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董其昌大展终于回归故乡,海内外董其昌精品汇聚上博

规模最大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终于在上海博物馆对外展出了。

“仕宦而至将相,富贵而归故乡”。《昼锦堂记》开篇这句用来形容董其昌也算恰到好处——

一大展是董其昌书画继美国、日本以及澳门台北地区展出后,首次在中国大陆的大型展览,也是董其昌书画艺术在其故乡的首次大型呈现。

董其昌的“南北宗论”、“笔墨论”影响了晚明以来三百年的中国山水画发展,四王吴恽无不是其追随者,乃至近代吴湖帆依然承其衣钵;他的书法则把帖学推向了新的高度,清代帝王无不推崇备至。12月6日,经过两个多月的闭关调整,“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终于在上海博物馆三楼绘画、书法馆对外展出。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这是中国大陆首次举办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而此次展览又是一场学术研究型展览,展览通过三个部分,呈现出了董其昌书画的艺术性、经典性与学术性的统一。

此次展览以上海博物物馆馆藏为主,同时向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等海内外15 家重要收藏机构商借藏品,遴选董其昌及相关作品共计 154 件(组)。可以说,除了台北故宫收藏的董其昌作品外,国内外最重要的董其昌书画精品都将汇聚上海。展览由“董其昌和他的时代”、“董其昌的艺术成就与超越”及“董其昌的艺术影响和作品辨伪”三个部分组成。展期为2018年12月7日至2019年3月10日,展览期间,同时还将举办董其昌艺术国际研讨会。

东京国立博物馆企划部长富田淳对澎湃新闻表示,“此次展览将超过2017年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策划的董其昌展览。”

展览现场

在上海博物馆三楼台展厅,一个精心设置的“画禅室”颇引人注目,翠竹、古琴,一个木匾上书“画禅室”,而两边则是董其昌有着颜字风格的楷书对联——“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

从现场获悉,此次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不仅包括董其昌的书画创作,也包括其鉴定与收藏,因而有不少晋唐宋元大家名迹的助阵,还有受董其昌创作与理论产生影响的书画家的作品,“此次大展中,上博得到了海内外15家重要收藏机构的友好支持。其中,有9家国外艺术机构,有几家还是首次向上海博物馆借出藏品。比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第一次向上博借出了王羲之的《行穰帖》。国内博物馆同样是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比如浙江博物馆也是首次让黄公望的《剩山图》(《富春山居图》前段)出省外借。此外,王羲之的《寒切帖卷边》、宋徽宗的《竹禽图卷》、颜真卿 的《楷书自书告身》卷、郭熙的《树色平远图卷》、惠崇 《江南春图》卷等宋元经典都已现身于展厅第一部分。而董其昌最长的书法手卷《天马赋》、最大单字书法手卷《临颜真卿裴将军诗卷》、最高董其昌山水立轴《青卞图》,最大董其昌山水开本《秋兴八景》姊妹篇等都出现在了展览的第二部分,另外,展览中还展出了罕见的董其昌诗文手稿、原装册页《画禅室小景册页》、画稿等。

董其昌 《烟江叠嶂图卷》 上海博物馆藏

此次展览以上海博物物馆馆藏为主,同时向北京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等海内外15 家重要收藏机构商借藏品,遴选董其昌及相关作品共计 154 件(组)。可以说,除了台北故宫收藏的董其昌作品外,国内外最重要的董其昌书画精品都将汇聚上海。

唐 颜真卿 《楷书自书告身》卷 日本东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藏

唐 怀素 《苦笋贴》 上海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在开幕式表示,“上海博物馆之所以能够举办此次展览,是因为具备了以下5个方面。第一,上海博物馆具有丰富董其昌馆藏作品;第二,上海博物馆有着数十年董其昌研究的学术基础;第三,上海博物馆与海内外文博单位有着在深厚的友谊,此次大展就得到了15家国内外文博单位的支持;第四,有一支很强的策展团队,加上上海博物馆各个部门的积极配合,才得以精心策划设计了此次展览;第五,克服了展览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的挑战。其实,此次展览共计展出158件(组),除了154件(组)之外,为了填补展品换展的时间差,上海博物馆还增加加4件(组)作品友情展出。据专家分析计算,至少要来4次博物馆参观。”

宋 宋徽宗 《竹禽图卷》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上海博物馆还将在2019年1月21-23日举办董其昌国际学术研讨会。相关学术活动的举办,将进一步推动董其昌及其时代的艺术成就的系统梳理和重新理解,同时也是打响“上海文化”品牌,大力挖掘与弘扬江南文化、海派文化号召的重要举措之一。”杨志刚补充说。

东京国立博物馆企划部长富田淳表示,“此次展览将超过2017年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策划的董其昌展览。”

宋 (传)惠崇 《江南春图》卷(原名巜溪山春晓图》)

故宫博物院藏

再说到此次大展的学术型,故宫博物院书画部主任曾君表示,“上海博物馆为了充分展示董其昌的绘画学古历程,专门从故宫借出了惠崇的《江南春图》卷,这体现了董其昌学习南宗的画学思想。还有一件宋徽宗的《雪江归棹》。另外,还有一件董其昌学沈周的作品。另外,还借了一些山水册与董其昌法书。”

