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奥赛博物馆 2018-11-26 11:52

原标题:蒙马特高地代表艺术家-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

1

Paul Sescau摄影, 

于1894年

© Musée Toulouse-Lautrec, Albi

亨利·德·图卢兹-洛特雷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1864年出生于法国塔恩省阿尔比的一个富裕的家庭,自幼学画。然而自己不佳的身体状况(多次骨折、家族内部通婚导致的疾病等)很多时候束缚了远大的艺术家理想,但也将他从固有的枷锁中解脱出来而用不同的眼光审视当时的社会。他常在蒙马特高地流连于各大声色会所,观察不同的人物和景象,尤其是去看那些夜生活里的小人物们(舞女、妓女等)的生活状态。这种观察到的和自身体验的复杂的生活也是他短暂的解毒剂,残疾给他带来的孤独和自卑在画的世界里可以减弱,然而并未消失,常年过度饮酒、身体欠佳的图卢兹-洛特雷克于1901年逝世,年仅37岁。

后世将其归于后印象派。与同时期的很多同行一样,图卢兹-洛特雷克也痴迷于日本艺术,尤其是浮世绘。受此影响,他画中的线条也越发精炼。由于个人经济问题以及创作用品的携带问题,不少草稿画创作于纸板上,黄色的板底使他的画看起来很“接地气”,粗而不失艺术价值。此外,他也擅长海报的创作,大的色块和巧妙的构图使海报的视觉效果非常好,也是由他参与推动了海报的发展。

作品赏析

2

《一个人》Seule

创作于1896年

纸板油画

H. 31 ; L. 40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Jean Schormans

这是一幅草稿图,是为了一本1896年以石版画形式出版的集子而创作。

图卢兹-洛特雷克眼中五光十色的巴黎夜生活并非只有台前夜夜笙歌的繁闹与奢华,他把视线也转向了那些构建夜生活的表演者。如同小丑笑颜藏泪,那些舞者、妓女在远离灯光的地方,疲惫不堪。这样一种状态是很多艺术家不予选择、不予关心的一个“不美、有违道德”的时刻,而图卢兹-洛特雷克却钟情于这样一个自由放松的时刻:一个真实展现生活、展现人本的时刻。

画中快而准确的线条勾勒出了一个颓唐的形象:这一刻,一名妓女整个摊在了床上,闭目歇息。

黑色的长袜和白色的裙装及床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似乎具有讽刺之意,黑夜深处,白是徒然。并且,纸板作为直接的底色本是出于经济和便携的考量,倒也似乎升华了画面:土黄系且粗糙的纸板质地与寥寥几笔勾勒的人物相互作用,显得人物具有透感,隐有指出夜生活的快节奏和虚幻感。此外,红发的颜色打破了画面的冷调,使得画面更加活泼。

3

《跳舞的简·阿芙俪儿》(Jane Avril dansant)

创作于1892年左右

纸板油画

H. 85,5 ; L. 45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图卢兹-洛特雷克采用油画的方式表现简·阿芙俪儿的舞蹈场景,大而流畅的线条将舞蹈的动态很好地表现了出来。而服装的繁复与舞步的轻盈又形成了对比。也侧面表现出舞者良好的技艺。

另外,画面的构图很有趣,寥寥几笔便交代了场地和氛围,容易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受。主人公占据左侧,天花板和地板的描绘则指出了场景所在室内的深度,右侧表现的是后方的情形,一男一女正在对话,比起简·阿芙俪儿,他们被简单处理了,脸部虚化、衣着简化。

画中的简·阿芙俪儿是画家的友人,常常出现在他的笔下,是巴黎夜生活的代表之一。她从红磨坊开始发展,擅长跳康康舞,甚至在当时被不少人认为是“舞的化身”。她深谙康康舞的精髓,频繁的撩裙动作和不时高抬的穿有长袜的腿部将女性的性感魅惑撩人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支舞蹈也可以说是巴黎夜生活的代言人:纵情狂欢,远离常规。

更多作品

4

《金色之家的女子》

( Femme de maison blonde)

创作于1894年

纸板油画

H. 68,5 ; L. 47,5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5

《脱长筒袜的女子》

( Femme tirant son bas)

创作于1894年左右

纸板油画

H. 58,0 ; L. 46,0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6

《床》(Le lit)

创作于1892年左右

纸板油画,贴于木板上

H. 53,5 ; L. 70,0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