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悦游 2018-11-09 17:23

原标题:一号公路边,有一个喂马劈柴的世外桃源

当驶过一座简易的高架木门,这就意味着进入“Wild Tender Ranch“的地界。开得非常缓慢,确保时速20公里,这样这条没有铺设沥青的牧场小径才不会扬起灰尘。这里是北加州圣马特奥(San Mateo)县一个叫Pescadero的小镇,虽然离旧金山不过一小时车程,可是这里荒凉广阔的马场风情却恍若让你来到了大平原处的蒙大拿,只是这里朝西大约两公里外就是加州一号公路,公路之下,便是太平洋。

前往Wild Tender Ranch路上的加州1号沿海公路,可以每天早上骑车去海边看日出。

这条小道现在只有汽车驶过,而曾经,牧场的男主人瑞典人Anders用它作为跑道,将他的Cessna单引擎飞机径直从家里后院航向太平洋 。那恍然是他的前世,他曾是一个“Wing Walker”,也就是在飞翔的双翼飞机的翅膀上行走,这是一项让你体验肾上腺素飙升的极限运动。他在一次飞行中发现了这个藏在圣塔克鲁兹和半月湾间的梦想牧场, 2000年他们买下了它。

See the source image

牧场主人Anders和Montrese以及他们的女儿在本世纪初的时候。右图是Anders在高空的机翼行走

在这个牧场深处等待我们的是女主人Montrese,还有她20匹老弱病残的马,它们会怯生生地上来嗅你身上的味道;20来只活泼的鸡鸭,那些公鸡会喜欢你把它们抱在胸口;两头形影不离,总是把头凑在一起吃东西的骡子;两只不臭的,长着蓝色眼珠,肚腩肥厚的猪;一头长着好像狮子王头,看到你要帮它梳头就逃走的羊驼,和一头特别喜欢你给它梳头,并一边长流口水的草泥马。它们都是被遗弃的动物,现在成为了Montrese牧场的宝贝儿。

牧场女主人Montrese和她收养的宝贝们

我很难想象,这个脸上带着被太阳晒红的笑脸,戴着印第安风情首饰的52岁女子曾帮助Hotmail和Evite这些炙手可热的科技公司做过Launch Campaign。这位曾经的旧金山高科技公关公司CEO,现在正在努力协调这个人丁兴旺大家庭里狗和马的关系,她最头疼的是新来的小狗老是要去追逐那些老老垂矣的祖父级别的马。

那个一小时外的旧金山职场已经是上世纪末的前生, 20年前那个高强度的工作让她得病,而网络泡沫也及时破碎了,她几乎带着欣喜离开职场,过上了面向大海喂马劈柴的生活,她说那是她的童年梦想,拥有一个动物庄园,拯救那些老弱病残被遗弃的动物。

她一边抚摸着才捡来不久的阿拉斯加雪橇犬,一边说:“这些老马被收养以后,可以和精神有问题或者社交有障碍的人进行沟通和交流。这里是一个动物避难所,也是一个治愈的地方。‘They are giving back so much!’”当说到这里时, 牧场阳光透过草帽的缝隙,好像雪花一样洒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脸在熠熠闪光。

在牧场深处还有一辆房车和一顶Tipi帐篷。Montrese写下的方向指引是这样的:“在一个放着石像鬼的树墩处左转,向着大海的方向行驶,然后经过供着观音像的岔路口,在笑面佛树墩前稍左转,然后你就会看到Tipi帐篷的尖顶了!请在柴堆前停车。”

这种锥顶塔身的游牧帐篷最早是印第安原住民在北美大平原中使用,它有13根立柱支撑内里,外面通常还有两根柱子来撑帐篷顶上独特的排烟窗。当帐篷内需要烧火炉时,就把排烟窗打开。Tipi帐篷至今依然烙刻着印第安土著文化的遗产和传统。

Jessie是印第安Paitue部落人,他很认真说,“我不能把帐篷卖给你!昨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说这笔生意可能有问题。于是我打电话给我部落里的朋友,朋友说Tipi不能用在火人节!”

很快,6点15分左右,这里就要开始壮阔的日落, 牧场将会被滚上一层从海边轻柔飘来的粉黛色暮霭,如果侧耳倾听,你应该可以听到海浪扑打礁石的声音。

Pigeon Point 灯塔的朝霞以及Wild Tender Ranch和Tipi的暮光

踩着齐膝的稻黄色茂盛的野草,我走向那个已经铺好白色床单,插着干花,点满蜡烛的Tipi。Tipi前有一个露台,你可以一直看到加州中部海岸线上最高的那座灯塔:Pigeon Point 灯塔,它依然在为海岸往来的船只护航,如同它在1872年11月15日日落时第一次被点亮之时。

腰鼓形防风火炉里,篝火正旺,棉花糖将在那里被烤得肥肥囊囊的,然后被夹在姜汁饼干和黑巧克力间,放在口里它们就好像装了弹簧的奶油。

然后呢, 然后Tipi帐篷就慢慢地成为海天暮色间的的剪影,它好像孤独荒漠最后一个部落英雄,等待烽烟再起,等待老马嘶鸣,等待古道西风,等待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