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北京青年报 作者:张海律2018-11-09 17:58

原标题:神树之歌:吉尔吉斯特色的壮美

说到吉尔吉斯斯坦,大家会有什么印象和认知?中亚五个斯坦国之一?丝绸之路、一带一路?除此之外,更多的恐怕所知甚少。

《神树之歌》,作为这个陌生国度的首部音乐电影,在日前的釜山电影节亮相。电影以一个非常完整而精彩的复仇/爱情故事,结合引人入胜的草原民族风情,让观众对这个曾跃马扬鞭的民族产生了浓厚兴趣。

p2533388157

单簧口琴和着呼麦,引出草原部落坡顶上一颗挂满祈愿彩带的千年神树,一位戴着高顶白色头饰的老妈妈在树下歌唱,为Asan和Esen两个儿子祈祷祝福,“没有老人的国度,如同没有芦苇的湿地,我期望孩子们茁壮成长,成为族人们的骄傲。”如同我们熟悉的蒙古长调,歌声婉转,旋律悠长,清风般抚过石堆、清泉、长草和羊群,沁入不远处的部落蒙古包。

电影开宗明义地引出吉尔吉斯斯坦最动听的民歌和最迷人的风景。从头到尾,片中所见的大景别,几乎都在这个国家东北部的伊塞克湖周围,这个面积6332平方公里、平均湖面海拔1602米、最深可达702米的大湖,是世界上仅次于南美洲的的喀喀湖的第二大高山湖泊,也是地球上的第七深湖。它在唐代被称为热海、大清池。著名边塞诗人岑参曾在《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一诗结尾写道:“侧闻阴山胡儿语,西头热海水如煮。”

当然,故事顾问和美术指导,只是在田野调查中取下了壮阔场景,而更多载歌载舞的歌舞段落和跌宕起伏的剧情部分,还是在首都比什凯克完成的布景棚拍。以至于有的时候,会觉得电影中的游牧生活过于清爽,层次分别也没那么大差异,与真正草原上的所见始终不同。

p2533388147

部落首领策马来到神树边,对守树的老妈妈说:“你总是对着我们的树喋喋不休,也该让神的耳根清净清净。”这时,我们或可明白老妈妈的身份应该是负责算命和祈祷仪式的部落萨满。首领带走了老妈妈的小儿子,并答应把他锻炼为勇士,一旁的男子非常不屑:“勇士?看他还在玩着宠物狗呢。”第一首歌后,导演开始埋下为后来的剧情推波助澜的伏笔。

布景棚拍的蒙古包部落前,之前悠长的曲子变成了欢快的歌舞,首领将要嫁出自己的大女儿,最漂亮的小女儿,一身鲜红,蹦跳地唱着歌经过或生火煮羊或编织嫁妆的妇人,“远方的客人们带着礼物要来了,我们在准备盛大的节庆,他们来让我们把女儿许配,如果兄弟们不给我们礼物,我们就会扯他们的耳朵。”

接下来的Kok Boru捞羊大赛和故事发展很久以后的Kuroch斗鸡比赛,是本部音乐片所想传达的另一个目标——展示吉尔吉斯人传统的运动娱乐。很不幸,我们的主人公、萨满妈妈年轻的儿子Asan在叼羊大赛中反胜为败,被开头那个不屑自己的男子以肮脏的作弊手段抽打,翻滚跌落马背,敌手成了首领的卫队长。

整个电影故事根据吉尔吉斯斯坦18世纪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民间传说改编,据悉也是导演祖母讲述的真实家族故事。传说本身已经足够精彩,充满着现代观众习惯并期待的一切命运跌宕和翻转,爱情的纯真和坚持,以及关于复仇和谅解的哲学思辨。其丰富度和可传唱性,并不亚于这个草原民族更为世人熟知的古典长诗《玛纳斯》。

输掉叼羊大赛后,小儿子Asan郁闷中,偷吃光了首领为女婿家准备的马肉,也就别指望首领能答应让自己女儿嫁给Asan。Asan一怒之下,策马远走他乡。为立即重新准备盛宴,情急之下,首领及卫队长命令Asan的哥哥Esen砍倒神树做木材。部落的厄运随之而至,牛羊死绝。为取得天神谅解,首领鞭笞了砍树人Esen,卫队长更在深夜潜入蒙古包,勒死Esen。与一切复仇故事相似,原本孱弱的Asan在流浪中,学到了一身本领,征途中又重遇失权被部族赶走的首领及其小女儿。父亲的牺牲、青年的爱情、怨恨的复仇和宏大的谅解,伴着一首首或哀或喜的婉转对唱,让电影在说书般的讲述节奏中,制造并解决着一个个矛盾,并以点带面地展示出吉尔吉斯民族的历史命运。

p2533388154

片中主要角色深情唱跳的12首曲子,均由吉尔吉斯斯坦著名歌唱家后期配录。或受苏俄时期影响,以传统民歌韵律为骨干的高中低音唱法,让故事多出不少舞台专业性和西方古典音乐式的美感,少了那么一些民间的泥土味。整体看下来,《神树之歌》的舞台布景美如卡洛斯·绍拉那些关于弗拉门戈艺术的《响舞》和《伊比利亚》,故事婉转如万玛才旦藏语电影《寻找智美更登》中智美更登的本来传说部分,载歌载舞又如从哀到欢的《音乐之声》。

无论如何,它完成了首要任务,一部展现国家特色的壮美宣传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