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舞蹈中国 作者:曹瑜2018-11-08 14:48

原标题:舞蹈评论丨《春天的故事》—春天里的“故事”与“想象”

正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天津歌舞剧院特向祖国献礼。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光辉历史,用当代舞剧的方式探寻四十年中的点滴回忆,《春天的故事》应运而生。

由于笔者自身职业的特殊性,总是自然不自然的把更多视角集中在演员对于舞剧的诠释,关注剧的发展线索合理性、舞美以及音乐四个点展开。这一次,突破观察解读剧本和舞台表演的新探索,观察导演的艺术性想象和剧本的文学性相互之间渗透融合的关系。集中在两个小时内将一个复杂的内容聚焦在某一个事件的突破口,从中可见一斑。在聚焦中观察已知空间,展开无限的艺术创作可能性想象,探索舞台创作的未知空间。在视角转换中,记录自己感受的细枝末节。虽简单的几个关键词,但可以说明这些创作的手法技术带给人感官体验冲击最深刻的爆发点。

ad0d6b4e4ecc4e33a4fac38d0c5a7965

在观剧的转换中赋予了整体性艺术经验,经过了一周时间思考梳理,对感性的观测经验进行联系、归纳、分析、剥离,尝试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论述。

一、春天的三个“故事”和“一条线”——剧本深层结构排列的创新

整个舞剧四幕构成分为三个历史意义的事件,分别在三个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中展开。1、大包干,安徽凤阳作为文革后中国土地改革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首个成功试点。2、80年代年正式确立将深圳作为中国首个经济特区;3、1978年3月18日,北京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技术对农业大国的历史性突破贡献,为解决十四亿人吃饭问题,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改革开放的四十年间,三个独立发生的重大事件具有深刻的历史意义和价值。他们是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的举措和事件,确立这三个历史事件支撑舞剧结构展开,成为舞剧深层结构的内在根基。这是根基的第一层,第二层,是这三个故事的“线”。

紧紧围绕着三个故事的女主角,在不同的故事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形成了三个故事的“一条线索”。这个线索有两层含义。第一,她象征着祖国“母亲”。具象而言,在小岗村是“农村妞”,在深圳建设中是“建筑女工”,同时又是科学家的“爱妻”,这三重角色将三个故事串糖葫芦一般串成一条线,让独立的故事存在有了内在的情感和主题的根基——祖国母亲的爱。

观测舞剧,可以通过舞台艺术结构所产生的舞剧节奏,体察出剧本的冲突和深层结构对整体节奏产生的意义和价值。每一故事形成一幕,每一幕中都有在不同的时间、空间中展开。这是独立存在的。这种形式是横向选择历史时期中的典型事件,并未按照惯有的人物事件时间线发展展开,而是取其典型事件的故事性质、价值进行设计排列。纵向则是,这三个故事之间女主角“线索”贯穿形成内在联系,简单的说就是在同一问题(经济发展)层面,选择不同时空相同因素的主要事件,将其重新排列组合,并具有深层次的结构线索,这是剧本构成的当代创造性探索。在这里,可以简单的描述创造性思维的构成形式。创造性思维的最高级别形式中,有两种构成方式,第一种,是将一个事物挖掘新的因素,从而产生的创造。第二种,就是将已有的事物重新排列组合,构成新的意义和价值所产生的创新。而剧本当下的设计,属于第二种。

b352d4e27c3844838f1c91f0ea480e6b

因此,观剧者需要调整过往的观赏经验,将关注故事性情节发展转变为故事性质连接,对四幕之间的关系构成产生新的理解视角。这是对舞剧剧本生成与发展的一种探索。在幕和剧之间,探索出了一种新路径,重新排列组合相同性质意义的事件,赋予它新的价值和意义。这种幕和剧的结构关系是需要通过每一幕的事件来进行时空的转换,思维的联系转换,而非直接观察人物的情感发展,可以说,横向的事件和纵向的三幕时间中展开,构成了剧的矛盾冲突和深层结构。贯穿三个事件的相互关联性,选择了“母亲”作为主线,它是情感的主线,推动着舞剧的深层节奏向前行进。在每一幕的表达和剧的构成中,通过一个“女性角色”所展开了横向不同时间不同事件的剧情脉络和纵向的情感脉络。新的横纵向剧本设计,在当下的舞剧中开拓了一种新的排列方式,为当下的创作提供了一种可以尝试的新方法,创造了广阔的想象空间。

8a49231ea18b423f84d43e89d98508d2

如果用酿酒品酒来比喻舞剧深层节奏的话,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半都是酿酒的前期酿造过程,属于深层节奏的铺垫;第三幕从舞台上空撒稻子的瞬间到《希望的田野上》的欢腾,是意象生成的爆发点、转折点。这个转折点就好像在酿酒发酵后,打开酒被饮酒者品尝到的瞬间,它产生了现实意义与价值。

