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电影

电影评论 作者:孔雀2018-11-09 17:25

原标题:“一声冷哼”给世界名画加持的“小众邪典”们!

不知是否有人跟我一样,无法抑制在生活中寻找所爱电影场景中出现的点滴线索?

比如《天使爱美丽》里的巴黎蒙马特高地圣心堂、比如《恋空》里的日本大分,比如《和夏莫的五百天》里的美国洛杉矶格里菲斯公园……

最近一段时间,我开始对影片中出现的名画产生兴趣。

在获取这些画作背后的知识点的同时,我又欣喜的找到了自己与画作之间的联系。

今天,我打算拎出几幅名画,结合相关影片,与你们做个浅层交流。

我认为下面这几部作品,不但能让人初识名画,更是了解一位画家,熟悉一个时代,甚至这些画作完全算得上成功穿越到故事场景中的利器。

电影《金衣女人》

画作《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

《金衣女人》,一部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作品。

海伦米伦饰演了一名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玛利亚·阿特曼,她的姨妈正是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

电影《金衣女人》海报

鲍尔夫人,19世纪末奥地利最富有的女人,也是银行家以及制糖大亨费迪南德·布洛赫-鲍尔的妻子。

斯塔夫·克里姆特作为当时奥地利国宝级画家,应用了拜占庭式镶嵌画风格及象徵式装饰花纹创作了该画作。

他选用的创作材料也极奢侈,包括沥粉、金箔,来突出鲍尔夫人的奢华。

影片主人公玛利亚·阿特曼在洛杉矶经营着一家服装精品店,生活平静安逸。

但19世纪90年代中期,她得知奥地利对赔偿法律作出了修改,而自己很有可能成为吉斯塔夫·克里姆特的几幅画作的合法所有人,尤其是《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便开始了对画作漫长的追讨之路。

《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

作者:斯塔夫·克里姆特(1862-1918)

关于这幅画作本身,也是经历坎坷。

当年,纳粹入侵奥地利时将它掠走。

后来,画作又辗转至奥地利国家美术馆。

原主人阿特曼家族花了7年时间与美术馆打官司,最终索回这件作品。

2006年,该画被雅诗兰黛集团长子罗纳德·S·劳德以1.35亿美元的成交价收购珍藏。

因此,这幅画作如今已无法在公共场所欣赏到。

电影《悲惨世界》

画作《自由引导人民》

雨果的《悲惨世界》可谓经典之作,曾被电影人多次改编,搬上舞台和荧幕。

2012年,著名导演汤姆·霍珀拍摄了同名电影,为的是在赶在小说出版150周年之际向雨果致敬。

影片中的场景构图堪称一绝。

《悲惨世界》海报

具体来讲,就是故事情节发展到1832年巴黎共和党人起义“六月暴动”的环节时,出现的大量三角构图画面。

主人位于画面中心最高处,青年同仁们则在两侧构成稳固的三角形。

“六月暴动”,始由支持共和制的巴黎贵族青年学生领导,后来在政府军的镇压下失败。

作家雨果为纪念他们,在作品中对这段历史做了真实还原。

导演汤姆·霍珀在重拍时,十分尊重雨果的深意,毫不吝啬的吸纳了历史资料中的真实暴动场面。

并且放置了一幅著名画作在其中。

《自由引导人民》

作者:欧仁·德拉克罗瓦(1798-1863)

这幅画作,就是著名的《自由引导人民》。

取材于1830年“七月革命”,该事件又名“1830年7月27日”。

革命起因是复辟的波旁王朝国王查理十世企图进一步限制人民选举权和出版自由,从而取消议会。

7月27日,为推翻波旁王朝,人民与之展开战斗,并占领皇宫。

图中这位赤裸上身的姑娘名叫克拉拉·莱辛,当日,她率先在街垒上举起象征法兰西共和制的三色旗。

目前,《自由引导人民》收藏于卢浮宫,编号为Denon wing,1st floor,Mollien,Room 77

有趣的是,创作者欧仁·德拉克罗瓦与《悲惨世界》的作者雨果一样,同属浪漫主义风格创作者。

而导演汤姆·霍珀也是电影界出名的漫主义鬼才。

在电影《悲惨世界》中,汤姆·霍珀将三人的思想精髓融为一体,在对小说情节做到完美还原的同时,又通过画作的展示,将两个历史事件有机的联系在一起。

电影《佛兰德斯的狗》

画作《圣母蒙召升天》

在影片《佛兰德斯的狗》中,一位修女造访安特卫普镇大教堂,在看见鲁宾斯画作《圣母蒙召升天》后,引发了一段事关20年前的回忆。

画家鲁本斯是小男孩尼洛的精神支柱。

《佛兰德斯的狗》海报

电影寓意下的小男孩,其实是鲁本斯的另一化身。

他和鲁本斯同样童年贫寒早年丧父,却不放弃绘画的梦想。

他虽没有鲁本斯幸运,但对梦想的虔诚追寻却与鲁本斯作品所表达的真挚如出一辙。

电影结尾处,小男孩奄奄一息时,看见了鲁本斯不外传的另外两幅画,满足地离开了人世。

《上十字架》

作者: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1640)

