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刘梦真2018-11-14 16:29

原标题:她用喷枪创造出“甜蜜暴击”,女神刘嘉玲也沉浸其中

回顾刚结束的上海艺术周:西岸艺术于设计博览会包罗万象,越来越多的海外画廊加入中国市场的竞争;ART021走过6周年,正忙着扩展世界版图;而上海双年展则告诉我们,柏林墙倒29年,世界依然残酷……画廊机构们在这一周赚得盆满钵满,全国各大艺术媒体们却是“走断腿”的节奏。而女神刘嘉玲在这周也特别忙,忙着客串ART021,还忙着打卡逛艺术展!

▲ 11月9日,刘嘉玲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打卡“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

▲ 11月12日,刘嘉玲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打卡“卡塔琳娜·格罗斯中国首次个展 — 呢喃的泥土”

值得留意的是,刘嘉玲在ART021的拍照背景,正是她刚在上海chi K11美术馆打卡的德国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中国首次个展 — 呢喃的泥土”。

▲ ART021预展现场,刘嘉玲在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的作品前拍照留念

▲ ART021预展现场合影,左起:ART021艺术总监周颖、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及其维也纳代理画廊 Rosemarie Schwarzwälder 在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的作品前合影

夸张、大胆、勇敢、包容、突破是我们从展览中很容易get的关键词。但不可思议的点在于:独立分明的色彩构成了整体的和谐;具有攻击性的喷射行为,是一次正面意味的扩张。如果说,颜色所呈现的力量感在于创作人的心态;但即便是开放、兼容并包的创作方式,捉摸不透的却是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充满对立与无限可能的内心世界。

▲ 《呢喃的泥土》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呢喃:介乎说话与沉默之间的中间状态

泥:介乎固态与液态之间的中间状态

这场由K11 Art Foundation 及 chi K11美术馆呈现的展览—“呢喃的泥土”,将面积1500平方米的美术馆划分成五个展区,每个展区的大型作品几乎都是在现场创作和完成。它引领观众沉浸在迷宫般的空间体验,从而唤起某种鬼魅的灵性。喷绘于不同结构和布料上的纹理图案,色彩多样、难以名状,让观众仿佛漫步于熟知世界的边缘,催人反思大都会本质上的古怪之处:永远无法以简单的线条勾勒,永恒变幻无常。

▲ 《呢喃的泥土》预览现场,©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卡塔琳娜·格罗斯于1961年生于德国布莱斯高的弗莱堡,毕业于明斯特艺术学院及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2010年至2018年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担任教授。卡塔琳娜·格罗斯的创作以绘画为主,但其创作出的艺术作品又与普通意义的架上绘画迥然不同。

卡塔琳娜·格罗斯与她的老师戈特哈德·格劳伯纳都认为“绘画是一种色彩空间体”,即色彩可以与空间融合,将绘画拓展到第三个维度。

在抽象表现主义艺术走向尾声的60年代,卡塔琳娜·格罗斯的老师戈特哈德·格劳伯纳以“床垫画”享誉国际。他并不关注具象和写实的描绘,而重视色彩、构图和情感。戈特哈德·格劳伯纳在画布下面填充合成棉,使之在空间中膨胀,作品从“绘画”变成“物体”。因此,大众眼中的“床垫画”便被艺术家本人称为“色彩空间体”。戈特哈德·格劳伯纳关注色彩的简单宁静,并且以色彩之间的搭配与互动来呈现作品整体的力量感。戈特哈德·格劳伯纳曾说过,“我的作品需要呼吸,所以我尽可能给它们创造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中,观众也能够呼吸,把作品吸入体内。理解了这种语言的时候,我就理解了什么是图像档案,而什么是真正的绘画。”在他看来,色彩可以在某一时空创造出情感氛围,观众置身其中,便能感受到艺术家创作“色彩空间体”时的情感表达。

 

▲ Katharina Grosse, Double Floor Painting, Acrylic on wall, floor, canvas, and on various objects, 680×3800×1100cm, 2004, Installation view at Kunsthallen Brandts Klædefabrik, Odense, Denmark, Photo: Torben Eskerod, © 2018 Katharina Grosse and VG Bild-Kunst, Bonn

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在老师戈特哈德·格劳伯纳“色彩空间体”理念的基础上,选择了更大胆的方式创作,走进她的展览更像是去寻找无限可能。

卡塔琳娜·格罗斯的绘画突破了画布的局限,任何载体都可以作画。卡塔琳娜·格罗斯在童年的时候就没觉得绘画只局限于画布或者架上。“童年时,我经常跟自己玩一个游戏:我一定要在第二天早上起床之前把墙上的所有阴影都消灭掉。我发明了一把隐形的刷子,能够扫除窗台上、台灯上和其他地方的的阴影。这变成了一种执念。当我思索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必须要同时做点什么。绘画让我能够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同时展开想象并开展行动——因为在我和我使用的工具之间不存在中转站。”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回忆起自己的童年经历时说。

