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库艺术KUART 2018-11-16 10:06

原标题:贝尔纳·弗孔 Bernard Faucon | 从照相走向造相

法国著名摄影家,构成摄影和观念摄影的代表人物之一。1950年生于阿普特,现生活、工作于巴黎及阿普特。他对取景和印片(使用Fresson方法)极其注意,因此创造了一种独特的风格和一个独特的世界。

“从前有一条河,你们趟着水直到对岸。我们曾经在里面饮水。这河的名字叫青春,那里的水你们也喝过。”

油漆工出身的弗孔本身就是一个传奇,1975年他回收废旧人体模特,经过修整和再创造以高价卖给巴黎大型零售店。他迷恋上这种人形玩偶,开始用它们来充当演员构筑他奇特的空间剧幕。

La Comète, 1979 23 3/5 × 23 3/5 in; 60 × 60 cm Edition of 10

弗孔作为法国第2代摄影的代表人物,影响很大。但是弗孔在1999年停止了他的摄影创作,对此他的解释是:“20世纪80年代是一个高峰,摄影在这个时期已趋于成熟。当这样一个时代结束后,随着摄影设备的普及,人们随时可以拍摄大量图片,进入了一个纯图像时代。我们就生活在一个被图像包围的时代中,很难分出所谓真正意义上的摄影家了。我想自己要表达的已经完成,不想再重复自己。相对于摄影,我对诗歌、小说更有兴趣。”

Diabolo Menthe, 1980 23 3/5 × 23 3/5 in; 60 × 60 cm Edition of 10

La cueillette, 1978 Fresson Print 11 4/5 × 11 4/5 in; 30 × 30 cm Edition of 40

国内摄影爱好者早已通过各种印刷品和文字对“贝尔纳·弗孔”的名字耳熟能详。他犹如一位电影导演,在布置影片的场景、演员、服装、道具,并用摄影的手段把自己的梦幻封闭在画面之中。弗孔的所有作品都没有把镜头对准“活人”,他的“演员”都是回收的废旧塑料模特。生活中的弗孔也拒绝相机的捕捉,当记者把镜头对准这位温文尔雅的摄影家时,他立刻敏感地闪躲。

L’enfant qui vole, Les Grandes Vacances, 1979 Fresson Photograph 12 × 11 3/4 in; 30.5 × 29.8 cm

Le Verre Cassé, Les Grandes Vacances, 1979 Fresson Photograph 11 4/5 × 11 4/5 in; 30 × 30 cm

从不拍摄生活现实状况的弗孔,在被问及对于美国摄影家南戈尔丁的“私人纪实摄影”看法时说:“这就是美国摄影,很贴近生活,但是也只是这样了。”正如他始终不肯被相机捕捉,他也不肯放弃对于内心梦想的坚持。在他看来,琐碎的生活现实永远不会进入他镜头中那个空灵的舞台。

Les petits bateaux, 1980 Fresson Print 11 4/5 × 11 4/5 in; 30 × 30 cm Edition of 40

Le départ, Les Grandes Vacances, 1978 Fresson Photograph 23 3/4 × 23 3/4 in; 60.3 × 60.3 cm

弗孔以玩偶来构筑出一幅幅场景,并用摄影记录下来,他的作品“被视为当代摄影从‘照相’走向‘造相’的典型,开了后现代摄影的先河。”弗孔说,自己最初动机是要把“人形、童年时代和风景”这三种要素表现出来,摄影是最好的手段,因为“摄影把这个世界表现得最真切”。

Chez Tatie, Les Grandes Vacances, 1980 Fresson Photograph 23 3/5 × 23 3/5 in; 60 × 60 cm

Le goûter des rois, 1978 Tirage Fresson 11 4/5 × 11 4/5 in; 30 × 30 cm Edition of 40

弗孔不认为自己是在描写死这个题材,但是“在与所有照片相同的‘时间’这个要素中,死这个题材隐蔽地存在着。”弗孔还肯定自己受到了二战之后存在主义思潮的影响,他特别强调存在主义是理解时间,以及人与宇宙的关系的一种方法。对于自己的作品,弗孔认为“……实际上是想通过给世人看没有‘生’的东西来谈论‘生’。这是永远停 止的世界,但就在那里有一种快乐存在。”

弗孔1999年放弃摄影,专心写作,2014年3月推出图文摄影集《永远的乡愁》和《时间男孩》。

Le navire, 1979 Fresson Print 11 4/5 × 11 4/5 in; 30 × 30 cm Edition of 40

Le dormeur, Les Grandes Vacances, 1980 Fresson Photograph 23 3/4 × 23 3/4 in; 60.3 × 60.3 cm

“关于生命,法国人弗孔这样解释由己的作品:“我的世界里没有‘代’的概念,出场人物都是孩子,是男孩,少年,没有‘生育性’,可说是‘原型’样的东西,是停止了的世界。”——陈丹青评价弗孔作品

Gulliver, 1979 Fresson Print 23 3/5 × 23 3/5 in; 60 × 60 cm Edition of 10

La Crucifixion, 1979 23 3/5 × 23 3/5 in; 60 × 60 cm Edition of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