《下十字架》

作者: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1640)

目前,这两幅画作全部藏于比利时安特卫普大教堂,系当年宫廷画师鲁本斯受委托而作的宗教题材大画。

对比两幅《十字架》,你会发现,第二幅《下十字架》较第一幅《上十字架》更能彰显出画家对自身艺术风格的探索。

《下十字架》显然缺乏剧烈的人物动势与强烈激情,只是在深沉的黑夜中静静宣泄着哀痛。

作为开启本片故事的金钥匙,《圣母蒙召升天》目前同两幅《十字架》同藏于安特卫普圣母大教堂。

《圣母蒙召升天》

作者:彼得·保罗·鲁本斯(1577-1640)

电影《午夜巴黎》

画作《星月夜》

《午夜巴黎》海报

导演伍迪·艾伦近期的电影系列往往都与大城市旅行有关,《午夜巴黎》算是其中令人影响深刻的一部。

电影本身还原了很多欧美近代的文人大家,就连海报所运用的画作元素也是出自梵高的名画《星月夜》。

《星月夜》

作者:文森特·威廉·梵·高(1853-1890)

《星月夜》系梵高在精神病时期所作。

崩溃的他自愿到精神疗养院住院,最终,他确认自己没有能力停止幻觉的产生,而动了自杀的念头。

这与影片后半部的情节不谋而合。

男主吉尔从海明威、毕加索和菲兹杰拉德巴黎时代穿越回来时,他已完全无法断定这种穿越是真实还是虚幻。

与影片中描述不同,《星月夜》却未珍藏巴黎,而是展出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5层。

《星月夜》的画作介绍如下:“梵高在法国时给他的弟弟Theo写信说:“今天凌晨日出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透过窗户看郊外,居然看到了晨星,真的非常非常大!”

电影开场,在法国旅行的男女主人公来到莫奈晚年生活的花园中,在一座日本桥上讨论将来定居的事情。

这个位于Giverny的花园本身就是莫奈创作近200幅油画《睡莲》系列的创作场所,也是莫奈把东方艺术元素融入园林设计当中的作品。

《池塘.睡莲》系列

作者:克劳德·莫奈(1840-1926)

主人公去橘园美术馆的私人美术馆听朋友讲解时,背景也是莫奈在花园中创作的巨型睡莲题材室内装饰画。

与影片讲述不同,现实中,莫奈创作的其他系列作品大都展出于伦敦国立美术馆,《日本桥》位于West Building,Main Floor-Gallery85。

《日本桥》

作者:克劳德·莫奈(1840-1926)

有趣的是,导演伍迪·艾伦在片中还原了多如牛毛的历史人物,除了19世纪90年代与莫奈同为印象派画家亨利•德•图卢兹-罗特列克(右上)、高更(下方)、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之外,还有一位来自百老汇的音乐创作巨星。

这个人名叫科尔•波特,是片中首个出场的历史人物。

他同时也是本片出场次数最多,花样最多的一个。

作为来自美国的天才百老汇音乐家,科尔•波特在1917年一战期间移居巴黎,曾四度提名奥斯卡。

在当时的百老汇,科尔•波特是最热门最有才华的一个,他与其他创作家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所有的作品都是自己作曲并作词。

影片中,科尔•波特第一次出场是在男主午夜穿越时,他正在弹唱《让我们开始做吧》。

那一年是1928年,他为音乐剧《巴黎》写了这首歌,一经推出,大获成功。

第二次出场时,是通过一部根据科尔人生历程改编的影片《小可爱》的电视画面。

第三次出场简直是猝不及防,是男主陪同未婚妻和准岳母逛家具店后,被远处黑胶唱片机所放的《你对我做了什么》所吸引,这首作品正是科尔•波特所创作的。

除此以外,还有电影《终极天将》中就有向名画《维纳斯的诞生》致敬的镜头:

大卫名画《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与《绝代艳后》电影画面:

《E.T.外星人》与米开朗基罗的《创造亚当》:

在影片中植入名画,有时是出于创作者对这幅画作的喜爱,以示致敬,有时则是一种对剧情的引导。

但无论何种缘由,能让观众有机会对这些惊世之作产生兴趣绝对算得上功德一件。

须知,绘画与电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两者不仅在构图和光影上有着相似性,在内容方面也存在着借鉴性。

某些情况下,诞生更早的绘画艺术可以在题材上为电影艺术提供灵感,从而使艺术家创作出更赋意味的电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