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HauserWirth画廊 作者:豪瑟沃斯2018-11-15 10:37

原标题:菲莉达·巴洛,事物与其周围环境之间短暂、荒诞、令人愉悦的相遇

“事物不只是我们眼里所看到的。它们也是来自肉体的感觉。”——菲莉达·巴洛

豪瑟沃斯荣幸于纽约22街画廊空间呈现英国艺术家菲莉达·巴洛(Phyllida Barlow)的最新大型作品展览 「倾斜」(tilt) 。本展览首次将巴洛的近期大型装置作品与十几个较小的雕塑一起展出。展出作品不仅鼓励观众与事物进行亲密接触,更延续了巴洛在职业生涯中对“雕塑如何消除体验领域之间界限”的探索。

菲利达·巴洛在过去的五十多年中,使用视觉语汇,创作了众多雕塑与大型装置作品。她通过分层、堆积、并置等方式将简陋而现成的材料进行改造。巴洛时常通过对建筑碎片、建筑、标识、栅栏和废弃物品的思考,从她所在的城市环境中汲取灵感。

菲利达·巴洛:倾斜

展览时间:2018年11月14日—12月22日

展览地点:豪瑟沃斯纽约

1

▲ 《无题:折叠囤积(2018)》(untitled:folded hoarding; 2018),2018,混凝土 水泥 装填物 聚乙烯醇 油漆 胶合板 沙子 喷漆 钢 木材,237 x 47 x 40厘米 / 93 1/4 x 18 1/2 x 15 3/4英寸,© Phyllida Barlow,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Alex Delfanne

巴洛的作品运用了她在过去50年中创造出来的视觉语言— 如经常被涂上的鲜艳颜色、建筑结构中清晰可见的接缝等,从而揭示了巴洛创作的过程与手法。本次展览「倾斜」标志着巴洛的一个新阶段的实践。在这一实践中,巴洛从她过去身临其境的建成环境演示中转移到更自主、独立的雕塑, 以此邀请观众从中对事物个体进行思考。那些雕塑在整个画廊中以不稳定的方式互相阻挡着、跨骑着、平衡着,挑战着观众与雕塑之间的新关系。

一进入画廊,观众首先看到的是一件高高耸立的雕塑作品,名为《无题:倾斜(门楣)(2018)》(untitled: tilt(lintel);2018)。该作品是用水泥、胶合板和钢材等工业材料粗加工而成,其题目暗指跨越门道或窗户的支撑梁。在这件作品中,模糊的形状,颠覆的目的,巴洛将建筑的门槛剥离至本质。当观众穿过《无题:倾斜(门楣)(2018)》(untitled: tilt(lintel);2018)下方时,观众的行动几乎受到即刻的阻扰:巴洛则在建筑结构阴影出现的地方凸显了该结构的形态。她很享受这些物体在转变中的过程。

2

▲ 菲利达·巴洛展览「倾斜」现场图片,豪瑟沃斯纽约22街,图片:豪瑟沃斯,摄影:Genevieve Hanson

“我希望一件东西从被实际观察到的样子到转变成另一种东西的样子时,在过程中越来越模糊,直到它记不起它本该有的样子。”——菲莉达·巴洛

展览中其他几件大型作品既具有威胁性又颇有风趣,既气势恢弘又巧妙精致,在视觉上延伸了质量、体积和比例的限制,吸引观众进行耐人寻味的身体感触。巴洛的大型作品《未命名:悬挂4(2018)》从天花板上悬空而挂,而她高十英尺的作品《无题:女性(2)(2018)》(untitled: female (2);2018),则竖立于画廊空间之上。在展览空间的其他地方,名为《无题:绑定围栏(2018)》(untitled: boundfence; 2018)与名为《无题:标识(2018)》(untitled:sign; 2018)的作品共同暗示了那些通常在城市环境中直接阻碍人们行动的物体。

3

4

5

6

7

▲ 菲利达·巴洛展览「倾斜」现场图片,豪瑟沃斯纽约22街,图片:豪瑟沃斯,摄影:Genevieve Hanson

呈现在画廊中心的巴洛最新创作的小规模雕塑,在巨大的建筑型装置围绕下产生着强烈的对比。在这里,巴洛继续通过谈判空间中更亲密的互动刺激着观众的感官。高五到七英尺的作品《无题:舞者(2018)》(untitled:dancer;2018)和《无题:斜坡(2018)》(untitled: slope; 2018)看起来像一组图腾,但又有点拟人化。巴洛的带底座的雕塑,如《无题:袖子(2018)》(untitled: sleeve; 2018)和《无题:指针(2018)》(untitled:pointer; 2018),利用古典主义和感知价值的概念,以粗制滥造的形象告诫人们日常物品是如何变成艺术的。这些摇摇欲坠的雕塑作品与展览「倾斜」中展出的其他作品一起,共同强调了一件事物与其周围环境之间短暂、荒诞、令人愉悦的相遇,同时也批判了一种事物所具有的不朽性。

8

▲ 《无题:舞者(2018)》,2018,粘合 水泥 聚乙烯醇 油漆 石膏 胶合板 聚酯棉布 沙子 喷漆 钢,196 x 70 x 70厘米 / 77 1/8 x 27 1/2 x 27 1/2英寸,© Phyllida Barlow,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Alex Delfanne

9

▲ 《无题:斜坡(2018)》(untitled: slope; 2018),2018,水泥 聚乙烯醇 油漆 石膏 胶合板 [高分子] 聚苯乙烯 聚氨酯泡沫 沙子 喷漆 钢 木材,183 x 70 x 70厘米 / 72 x 27 1/2 x 27 1/2英寸,© Phyllida Barlow,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Alex Delfanne

10

▲ 《无题:指针(2018)》(untitled:pointer; 2018),2018,粘合 水泥 聚乙烯醇 胶合板 沙子 喷漆 钢,181 x 50 x 50厘米 / 71 1/4 x 19 5/8 x 19 5/8英寸,© Phyllida Barlow,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Alex Delfanne

与展览「倾斜」同期展出还有巴洛最近为高线公园设计的作品《道具》(prop),该作品将展出至2019年3月。《道具》(prop)的灵感来自于她在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英国馆外展示的一件雕塑作品。《道具》(prop)由两块中间有洞的巨大混凝土板组成,置放于高跷之上。这座高耸的雕塑看起来就像一个人从下面的种植床上冒出来,在底部的木板间摇摇晃晃地走着。《道具》(prop)是在第16街的北支线保护区展出的第一件艺术品。观众可以在这个保护区从高线上欣赏下方街道上独特的风景。

11

▲ 菲利达·巴洛于高线公园作品「道具」现场图片,摄影:Timothy Schenck,图片:高线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