为什么这么说呢,从第一幕“惊蛰”开始,改革的浪潮伴随着历史的车轮不断演进推动。大包干是在文革后,中国首个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成功试点,预示中国农业经济、土地为核心的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开端。第二幕,“都市”。而改革开放的深圳经济特区,是78年改革开放后,首个经济特区。这个举措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使经济发展的新篇章。第三幕,“春天”。作为农业大国的民生根本,谷子粮食的产量成为了改变中国人的饭碗的根本。民以食为天,这是国家民生发展之功。从历史的事件和民众对改革开放的现实渴求来看,这个舞剧的深层节奏包含了心理节奏、结构节奏、舞段冲突节奏、事件的意义节奏,在这一个举国的重大事件表述中,它的意象生成,意义和价值随之应运而生。因此,我看它是整台剧意象生成的爆发点,转折点。

e19f34b36c0a4fc6b1af077a1e5abb20

真实情感虚意表达。土地、祖国、母亲、养育,是美酒的升华发酵。是对改革开放的歌颂,对祖国发展爱的表达,人类最崇高的感情。整个第四幕表达祖国“母亲”的大爱,编导用自己真实浓烈的情怀,运用诗意一般的虚、晕、染表达手法,贯穿了横向的历史事件、纵向的三幕演进。使这种爱的节奏不断地推向对中国发展具有历史重大意义的事件和情感中,在第四幕终于发酵而成迸发而出,如歌唱如咏诗一般,将所有的爱潜藏在鲜红的色彩中“晕”“染”,把整个舞剧爱的节奏散发地淋漓尽致,在母亲的大爱中升华。

二、从“抽象”到“混合”——创作手法的多元空间

这部剧由抽象的表达手法,在环境的设计上进行了大量地突破尝试。

首先,“混合”“开放式”的舞台表演空间是当代舞剧寻求新的表达方式的探索。去除侧幕条,所有演员的表演区域和准备区域融为一体,形成空间的融合。舞台不再是侧目条内的四方表演空间,将传统意义上的下场准备区域纳入表演空间,在舞蹈的设计上,上场与下场环节设计成为了舞台演出的一部分。就好像坐在观众席看到的是电视剧,或者电影的大幕,甚至就是深圳的城市琐碎,舞台侧目条内的各种道具作为生活场景、表演环境真实地存在,演员自如地活动在舞台中展现他们在剧中角色日常生活的状态。上下场的调度问题,全部运用灯光将限定表演区域。搬道具的上下场,将道具作为表现内容的部分,人为行动好像行为艺术,成为表现内容的一部分形成一体。宽银幕的视觉效果,“混合”开放式的多元空间被纳入观众的视线中。

关于舞台应用的创新,在观察以色列,美国、荷兰、德国等现代舞团的作品中多有大胆的尝试。有物理的性改变舞台空间,运用转盘设计舞台表演和运行方式。有用场景设计划分三个平面空间来设计表达三角爱情的人物关系。还有运用地胶和灯光进行划定表现区域等等。还有像皮娜,环境剧场的设计,满台都是泥土,咖啡屋的凳子和桌子。

舞台在这里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价值和意义,提供了一种宽银幕的视觉效果。带来空间的无限延伸感,使我们好像在抽象性的表达中隐约的想象抽象背后的具体的故事性,故事场景,这个是我非常欣赏的尝试。

938b5414711b4bd58c54799765ab9c3e

第二,灯光设计,“主客体”的混合应用塑造“不和谐”的抽象矛盾感。

灯光设计一直是幕后工作的主要内容。在这部舞剧中,首次大胆地将舞者站在舞台上打灯光作为表演的一部分。进行了灯光操作者的“主客体”身份转变。场景多次采用了演员直接自行拿灯箱打光,照射另一演员作为一种舞台表演。将视觉效果聚焦在某一点,使舞者表演从舞蹈抽象到生活动作,舞美动作,形成了特殊的抽象感。这种抽象是来自于舞台演员作为表演的一部分,又作为灯光照射者,

灯光的强度设计出了极强的矛盾冲突,夸张了舞台人物内心情感刻画,产生“不和谐”的矛盾感。其中有几次灯光处理直接从舞台表演区打向观众坐席区,光的强度达到刺眼,超出了我们常用的审美观念,观众感到了一种不舒服,瞬间感到不和谐、排斥心理,形成了表达的“抽象性”。“反和谐”的艺术手法挑战观众对观赏体验的和谐体验,貌似观众也成为了表演的一部分,将灯光作为舞者和观众连接的情感因素,在那个时刻和场景中,观众的瞬间感受也是舞台表演的一部分。形成了表演者和观众主客体的“混合体”。