▲ 《呢喃的泥土》预览现场,©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在卡塔琳娜·格罗斯看来,她所打造的是想象的雏形,这些雏形并不代表现实。相反,它们生产现实,推动现实前进;它们在现实里打起漩涡,让其折叠、深化、推进。雏形能够让现实加速,令它脱离轨道。想象关乎实现,因此,现实其实也不附在任何地方,例如它可以存在于橡胶鞋、鸡蛋、臂弯、花园、面料的褶皱间、火车月台、火车、冰雪之中或海滩之上等等任何你所能想象到的地方。

▲ 《呢喃的泥土》预览现场,©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在本次展览中,鲜明的色彩在空间里随意自由的状态,或在泥土之上,使荒漠的反乌托邦现实充满了贯彻的美感;或与巨大的丝绸幕布相融合,带入记忆与回想的情境,或与我们的生活家居场景无缝连接,带给观众极大的新鲜感。

▲ 《呢喃的泥土》预览现场,©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 Katharina Grosse, MumblingMud, Showroom 陈列室, Acrylic on furniture, wall andfloor, 300×1150×1260cm, 2018, exhibition view, 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Photo: JJYPHOTO, © Katharina Grosse und VGBild-Kunst Bonn, 2018, Courtesy of K11 Art Foundationand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Vienna, Austria

鲜明的色彩在对比中共存,牵引着观众深入探秘。从物理学上考虑,色彩与空间的联系紧密。例如在绿色的田野上,即便很远,人们依旧能很容易的辨别穿红色衣服的事物。不同的色彩带给观者视觉上的空间远近感各有不同。一般认为红、黄等明度高的暖色看起来比实际空间更近,被称为前进色。蓝色、紫色等明度低的冷色看起来比实际空间更远,被称为后退色。整个展览在前进色与后退色的对比冲撞中迸发出一种新的牵引力,引领观众沿着某一方向,深入探秘。

▲ Katharina Grosse: Mumbling Mud, exhibition view, 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2018. Stomach 腹中, 2018/Acrylic on fabric / 300×2,950×2,050 cm

Photo: JJYPHOTO© Katharina Grosse und VG Bild-Kunst Bonn, 2018

Courtesy K11 Art Foundation and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Vienna, Austria

色彩直接影响观众的心理感受,卡塔琳娜·格罗斯希望把所有存在的可能性都表现出来。红色热烈、黄色活泼、绿色舒缓、蓝色静谧……卡塔琳娜·格罗斯无意于色彩的固定搭配,选色也没有限制,所有色彩包含在其创作之中,色彩之间拥有无限组合的可能。在艺术家的创作中,鲜明的色彩彼此在对比中共存,融为一个整体,给观众带来欢乐与正能量,而这恰恰也是艺术家本人创作的特色之一。正如艺术家所言:“我们生活的环境里,会同时存在不同的东西,他们可能会是有些紧紧相连的关系,但都有各自的独特个性。所以我希望通过我的创作,能够把所有都存在的可能性都展示出来。”

▲ Katharina Grosse: Mumbling Mud, exhibition view, 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2018. Stomach 腹中, 2018/Acrylic on fabric / 300×2,950×2,050 cm

Photo: JJYPHOTO© Katharina Grosse und VG Bild-Kunst Bonn, 2018

Courtesy K11 Art Foundation and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Vienna, Austria

值得注意的是,卡塔琳娜·格罗斯所运用的色彩也并非无迹可寻,当我们的视觉随着某一色带的延伸,我们能看到一条条独立的色带在整体中流淌。它们在某处与某些色彩相逢,又在某处分离。像是一首钢琴曲的曲谱,观众按照艺术家的创作节奏,感受绘画与音乐相融的律动感。卡塔琳娜·格罗斯曾说过,“我的绘画跟我的性格一样,都是快乐的,我觉得人生中没什么事能让我放弃快乐和明亮的生活。”在本次展览中,这些流动的色带或许正奔向欢乐而明亮的精神世界。

▲《呢喃的泥土》预览现场,©刘梦真

使用喷枪是一种暴力性行为,但它恰恰能催生美。卡塔琳娜·格罗斯最为人所知的,是她运用喷枪作为主要的绘画工具,在建筑环境中创造与场景相关的大型作品。她利用喷枪,使颜料的施用不再束缚于画家身体和画布之间的直接联系。喷枪像是双手的延伸,更方便她从事更庞大的叙事,这也与艺术家的性格密不可分,“我一直都很喜欢大的作品,我想要它能够超越你的思维。它们可能像乌云,像暴风,这些都是大的东西,我不想它们显得很小。”

面对流动的油彩和涂料,人们通常会用刷、或滴、或泼等形式表现在画布上,但使用喷枪进行大面积创作的,卡塔琳娜·格罗斯属于为数不多的一位。当她使用喷枪在一个空间中进行扫射或喷射时,这种看上去很像是一种暴力性行为,当它喷射出鲜明亮丽的色彩时,结果更像是一种“甜蜜暴击”。毕竟在她看来,一切看似对立的尝试都拥有无限可能。

对话 “凤凰艺术

▲  “凤凰艺术”记者刘梦真专访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

(为了方便阅读,“凤凰艺术”= Q,卡塔琳娜·格罗斯=“A” )

Q:您是如何通过绘画来营造出作品的立体感的?为什么会乐衷于此?

