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奥赛博物馆 2018-11-15 10:08

原标题:佐阿夫兵式纳比派画家-爱德华・维亚尔

1

« 八角型自画像»

(Autoportrait octogonal)

创作于1890年

纸板油画

H. 3590,0 ; L. 2810,0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大事记

1868年,出生于法国屈所(Cuiseaux)的一个退役军人家庭

1877年,举家搬到巴黎

1886年,进入巴黎美院

1888年,进入朱利安学院

1940年,于法国拉波勒( La Baule)去世

爱德华·维亚尔(Edouard Vuillard)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一名法国画家,主要参与纳比派。个人风格偏向装饰性。职业生涯大约起于1890年,他创作有绘画、素描、摄影等作品一生中规中矩,没有绯闻,勤恳好学,是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也是同行眼中多产且革新的新生代艺术家。

维亚尔于1868年出生在一个法国的普通家庭,父亲是退役军人,母亲则是缝制女士紧身衣的女工。全家人在1877年的时候搬迁到了巴黎。维亚尔从小就对艺术有兴趣,因此从Condorcet高中毕业之后,他报考了巴黎美院,1886年顺利考入学习。

他常去卢浮宫临摹,本人喜欢夏尔丹和方丹-拉图尔的风格,所以画了很多静物。此时的画面中多覆盖有一层薄薄的静谧灰,物像形态清晰分明。

2

«色拉和静物画»

( Nature morte à la salade)

创作于1887至1888年间

布面油画

H. 46,0 ; L. 65,0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相较于美院一本正经的学院派,朱利安学院往往展现出比较自由的氛围,因此许多年轻的艺术家纷纷前往进修,维亚尔也不例外。在学校里,他和博纳尔、朗松、塞律西埃等年轻艺术家们相遇,另外加上高中同学凯-泽维尔·罗塞勒(Ker-Xavier Roussel )、莫里斯·德尼等的介绍,他和这群同僚很快建立起了友情。于是他在1889年加入了尚在成形的纳比派。1890年以后就是他创作生涯的纳比派时期了。维亚尔和其他成员一样,受到高更的影响:大面积平涂颜色,色块由线条区分开来,用色较为大胆;他也赞同德尼的哲学:将颜色“秩序化”。他自己也渐渐地发展出了个人风格,比起博纳尔的日本风,维亚尔的和风更具有概括性,并且整体装饰性更加突出。他也有一个小名,称“佐阿夫兵式纳比派画家” ( le nabi zouave),因为他有一嘴修剪成兵士风格的红色大胡子。

3

« 在床上» (Au lit)

创作于1891

布面油画

H. 74 ; L. 92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DR

画的主题是睡眠之人,这是当时象征派极为喜爱的题材之一。可见维亚尔受多方影响。

横线和被截的十字架的竖直下部描绘了床后的墙,颜色简单,素雅。而床上的沉睡者只是露出了一张脸。相较于整幅画,主人公头占的空间极小,但却是画面的主体,尤其是深色的头发和皮肤加深了人物的存在感。床褥用具刻意的造型给画面加了戏剧性的效果,大片的床单随身体的起伏而波动,呈现有三角形,弧形,半圆形等,和墙面的直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层叠的床具也被表现出了体积感,似乎传达给人一种舒适柔软的感受,让观者想象这一刻沉睡者正深醉梦乡。

整体色调是暗沉的,呈灰色,但也正是这种较为简单的用色和大块平涂的亚光的颜色,再一次提醒着观者,这是在一个宁静的室内空间,可能是午后,可能是晨曦,是可以分享静谧的一刻。

4

«沉睡» (Le sommeil)

创作于1892年

布面油画

H. 33 ; L. 64,5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维亚尔在1891年的时候和德尼、博纳尔共享位于皮加勒路的画室。当时在巴黎有诸如:有钱人为其公馆的装潢和剧院为其观众厅的装饰而向艺术家订购创作的风潮,所以纳比派的成员在1890年后纷纷承接大型室内装饰绘画的订购。接订购往往是熟人圈子开始,维亚尔在1892年为纳坦松兄弟的亲戚的公馆创作了一系列的极具纳比风格的室内装饰。纳坦松兄弟(Natanson)一直和维亚尔保持着良好的友谊,他们相识于« 白色杂志 »(La Revue blanche)的圈子社交,作为杂志负责人的纳坦松兄弟为维亚尔提供了不少机遇。1893年后维亚尔画了很多肖像画和室内风俗画。他善于营造一个氛围而停留住一瞬间。

5

« 清晨的早饭» (Le déjeuner du matin)

创作于1903

纸板油画

H. 57 ; L. 60 cm

藏于奥赛博物馆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一个宁静的早晨,艺术家的母亲一如往常,晨起坐在餐桌旁静静地吃早餐。餐厅被一片晨光包围,氛围静谧温馨。室内充满装饰图案的墙壁、餐桌的格子餐布、母亲身上的花色大衣无不彰显着维亚尔对于装饰图案的钟情和日本版画的欣赏。从小浸润在母亲的缝制工坊里,又是纳比派成员,维亚尔对于图案的描绘表达更加敏感,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图形,略干的用笔使得画面的光影效果有浮动感。

此时的画作已经慢慢远离了纳比派的风格,空间的表现变得更加立体,因此这里的室内的透视感很好。用色上大体是接近现实的。由于粗旷的笔触,不少物体被抽象化,有些交融在了一起。画中形的清晰和物的虚化交相辉印。

主题是较为“私密的”,也看得出维亚尔对于母亲的情感。他和母亲一起生活直到后者1928年去世。

维亚尔创作的肖像也独具特色:人物的姿态、取景角度、笔触都很特别。他似乎有受到好友博纳尔的影响,尤其是在“人物和周围的关系”这个点上。

6

«婕安娜·朗文» 

(Jeanne Lanvin)

创作于1933年

布面胶画

H. 124,5 ; L. 136,5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维亚尔也参与装饰剧院内部的工作,比如1890年的安托万自由剧院,1891年的保罗・福赫的艺术剧院。剧院的装饰布景工作也让维亚尔有机会开展石刻版画的创作,也因此结识了著名画商(Ambroise Vollard)。黑白两墨色所给予的效果不同于油画,细节的雕刻很细致,颜色过渡平顺。此外,维亚尔也很喜欢城市的街道和花园类的题材,多见于习作和油画。

7

«公共博物馆:询问» (Jardins publics : l’interrogatoire)

创作于1894年

藏于奥赛博物馆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 Hervé Lewandowski

左边两块放大:

8

9

10

«贝尔里奥兹广场» (Le square Berlioz)

于1915画

纸上绘画,后贴于布上

H. 160,0 ; L. 230,0

藏于奥赛博物馆

©photo musée d'Orsay / rmn

艺术家1900年后在画风上回归到了现实主义,画的尺寸也日渐增长,构图越发简单。画面的透视效果明显,不再是如日本版画式的平面,而物体也开始有了体积感。这些巨幅画作通常是为乡间别墅而定制的,比如Bernheim-Jeune向维亚尔订购一幅作品用来装饰位于Bois-Lurette的一间别墅。

1930年之后,他受邀前往克拉耶城堡(château des Clayes)度假,他画了很多静物画。画面氛围和谐静谧,笔触细腻,色彩丰富。

维亚尔的一生是朴实、宁静的。他的风格变化明晰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