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北京青年报 作者:王纪宴2018-11-27 14:28

原标题:高雅艺术的消费地图 正向二三线城市扩张

1

对话人:

曹彦:陕西大剧院/西安音乐厅 总经理

王纪宴: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

柏林爱乐“炸裂”的演出刚刚引燃国家大剧院,然而北京并不是这个世界顶级天团在中国演出的第一站,此前它的乐音已经在千年古都西安奏响。西安在全国“文化地图”中并不靠前,但和许多二三线城市一样,这些年它们一直默默地勇猛精进。

在正式运营一周年之际,陕西大剧院的第二部年度制作歌剧《卡门》于今年10月迎来了首演之夜。来自《卡门》诞生地的法国导演查尔斯·鲁博,意大利指挥家安德里亚·莫利诺、舞美设计艾曼纽·法弗尔等组成国际化的创演阵容,呈现了一台高水准的制作。

近年来全国各地歌剧演出日益增加,经典歌剧的新制作已成常态。而在这一年间,作为陕西表演艺术中心联合品牌的陕西大剧院与西安音乐厅,为古城西安呈现了五百多场各类演出及艺术活动,年演出量居全国前列,中西部之首。以“厅团合一”管理模式运营的西安交响乐团与合唱团,除了每年的音乐季之外,在大雁塔北广场举办一年一度的西安交响乐团户外公演音乐会。

王纪宴:《卡门》是陕西大剧院制作的第二部歌剧,去年是《图兰朵》,而在陕西大剧院开业之前,您的团队已经制作上演了不止一部歌剧。可否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曹彦:陕西大剧院之所以能成为中国第一个以自制歌剧开幕的剧院,其实我们整整准备了五年。最开始,我们在西安音乐厅做音乐会版的歌剧《茶花女》《托斯卡》《费加罗的婚礼》,虽然是音乐会版,但是配备舞美、服装、灯光、舞台监督等全套班底,目的就是为了能与国外的主创团队一起工作,我们还送员工去国外学习。一方面为未来培养制作型人才,另外一方面培养歌剧观众。

王纪宴:真正的舞台制作版的歌剧,比起音乐会版,预算要高出很多。我了解到,《图兰朵》的制作成本总计为700万元,两场演出的票售罄,票房也就300万元。对于文化、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之间的矛盾,你们是如何认识和解决的?

曹彦:陕西表演艺术中心有歌剧厅、音乐厅、戏剧厅等,我们成立了交响乐团、合唱团,随后计划成立芭蕾舞团,这些才是剧院的核心。就像图书馆不能没有书一样,不断生产优质内容,才是剧院未来长久的追求。陕西大剧院最终能够在世界艺术领域参与对话,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东西,世界顶级的歌剧院,都是以歌剧制作能力而闻名于世,最终的核心竞争力不是演别人的东西,而是有我们自己出品的作品。

我们给乐团最好的训练,合唱团甚至提前一年就开始准备,从国外请合唱指挥,从法语的发音到训练唱,最后到形体训练与表演训练。虽说一次性投入成本巨大,靠首演很难收回,从长远来看,因为版权是我们的,这样就能两三年复排一次,一直演下去,就能通过票房将成本摊平直至盈利。因此我们做的每一部歌剧都是冲着保留剧目去的,三十年、五十年不落伍,当然,未来也会有新的版本出现。

王纪宴:在我国,演出广场音乐会的难度总是比在欧洲要大,因为这对很多方面,包括听众的素质,都有更高的要求。为什么要每年举办大雁塔广场音乐会?

曹彦:西安交响乐团是西安这座城市的交响乐团,所以就要为这座城市做点什么。就像维也纳人钟爱维也纳爱乐乐团并为之骄傲一样,我们希望通过户外公演的形式,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支交响乐团,让西安交响乐团成为这个城市的骄傲。也希望通过户外公演,让更多的听众走进音乐厅,走进古典音乐的美好世界。

事实上,说到让世界瞩目这件事情,西安这座城其实在汉唐就做到了,今天,我们更要展示这个城市友好开放的一面。我们也非常惊叹观众们的热情与素质,每次户外公演刚刚公布,三分钟之内,所有的座位区票就会被全部抢空。从第一次户外公演我们就发现,演出结束,数万人离场,现场连一片垃圾都没有。到今年,我们已经连续举办了五届户外公演,现场有不少身着礼服前来的观众,演出时值中秋小长假,听众中还不乏从外地坐高铁专程赶来的热心听众。

王纪宴:西安近年能够邀请柏林爱乐乐团、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和斯卡拉歌剧院芭蕾舞团这样的世界顶级艺术团体来演出。我发现西安有一种相当与众不同的风格,既有大手笔,但在歌剧制作方面,虽然全力以赴,但没有将太多的资金用于制造豪华的舞台景观,而是更强调整体艺术水准。

曹彦: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略感欣慰和满意的,可能就是我们比较会省钱吧,用最少的钱干了这些事儿。

在文化消费市场上,西安是处于二线甚至三线的城市,我们的学习对象就是世界著名的剧院,向它们学习,努力向它们看齐,包括对艺术家的服务,对观众的服务。如果这种学习能让自己变得不一样,就很好了。

如果说有什么值得拿出来骄傲地说一说的,那就是在推广方面的一些努力。比如项目的海报设计、平面设计在国内是领先的,自媒体推广方面做得也非常出色。我们在艺术水准和商业目标方面,找到了很好的平衡。我们的观众基数不够,在观众拓展方面,我们做了非常大的努力。

我们最终希望为这个城市培养更多的喜欢艺术的人,追求艺术的人,因为只有“人”才是这个城市真正的文化财富。就像北京,之所以是中国的文化之都,是因为有那么多的艺术家和从业者都在那里。所以,一座城市的文化指标,不是有没有大剧院、音乐厅,而是有没有人喜欢艺术、有没有足够多的优秀艺术人才在这座城市里,有艺术活力的城市才是真正具有艺术气质的城市。

西安交响乐团在全世界范围内招聘,合唱团也是。为了让这些艺术家留在这个城市,尽可能地把氛围打造好。我们有一个皮影博物馆,一个黑胶唱片店,还有两家咖啡店。外国艺术家来到这里,对我们咖啡店的餐食赞不绝口。还有演职人员餐厅,大家都非常喜欢来这里用餐,对环境和食物赞赏有加。甚至餐厅的餐具都是请陕西本土的陶艺家特地设计烧制的。

美学家朱光潜先生说过,在人文方面有缺憾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我们在大剧院和音乐厅的环境里打造良好的艺术氛围,一点一滴地把各种美融入到所有的细节中,让人们愿意留下,为艺术事业付出自己的努力。前段时间西安音乐厅儿童合唱团请来一位英国指挥来做工作坊,他看到我们合唱团的这些孩子,非常感动,说:“这一群孩子里面未来要是有人能够成为这个城市的市长,那么这个城市将是无比幸福的。”

席勒曾经说过:通过美,我们才能走向自由。我们的使命就是让所有人能感受到最美的舞台艺术。是的,是所有人。艺术之所以能改变城市未来,是因为它改变的是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无论年龄、性别、背景、职业,通过塑造一个一个发现美感受美的灵魂,让这个社会共同体充满生机、善意、秩序与智慧,从而不断推动社会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