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原标题:“印·迹:馆藏版画十二年回顾展”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展出

展览开幕式现场

2018年11月16日,“印·迹:馆藏版画十二年回顾展”在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开幕。本次展览集中展出了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专业教授、赛克勒博物馆名誉顾问唐纳德·斯通教授捐赠的版画精品。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副校长陈宝剑、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主任高峰枫教授、考古文博学院院长、赛克勒博物馆馆长孙庆伟教授等出席开幕式。受邀参加开幕式的嘉宾还有来自清华大学、国家博物馆等机构的同仁和赛克勒博物馆之友。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赛克勒博物馆馆长孙庆伟教授致辞

孙庆伟在致辞中诚挚感谢了斯通先生十二年来的无私奉献,他所捐赠的版画已成为赛克勒博物馆藏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使赛克勒博物馆成为国内少数几家藏有西方版画的博物馆。孙庆伟表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曾经指出的,博物馆是保护和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是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桥梁,而赛克勒博物馆已经成为展示北大文化和北大风采的重要窗口。展望未来,赛克勒博物馆将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加创新、更加开放、更具特色的博物馆,成为一张新的“金色名片”。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主任高峰枫教授致辞

高峰枫回忆了斯通先生十二年来与北大师生结下的深厚情谊。他强调斯通先生在教学上诲人不倦,生活上作风简朴。在发现中国博物馆中很难找到西方艺术藏品时,他用自己的积蓄购买版画并愿意无私捐赠给北大。高峰枫代表北大英语系的同仁和历届学生向斯通先生表示感谢。

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专业教授、赛克勒博物馆名誉顾问唐纳德·斯通教授致辞

斯通先生在致辞中称赞了中国学生的优秀和热情,并感谢为展览辛勤付出的老师和志愿者同学们,谦逊的表示自己只是负责发现美的事物,最终缔造成功展览离不开所有人的辛勤付出。

北京大学副校长陈宝剑致辞

陈宝剑指出,赛克勒博物馆是北大的重要窗口,二十五年来在师生们的共同努力下举办了一系列重要展览。斯通先生的系列版画展是其中最具特色的部分,给广大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面对瞬息万变的二十一世纪,广大同学不仅要继承和发扬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也要从世界不同的文化中吸取营养,斯通先生的捐赠为当代大学生的成长与发展提供了培养国际化视野的机会,其对北大的热爱比版画本身更为珍贵。

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向唐纳德·斯通教授颁发捐赠证书

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参观展览

最后,北京大学校长郝平向斯通先生颁发了捐赠证书,并参观了展览。

此次“印•迹:馆藏版画十二年回顾展”汇聚100多幅珍贵西方版画,集赛克勒博物馆历次版画展精华,携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主题作品与最新入藏作品,为观众从多个角度呈现西方版画艺术的魅力,展期将持续到2019年3月15日。

2018年,适逢北京大学百廿周年校庆和赛克勒博物馆建馆二十五周年,斯通教授捐赠版画系列展亦迎来第十二年新的发展。赛克勒博物馆将在新的机遇中不断创新、不断开放,为观众带来更具广阔视野的展览。

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部分馆藏版画:

巴勃罗·毕加索(1881-1973),《戴环状领的女人》,飞尘腐蚀版画,一个非常美丽的图像。

巴勃罗·毕加索(1881-1973),《马》,蚀刻与飞尘腐蚀版画。是布冯的《自然史》中插图之一。

欧仁·德拉克洛瓦(1798-1863),《哈姆雷特和奥菲莉亚》,石版画。出自第三幕,第一场。这是德拉克洛瓦在1843版中未收入的三幅版画之一。它出版于1864年作者去世后的画集中。本幅版画是由作者去世之前所制作的珍贵印模。

欧仁·德拉克洛瓦(1798-1863),《教堂中的玛格丽特》,石版画,出自歌德的《浮士德》,画集中的第14幅版画。

奥诺雷·杜米埃(1808-1879),《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石版画,《代表》第二季系列的第五幅,1849年6月20日刊登在《嘈杂声》杂志。亚历西斯·德·托克维尔是《论美国的民主》的作者,立法议会成员,因此也是杜米埃讽刺的目标。

