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FAVOTELL 2018-11-09 10:32

原标题:“侘寂+蒂姆·波顿风”是什么操作? | FAVOTELL 生活

干净、克制、谨慎、古怪…他在作品里对材质的运用,就像蒂姆·波顿电影里对角色的设定,简单的外表下隐藏着迥异的小故事。

tables / 2010-2012

bangkiraï wood / polyester

2010年,Valentin Loellmann从艺术学校毕业后,开始钟情于独特的家具创作。

他在马斯特里赫特市中心的一座旧厂房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栖息地。在这里,他的思想、灵感和情感都得到了结晶,历经5年,个人工作室studiovalentinloellmann正式成立。

在这期间,Valentin Loellmann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该属“M.&Mme”了。

胶片质感的照片、颇有蒂姆·波顿风格的奇怪外形,Valentin Loellmann也许是出于对M&M的喜爱,动用清奇的脑回路,设计了一系列“牛奶夹心木质家具”。

long cabinets / 2011-2013

bangkiraï wood / polyester

可爱如同牛扎糖般白净的外层,包囊着深色的实木,显现出一种自然风干的流动状态。奶糖的醇厚甜美散发着“快来咬我一口”的魅力。

long cabinets / 2011-2013

bangkiraï wood / polyester

而木质的家具制品则如奶糖里的巧克力浆心,一层一层凝固在此,流露着独特的风味…(让人们的吃货本性暴露无疑)

dressoir /two door cabinets

bangkiraï wood / polyester

桌子、柜子的腿部设计别具匠心,它们有的拥有着传统的形状、有的则如达利的超现实雕塑一般,长着细长弯曲的脚。

仿佛你一觉睡醒,朦胧着眼睛看看它,又比昨天长高了一点,魔幻而复古。

drawer cabinets / polyester different hights

Valentin Loellmann作品背后的理念,是“好奇”,他的作品总是出于对各种各样事物的好奇。

cabinets /2013 - 2014

oak / coal / resin

他对材料好奇,便把材料当作生命有机体来对待。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他会把作品看作是孩子的“诞生”,再配上一套奇奇怪怪富有哲学思考的故事:

ladder / 2017

walnut / brass

“先是一条腿出现了,我的身体显示了它的形状,然后我站了起来,在生活的小巷中徘徊。我觉得自己是造物主记忆的一个提醒者,别被那稳定的姿势骗了!我的魅力和独特的性格,可以展开成一个动态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我的主人制定规则;在这个世界里,稳定是罕见的!我的出现隐藏了一个故事,它的叙事过程是由我的观众的想象力驱动的。换一个角度接近我,我将揭示自己的另一部分!跟随我形体的旋律,它们将带你进入一个美学与幻想相遇的世界,我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存在。

coffeetable / 2017

epoxy resin / patinated brass

一件超越了对设计实用理解的作品,展现了我线条的流畅性,我的形状自发逃避了产品设计的正式要求。在回忆和氛围中,我勇敢地面对了生产力的要求。我真正实现的目标是什么?这个问题不符合我多重的性格。我正在逐渐脱离任何“产品”的概念,奔向一个充满意象和人格化的未知目的地。”

cornerbench / 2017

copper / charred oak

从Valentin Loellmann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对材质的处理,的确是极具表现力的。很多的作品在创作时,都沿用了材料自己原有的形态和动向。

table / 2013-2014

oak / coal / resin

这或许就是定义中的“人格化”,包含了真实情绪和创作意图,使得作品背后的“故事”更加真实。

pedestral / 2014

charred hazelnut branches / oak

将厚重的黄铜结合木材变成优雅、轻盈的家居用品,是Valentin Loellmann最新的挑战项目。

cabinet / 2017

fumed walnut / brass

两种截然不同的材料,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感官上都有着鲜明的差异。把它们联系在一起、融合成一个整体,是一件费时的事。

table & stools / 2018 walnut

low bench / 2018 charred oak

但Valentin对细节的注重,以及想要使作品脱离“产品”的概念,让他从头到尾都是由手工制作的,这也令每一件作品都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desk / 2017 charred oak / brass

这位低调又古怪的boy,有着日本侘寂的内核,又有着蒂姆·波顿般独特的视角和表现手法。

他像是一个披着工匠外衣的梦想家,不断的寻求新的挑战,不停的研究、尝试、反思、再尝试。

无论身份是收藏家、设计师还是艺术家,他始终都在表达着过去与现在、自然与人为之间的平衡与互惠。

如此低调有风格的设计师和他古怪迷人的作品,你难道不想要pick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