王羲之的《寒切帖卷边》天津博物馆藏

天津博物馆副馆长钱玲说,“这是一次非常重要董其昌的展览。此次展览,天津博物馆拿出两件展品。一件是王羲之的《寒切帖卷边》,此帖是时隔6年在于大家见面。另一件是丁云鹏的《云山图》,这件作品上丁云鹏自己提到董其昌学米家山水,然后他也学米家画一卷,后来董又题了一段。从这两件就可看出此展是全面,立体的展示董其昌。”

董其昌手书诗文手稿

董其昌原装册页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香光、思白、思翁,原籍上海县(今上海闵行区马桥),后徙居华亭(今上海松江区)。万历十七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官至南京礼部尚书,卒后谥“文敏”。董其昌集前人之大成,融会贯通,承前启后,其山水师法董源、巨然、黄公望、倪瓒,笔致清秀中和,恬静疏旷;用墨明洁隽朗,温敦淡荡;青绿设色,古朴典雅。而他又洞察画坛时弊,以禅喻画,及时明智地提出与倡导“南北宗论”,并在实践上充分加以印证,创中国文人画理论史上又一高峰,翻开了文人画创作的新篇章。书法出入晋唐,自成一格。

以古为师:董其昌和他的时代

本部分主要包含两条线索:(一)董其昌的古书画鉴藏。包括其师友在内,曾经鉴藏并对他们的画学理论、创作探索产生影响的晋唐宋元等大家名迹,如王羲之《行穰帖》卷、怀素《苦笋帖》卷、董源《夏景山口待渡图》卷、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剩山图》)、倪瓒《六君子图》轴,等等。(二)对董其昌的艺术、人生与画学思想具有深远影响的前辈墨迹,旨在探讨董其昌置身的“时代土壤”,梳理、突出其于书画理论、创作实践两方面的师承脉络与艺术渊源。

元 黄公望 《富春山居图》卷(《剩山图》) 浙江省博物馆藏

董其昌 《燕吴八景》(其中两开) 上海博物馆藏

宇宙在手:董其昌的艺术成就与超越

本部分以董氏创作时间为序,大致分为早、中、盛、晚四个时期:即汲取传统期(50 岁前)、兼融并蓄风格形成期(51-62岁)、成熟期(63-72 岁)、人书俱老天真烂漫期(73-82 岁)。展品包括传世所见其最早画作(《山居图》扇;35 岁)至绝笔(《细琐宋法山水图》卷;82 岁)跨度长达 48 年间的创作,且尽可能涵盖其各时期代表作:如早期的《燕吴八景图》册,中期的《昼锦堂书画合》卷,盛期的《秋兴八景图》册、《栖霞寺诗意图》轴,以及晚期的《行书裴将军诗》卷、《关山雪霁图》卷等,旨在较全面地展示董氏的艺术成就,还原其艰辛的艺术探索历程。

参观者在此次展览最高的董其昌山水立轴《青卞图》 前

一代宗师:董其昌的艺术影响和作品辨伪

由于董其昌的特殊地位,明末清初之画坛,大都离不开对其画学思想的继承,造就了以八大、王原祁、石涛、恽寿平、吴历、龚贤等为代表的一大批杰出艺术家,可谓画派林立、群星璀璨。随之产生的,便是董其昌赝品空前泛滥的现象,世称“烂董”,系古书画鉴定中又一个绕不开的重点与难点。本部分不仅包括上述受董其昌影响的主要画派、画家之作,且关注与董氏书画代笔、作伪相关的艺术家;同时,不回避对某些传世名品真伪公案之呈现,旨在为推动学术研究的深入,提供一个开放的讨论平台。

董其昌《昼锦堂书画合》卷

董其昌《昼锦堂书画合》卷

上海博物馆副馆长李仲谋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上海博物馆是董其昌传世书画的重要收藏与研究机构,多年来围绕董其昌进行了深入研究,再通过展览的形式得以转化和呈现,因此这次展览也被称为一次‘研究型展览’,即作品呈现背后有着深厚的学术积淀。为此,上海博物馆团队为本次大展精心筹备数年之久,并得到了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波士顿美术馆、史密森学会赛克勒美术馆、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东京台东区立书道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大阪市立美术馆、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吉林省博物院、安徽博物院等慷慨支持,体现了博物馆之间彼此的充分信任。为了丰富观众的参观体验,上海博物馆在展厅内推出了‘董其昌数字人文’专题,该展示以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为主体,依托本馆丰富的藏品资源和雄厚的研究基础,从年表、行旅、交游、作品等角度融汇数据,以可视化的方式呈现数据间的关联和数据图景。 ”

上海博物馆书画部主任凌利中在导览中介绍说,“此次展览几个董其昌作品之最无疑是展览的亮点。如最长的书法手卷,有18米之长;最长的绘画手卷;最高的绘画立轴之一,来自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的《青卞图轴》;单字最大的董其昌书法,即《临颜真卿书裴将军诗》 ;最大的董其昌山水册页,如董其昌山水册页姊妹篇——《秋兴八景》与《仿古山水册页》。”

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