2631bee7e99c4de5a78becb4d363e09c

第三,道具的“混合”与“统一”。

首先,大碗作为舞剧的主体道具在每一幕中具有不同的象征意义。作为小岗村的场景,聚焦在村子的某一个场所中。作为人民的饭碗,象征着农业大国的发展之路。在不同的环境中呈现出一碗多重意义。第二,第四幕上空的绸缎应用看到了舞美和舞蹈天然“融合”的独具匠心。大绸子飘荡在上空,将灯光色彩运用绸子转换了朦胧的效果,晕染一片。这与第四幕的主题祖国母亲孕育和谐一致,将爱的情话以虚化表达的方式形成独特的美感挥洒自如,塑造出崇高的艺术美感。其二,绸子在上空的飘荡运动物理效果,是由舞者的舞蹈动作运动的力自然的产生起落,形成物理的起落力效,与舞蹈祖国母亲情感晕染天然融为一体,体现出祖国母亲大爱的柔和、温暖、饱满的爱。这是一种“染”的手法。在舞剧将祖国母亲的大地情怀推向高潮的酝酿过程中,两次悬挂在上空的绸子掉下来的节奏时间设计的巧妙而触动心跳。绸缎自然产生的飘逸、膨胀,自然垂落和空气的饱满,在降落下来的时候盖住演员,画面好似一个巨大的怀抱拥抱着、孕育者大地的身体,构成了大爱的深情。让人为之动容,为之感动。

第四,音乐素材的情感“混合”与意象的“抽象”统一。

这部舞剧的音乐采用并不是惯有的音乐创作方法——音乐的主线索与多重音乐线索同步交响展开。而是使用了多种音效、声效、歌曲、交响乐等“混合”而成。目的在于表达经济发展中,人的异化“抽象”。这是一种大胆的尝试,消解了音乐主线,使音乐发挥特殊的音效效能助力舞剧表达“抽象”的意象。如心跳声音般的怪诞音效、如大合唱一样的《希望的田野》,又如舞段中音乐的交响多变风格,促使声音线条抽象化,产生了抽象统一的当代意象。

c0a9c0ed67cd4cc68dc47747d9d62709

第五,舞蹈语汇的“混合”。

现代舞语汇产生是人类在不断地思考哲学问题中产生的身体语言。人和世界的关系?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如何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感知世界?我们的身体和自然如何对话?我们如何解放身体等等。以展现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变化为主体的舞剧,建构舞蹈语汇是一件非常复杂又不容易的事情。舞蹈语汇和每一幕的表达内容契合度,是考量这个舞剧语汇探索的关键所在。

这部舞剧的第一幕,我们看到了以力量为主的身体意识带动所产生的语汇;第二幕则是机械化的步伐和僵硬的肢体意识产生的舞蹈语汇;第三幕融合了玛莎·葛莱姆地面技术、民间舞形象性语汇,大空间大开大合的空间性语汇等构成了意象转折点。第四幕则是情感带动产生的虚意表达方式的舞蹈语汇。四幕语汇的流变紧扣主体,在多元的环境中让身体转换形态和能量,释放出人在改革开放中心态的变化——渴望、迷失、回归。

三、从“零散”到“整体”—— 主体消解与多元的建构

现代舞剧的表达方式,是在寻求社会发展变化中不停对意识形态问题的发问中产生、构思、形成。零散、混合于主题的整体性而言,对于某一绝对性的风格和审美标准的消解,建构独立的语汇与表达方式,形成独立的意识形态,这是创作的一种进步。

我们究竟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讴歌改革开放四十年,在艺术形式与环境关系的探索中,当代性的艺术特质表达手法不断地让人产生新的思考。这正是舞剧的价值所在,如何建构改革开放这一命题的艺术样式,在当代表达手法创新的混合与时空转换中,我们品尝到了“新鲜”的血液。这些血液既饱含了创作者真实的情感和大爱,也糅合了多样化的“抽象”艺术形式样貌,这是对“当代性”本身的探索思考创举。为当今当代舞剧的建构,提供了全新的样本和思考方式。

16f83b2ee8bc4eb3a0b68478f7462a0f

从一引发思考二,从二引发思考三,伴随着改革开放的社会步伐大踏步地前进,舞剧多样化“抽象”艺术特质自然形成一种新的创作生态环境,这是“这个一”所将要引发的创作效应。《春天的故事》在思考四十年我们将要留住什么,留给后面的人什么的问题中显得又深远了一步,而“这一个”必将产生“很多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