弗朗西斯科·戈雅(1746-1828),《马戏团的女王》,四幅蚀刻版画《胡言乱语》(又称为《罪恶》)中的一幅。它创作于1815年到1824年间,这一系列其它的插画于1864年出版于西班牙。戈雅在图画中讽刺了两件事:他称之为“愚蠢的精度”(女人站在一匹马上)和“被欺骗的观众”(马看起来正在绳子上走,然而实际上它正站在地上)

乔凡尼·巴蒂斯塔·毕拉内及(1720—1778),《古罗马广场》,蚀刻版画,出自《罗马景象》。在这幅展现18世纪中叶罗马广场壮观景象的作品中,我们能够看到一些古罗马地标遗迹(如左侧半埋的塞维鲁凯旋门,或右侧的朱庇特神庙遗迹)。在(左侧)遥远的远方可以看到罗马斗兽场。

乔瓦尼·巴蒂斯塔·毕拉内及(1720-1778),《古代墓室》,蚀刻版画,出自《建筑学与透视法》第一部分,1743年。这幅作品出自皮拉内西第一批版画作品,灵感来源于意大利的古代建筑。尽管描绘的是想象中的场景,皮拉内西痴迷于其故乡威尼斯与他度过一生大部分时光的罗马城的遗迹。

威廉·亚历山大(1767-1816),《乾隆大帝》,铜雕版画,出自乔治·斯当东《英使谒见乾隆纪实》(1796)。这里我们将看到八十岁的乾隆皇帝在一位西方观察者眼中的样子。

温斯劳斯·霍拉(1607-1677), 《紫禁城》,蚀刻版画。这幅画描绘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大使们(和一位御使一同出现在画面前景),御林军(沿墙站成一排)以及十二匹白马。霍拉出生于波西米亚,是十七世纪英国最重要的版画制作者。

伦勃朗·凡·莱因《金匠扬·鲁特玛》,雕版蚀刻,1656年。在这幅著名的版画中,伦勃朗描绘了一位知名的阿姆斯特丹金匠和他的作品。

戈尔热·鲁奥(1871-1958),《唱起晨祷歌吧,新的一天已经诞生》,蚀刻与飞尘腐蚀版画,1922年,来自鲁奥为《上帝怜我》这一《圣经》赞美诗所作的由60幅作品组成的系列版画。此幅是系列中相对更充满希望的一幅。“这也许是鲁奥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的风景。”廖内洛·文杜里如此评论;画中那明亮的太阳(可能象征耶稣复活)为黑暗的世界带来了慰藉(《戈尔热·鲁奥》,1959年)

约翰·康斯太勃尔(1776-1837),《彩虹下的索尔兹伯里大教堂》,美柔汀版画,由大卫·卢卡斯1837年在艺术家的指导下制作。这幅作品是根据1831年艺术家晚年的一幅画作所作,当时他正沉浸在妻子去世的伤痛中。安德鲁·威尔顿评价这幅作品:”应当注意到太阳在湿润草地上反射出的光芒以及彩虹所蕴含着的希望。康斯太勃尔对于自然中无尽轮回的认识是他艺术中的核心主题。

乔治·罗姆尼(1734-1802)《莱韦森--高尔家的孩子们》,美柔汀版画,由约翰·拉斐尔·史密斯(1752-1812)根据罗姆尼的杰作创作(原作现藏英国肯德尔的院长厅美术馆)。这幅非常优美的肖像作品描绘了格伦维尔·莱韦森-高尔(高尔伯爵)家五个最小的孩子,其灵感来自罗姆尼在法国南部所见的一个场景:“妇女们‘手挽着手舞蹈……彼此间完美协调’,让人回想起‘古典时代的气息’。

马克·夏加尔(1887-1985),《索巴科维奇夫人》。这幅作品是夏加尔于1923年至1927年间为俄国作家果戈理的巨著《死魂灵》制作的96幅蚀刻版画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