市,直到今天仍然受到国民的爱戴。所以在阿尔侯松 ,他住过的宫殿成了充满他的记忆的博物馆,紧邻的参议会也被列入文化中心。由于他一生致力于保护传统手工艺,文化中心又添增了艺术工匠之家(House of Artisans)。在同时,他在1981年创立,距离不到100米的文化基金会也被纳入整个项目。基金会曾经是这个区域的文化脉搏,重新整修的基金会包含了剧场、儿童图书馆和展厅。所以阿尔侯松文化中心包含了多元内容,从国家的历史到现今的文化。不过,不像由法国建筑师尚∙努维设计的阿布扎比卢浮宫,阿尔侯松是彻底的土生土长的建筑。

身为国家一级古迹,参与修复重建的团队却非常国际,结合了当地的历史、考古学家与国际学者,确保遗址的保护。“要确保已经非常脆弱的遗址,又要在周围添加新的建筑,我们始终战战兢兢,由于专家的努力,谢天谢地我们可以顺利完成任务。”文化旅游部的阿尔穆巴拉克主席阁下(HE Mohamed Khalifa Al Mubarak)说。

阿布扎比的文化旅游

石油为阿布扎比带来巨大的财富,但是任何有远见的国家都知道,要持续发展,光靠地下资源是不行的。阿布扎比在多年前就下定决心,让文化成为国家资源的一部分。一个只有47年历史的酋长国,虽然已经有数百年的游牧民族历史,文化还是需要政府的开发经营与推广,轰动全世界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就是国家文化项目之一。预展才一年,阿布扎比卢浮宫已经吸引超过百万人,“而且有55%来自国外,来自东南亚、欧洲、美国、非洲等地区。另外还有上千名阿联酋学童,和游客们共同认识学习,世界文化如何融合在一起 。所以在第一年之内我们已经可以为一开始的目标打勾。”阿尔穆巴拉克主席阁下说。

他说的一点也没错。参观了阿尔侯松文化中心预展之后,我到了阿布扎比卢浮宫。在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家贝利尼 (Giovanni Bellini) 的《圣母与圣子》绘画前,遇到了一位来自中国的阿婆。她站在这幅画前凝视多时,让我忍不住问她对这幅作品的看法。意外的是,她不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反问我:“这真的是原作吗?这里的所有都是原作吗?”

石油如果无法让车跑,就不会有人去买它。但无形的文化却可以让一位中国阿婆在完全没有预期的心态之下,千里迢迢飞过来参观。如果阿尔穆巴拉克当时在场,我会告诉他,不论是阿尔侯松还是罗浮宫,这里的文化旅游不但可以打勾,还值得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