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LCA 作者:莫一奥在这2018-11-13 14:44

原标题:董其昌,其人。

1

这个展,是本年度最后一个超级大展

相信有些读者已经知道,上海博物馆将于 2018 年 12 月 7 日至 2019 年 3 月 10 日举办《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

之所以称其为超级大展,原因有二:

美国、中国台北和日本都曾展示过董其昌的作品,但上博的这次展览,最为系统。除了本馆馆藏,上博还向故宫博物院、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 15 家重要机构租借了藏品,共展出董其昌及相关作品 154 件,此为一;二是,此次展览将影响过董其昌的晋唐宋元大家名迹,和受其影响的同代及清代画家之作进行集中展示,脉络清晰。

值得一提的是,五代时期董源的《夏景山口待渡图》也将在这次超级大展中展出,没来得及去辽博的同学,可以在上博一睹真迹。

2

3

夏景山口待渡图 董源 辽宁省博物馆藏

关于董其昌,有一个有趣的故事。

17 岁那年,董其昌参加松江府学试,因为文采出众,本应第一,但最终却排在了堂弟之后,位列第二。原因是知府觉得董其昌的文章虽然好,字却写得太丑...

自此以后,他开始发愤临贴,先是临颜真卿的《多宝塔》,再改学虞世南,学着学着,董其昌认为唐书不如魏晋,于是改学王羲之的《黄庭经》、钟繇的《宣示表》等魏晋名帖。

3 年后,他自以为已经学成,十分自负,甚至不把前辈祝允明和文徵明的书法放在眼里,直到后来到了大收藏家项元汴家里,见到历代名家真迹和王羲之的《官奴帖》,此时他才醒悟,认识到自己以前实在是狂妄得可笑,惭愧不已。

“然自此渐有小得,今将二十七年,犹作随波逐浪书家。翰墨小道,其难如是,何况学道乎?”这是董其昌在 27 年后记下的一句话,我们不禁感慨,古人为学,少有卖弄才学的行径,都是在用心体会、求真实悟。

4

5

山水诗册 董其昌

晚明时期,受东林党争和天灾外患的影响,国力衰退,社会动荡,作为明代后期画坛的中心人物,董其昌在出仕与致仕之间几度来回。

仕宦与通儒禅经历,深刻影响了他的书画艺术。董其昌认为,古人处处皆淡。“淡”的精神和气质,如繁华落尽后的率真,也为他及其时代文人所追求和向往。

"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中。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往往多寿。至如刻画细谨,为造物役者,乃能损寿。盖无生机也。"

董其昌的意思是,宇宙之大,皆可出自手中那小小的画笔。画画的人,应充满生命力,若是为了画的事情苦恼不已,那就是本末倒置的庸人自扰,无关真正的风雅之道。

6

7

《燕吴八景图册》部分 董其昌 上海博物馆藏

董其昌,何许人也?

《明史》这样评价他:“性和易,通禅理,萧闲吐纳,终日无俗语。”这段评语比较贴切。从史料看,董其昌通晓儒佛,他在为后人留下无数经典书画作品的同时,也为我们留下了论述书画的重要文字。

在《画禅室随笔》中,他根据禅家南北二宗的说法,将山水画进行了南北分宗。在这里,“南北”并非是地域,而是一种绘画风格——北宗始于唐代李思训的着色山水,南宗则将王维尊为鼻祖。

山水画上南北二宗的提出,对后世影响极其深远,清代的“四王”等都是其理论的积极实践者。而将南宗定为文人画,并提倡“平淡天真”的说法,更是影响至近代。

不过,董其昌“崇南贬北”的论述一直存在争议,史学家高居翰在《中国绘画史》中曾说:

虽然“南北宗”论并非有意划分疆界,它却歌颂了文人画传统,贬低了院画派和职业画家,特别是浙派。简单地说,他想要把整个历史和绘画史带入一种使他自己感到满意,并且也能说服他同时代人的秩序世界。

从这一点看来,董其昌做得非常成功,自他以后,在近代中国写成的有关绘画的文字都强烈地受到了他的影响。

8

疏林远岫图 董其昌 天津博物馆藏

存在争议的,还有董其昌的“劣迹”。

野史《民抄董宦事实》曾记载董其昌做过许多不堪之事,如强抢民女、好房中术、淫人妻女...

但细细推敲,这部野史的可信度似乎不高。首先在《明史》中,并未提及董其昌的恶事,理论上,由清代纂修的前代史书,实在没必要袒护董其昌。在同代人中,他与莫是龙、汤显祖、陈继儒、王时敏等交好,如其品格卑劣为实,恐怕不会有这一众文人的交往。

另外,董其昌与袁可立是莫逆之交,后者为人刚正不阿,一身正气,被世人称为“袁青天”,甚至曾因忤逆魏忠贤遭到罢官。如果董其昌劣事为真,相信他早已被袁可立拿下...

1633 年 10 月,袁可立病重,78 岁的董其昌为其作《疏林远岫图》,遗憾的是,画到之前 4 天,袁可立就去世了,没有见到这幅佳作。

9

10

11

12

13

关山雪霁图卷 董其昌 故宫博物院藏

作为中国绘画史上的重要人物,董其昌自成一格,又不离大道。无论品字、论画、记事、评诗、话禅,都于古意盎然中见个人主张,处处彰显董氏自成一家的艺术思想与人格。

如他 81 岁高龄时所作的《关山雪霁图卷》,虽为五代画家关仝所绘《关山雪霁图》的临古之作,但却融宋元各家笔墨而成自家面貌。画中山峦林壑,绵延无际——右方重峦叠嶂,气势沉雄;中间幽壑重重,峭壁矗立,村落、丛林错落有致,杂而不乱;左方云烟弥漫,深远莫测,意味不尽。

董其昌强调以古人为师,但反对单纯机械地模拟蹈袭。他虽然处处讲摹古,却并不是泥古不化。他的书法,同样吸收古人书法的精华,但不在笔迹上刻意模仿,兼有“颜骨赵姿”之美。

如此之人的作品,得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