A:我觉得绘画是一种非常直接的方式。比如说橘黄色在一个画布上不能确认说它有多深,但雕塑的距离是可以计算的。绘画将颜色与雕塑碰撞结合,我觉得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对比。

Q:您的老师戈特哈德·格劳伯纳也提出过一个理念,“绘画是一种色彩空间体”,他的创作最打动您的点是什么?

A:他当然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教会了我把色彩当成一个独立的东西来看待。而且颜色不一定非要跟叙事故事有关,我没必要用色彩去创造一个叙事的故事,完全只是通过色彩它自带的力量就能够创造出画面或者新的艺术之路。

▲ Katharina Grosse: Mumbling Mud, exhibition view, 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2018. Ghost 鬼魂, 2018/Styrofoam / 255×430×1,720 cm

Photo: JJYPHOTO© Katharina Grosse und VG Bild-Kunst Bonn, 2018

Courtesy of K11 Art Foundation and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Vienna, Austria

Q:那您在受他影响之后有什么创新?或者是您的作品和他有什么不同之处?

A:老师的艺术生涯里没有离开画框,而且他很注重颜色之间的互动关系,比如说黄色或绿色,或者是紫色和橙色等,他也很关注这些色彩融合到一起所呈现的力量感。他的艺术可以把颜色配得非常柔和,但是我更希望是有一种对比,我不希望把这个对比感给模糊掉。我觉得有对比更有意思,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是对比且同时存在的,这很重要。

▲《呢喃的泥土》策展人刘秀仪(左)和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右),©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Q:所以您在运用颜色的过程中,最想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

A:我们刚刚谈到颜色的对比性。除此之外,我也希望当颜料涂在地面、墙壁或者是画布等不同的材质上时也会产生这种很鲜明的对比。在展览中,他们保持了各自的独特性,但是又同时联系在一起。

如果把这个概念延伸出来,就是说我们生活的环境里,会同时存在不同的东西,他们可能会是有些紧紧相连的关系,但都有各自的独特个性。所以我希望通过我的创作,能够把所有都存在的可能性都展示出来。

▲ Katharina Grosse: Mumbling Mud, exhibition view, chi K11 art museum,Shanghai, 2018. Underground 地下, 2018/Acrylic on soil andvarious objects / 280×1,545×2,630 cm

Photo: JJYPHOTO© Katharina Grosse und VG Bild-Kunst Bonn, 2018Courtesy of K11 Art Foundation and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Vienna,Austria

Q:使用喷枪是对现实生活中的一种挑战吗?还是想创造出一种开放随性的效果?

A: 和手的创作范围相比,我觉得喷枪绘画首先能够给予我一个更大的绘画规模,而且可以喷更大规模的作品。其次,通过喷枪的方式,我能很快的在一定时间内将整个空间都用于创作,而且我第二天进这个空间还能重新做思考,进入再次创作。

比如说有的时候你会特别高兴想大叫起来,但是大多数人会觉得在一个公共场尖叫可能会影响到别人。但通过喷枪这种暴力性的行为把这种感觉释放出来,反倒会把它融化成一个美的东西。

▲ Katharina Grosse: Mumbling Mud, exhibition view, 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2018. Silk Studio 丝绸工作室, 2018/Digital print on silk / 290×1,375×50 cm and 290×1,650×50 cm

Photo: JJYPHOTO,© Katharina Grosse und VG Bild-Kunst Bonn, 2018

Courtesy of K11 Art Foundation and Galerie nächst St. Stephan, Vienna, Austria

Q:室外创作与室内创作给会有什么相同或不同的感受吗?在室内是不是为了构建属于您自己的精神世界呢?

A: 室内与室外相比,在于它不受户外的白天黑夜或者下雨刮风的影响,可以随时操作。

在户外创作的作品肯定是会涉及到和自然或者周围的环境产生的互动,这是必然。但是反过来说,在室内的作品也会和它周围的环境相互影响,只不过它周围环境是这个空间里的。第二,在我空间里,作品会是更多的展示我的内心世界。但我的内心世界并不是一种隔离。我的自我和周围的一切都会有一些产生关系,然后这些关系都会融入到我的创作中。

▲ 《呢喃的泥土》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chi K11 art museum Shanghai 《Mumbling Mud》Exhibition Opening

Q:您在接下来的创作中有什么新尝试或者是计划?

A: 因为从每一个项目或者每一个展览中,我会都有一些新的灵感。比如在这次展览中的丝绸、泡沫的雕塑、以及铁丝网等材料,我会继续在这些基础上做一些新的尝试。另外,我也决定明年花一年的时间在我的工作室里,做一些绘画创作。我基本上是这样安排,一年的时间在工作室里创作,第二年去做展览。

展览信息

卡塔琳娜·格罗斯中国首次个展 — 呢喃的泥土

时间:2018年11月10日-2019年2月24日

地点:上海市黄浦区淮海中路300号K11购物艺术中心B3层chi K11美术馆

策展人:刘秀仪

艺术家:卡塔琳娜·格罗斯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凤凰艺术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