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印客美学 2018-12-05 17:36

原标题:文艺三杰来了!不懂艺术,也要去看

世界巨匠,在南京?

即使是不太了解艺术的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听闻、欣赏过“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经历与作品。

这三位对西方艺术史产生了深刻印象的艺术巨匠,于11月28日,来到了南京博物院,为中国观众带来“世界巨匠——意大利文艺复兴三杰”特展。

能够代表意大利文艺复兴鼎盛时期最高水平的作品,小印的观展小分队自然是不能错过。就通过这篇文章,和我们一起进入展馆吧!

展出的主角是这三位被称作是“文艺复兴三杰”的时代红人: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

虽说身处于同一时代,且同在艺术领域有着杰出贡献。但三位的专注领域与兴趣则大不相同,也因为此,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作为长辈的达芬奇,专注于自己的研究领域。虽然米开朗基罗比达芬奇小20多岁,但他并不以一个崇拜者的眼光去仰视他,两人对“雕塑和绘画哪个是第一艺术”这一话题吵得不可开交。

而一贯漠视权力,桀骜不驯的米开朗基罗又对处事圆滑,得到上流社会认可的拉斐不屑一顾。

无论如何,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人主义者,用自己非凡的艺术造诣与纯净的心灵,去创造着伟大的艺术,给时代留下印记。

展出共展出了68件“文艺复兴艺术三杰”及其追随者的作品,小印挑选了几件较为经典的作品与大家聊一聊作品背后的故事。

哀悼基督,米开朗基罗

“哀悼基督”描述的是《圣经》故事中,耶稣为救赎人类而被钉在十字架上,死亡之后的耶稣,被圣母捧在怀中的画面。然而,这件作品在问世之后仍有一些问题困惑着观者。

基督与圣母的外貌上年龄出现了颠倒:基督去世时大约四十多岁,玛利亚无论如何也应该是六十多岁了,但在雕像上展示出的却仍是二十多岁的少女模样。

在面对基督死去时,圣母并未出现极度的情感宣泄,而是平静而又难以捉摸的悲伤。

在讲求人体结构与外貌精准的文艺复兴时代,这件作品多少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美术并非一成不变的表现真实。米开朗基罗通过这件作品说明了这个道理。

在米开朗基罗看来,圣母是纯洁与崇高的化身,时间无法摧残她的面容。温柔慈爱是女性最富有魅力的形象。因而故意美化了她的面容,显得青春动人。

圣母凝重的表情既是悲伤之中又有着豁达。这样难以捉摸的表情,可以被观者解读成各式各样的表情,更具有想象空间。

昏黄灯光的配合着白色的雕塑,站在雕塑下抬头观望雕塑的细微表情。或许正是由于悲痛游离于形外,或许正是因为雕塑的凝重静穆,才更能够引起观者的情感共鸣,给予人心以“庄严伟大”的崇高之感。

圣母子,圣安娜与羔羊,达芬奇

这幅画描绘了三个人:圣母玛利亚的母亲圣安妮,圣母,以及她膝上坐着的基督。基督正抓着一头小羊羔并试图骑上它,一边调皮地望着母亲,而外祖母正微笑地注视着可爱的小外孙。

三个人的眼神各不相同,圣安娜是慈祥,圣母带着达芬奇式标志女性的微笑,是摒弃了感情的圣洁,而圣子则有着活泼与爱意。

在这幅油画之前,达芬奇先完成了的是一幅素描作品。画家把圣安娜、马利亚、基督和施洗约翰四人,作为一个融洽欢聚的家庭成员加以集中表现,显得亲切而美好。

回到米兰以后的两年,达芬奇才画了我们所看到这一幅油画。但比较起来显然不如素描来得亲切和诗意。这主要是人物的安排过分受限于构图,形式感考虑得多了些。

美丽公主,达芬奇

《美丽公主》描画了一名年轻女孩的侧脸,她肌肤红润、头发梳成马尾,身上则穿着15 世纪的高贵衣裳,气质相当优雅,但眼神有些冷淡。

这应该是“身世”最为扑朔迷离的公主了。世人对这幅《美丽公主》的身世之谜争议超过20年。在曾长达20 多年的时间中,它都被视为是19 世纪的仿作。

拿书圣母,拉斐尔

拉斐尔的画作总是细腻温和。与中世纪画作对比,圣母像在文艺复兴时期有了极大的转变。圣母像更加写实,画中人的视线不再冷漠的盯着观赏的参观者,而是转向画内。

圣母与耶稣的表情沟通更加丰富多样,画中涌动着慈爱与生命的气息,观众终于不再止步于神的威严视线之下,而思考起个人生命的意义。

接下来就与我们一起走入展馆,欣赏文艺复兴时期闪耀的人文之光吧。

进入展馆,米开朗基罗巨大的雕塑作品展现在眼前,圣洁而白皙的雕塑宣告着展出的开始。

欣赏大师之作并不太容易,或许因此展馆内的讲解部分显得形式多样:

不仅有讲解器的语音导览,馆内也设视听室以播放8分钟的影片。

坐在板凳上在静静的暖色灯光下观看影片,了解更多“文艺复兴三杰”的作品与故事,来打开参观的第一步吧。

展馆依次按照人物分成了三个部分,每一部分都配有一位杰出人物的简要介绍与生平讲解。

陈列的画作

△莱昂纳多·达·芬奇自画像,莱昂纳多·达·芬奇

△天使习作,莱昂纳多·达·芬奇,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青年男子半身像,莱昂纳多·达·芬奇,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长有胡须的男子肖像,莱昂纳多·达·芬奇,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樱桃圣母,莱昂纳多·达·芬奇的追随者,私人藏

△丽达与天鹅,弗朗切斯科·梅尔兹,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藏

△达芬奇手稿

△腿部习作,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最后的审判》习作(复制品),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最后的审判》局部临摹,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的追随者,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最后的审判》版画图局部

△防御工事及人体习作,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及其追随者,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男子习作,安东尼奥·米尼,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圣母子,尼科洛·特里博洛,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丽达与天鹅,弗朗西斯科·布里那,佛罗伦萨米开朗基罗故居博物馆藏

△弹琴者,拉斐尔·桑乔,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青年女子肖像,拉斐尔·桑乔,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锡耶纳大教堂祭坛设计方案,巴尔达萨雷·佩鲁齐,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装饰画习作,乔凡尼·达·乌迪内,都灵皇家图书馆藏

展览还设置了活动室,“铜版画制作”、“木版画制作”、“图像再造”等等活动与艺术更近距离的接触。

观展完毕之后,留下你的感受吧

正如展厅序言所说,走近巨人是不容易的。

也许艺术家的一幅作品强过千言万语,艺术家本人才是最有说服力的研究者。观赏这样的展出,我们需要沉下心来,将自己置于文艺复兴的时代。

破除了黑暗中世纪压抑的艺术氛围与毫无生色的禁欲主义,人的情感与精神在一件件艺术品中被点燃被认同。这一星从意大利燃起的火焰,在经历了千年的积蓄后,最终燃烧遍布整个西方,影响了千千万万代后辈,也照亮了我们的整个文明。

艺术史将万里之隔的两种文化彼此拉近的最好方式,文艺复兴的三大巨匠,为我们提供了理解西方艺术的一扇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