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VISION青年视觉 作者:Lan de scape2018-11-06 15:56

原标题:让花园杂草丛生

NK (Syracuse Line-Up), 2014

83岁时,英国艺术家Rose Wylie才迎来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重要个展。这场2017年年末在伦敦肯辛顿花园里的蛇形画廊(SerpentineGallery)举办的展览名为Quack Quack——无从翻译,就像DaDa一样。“这个名字和公园有关,因为蛇形画廊也在公园里。我喜欢公园、花园、树。我记得小时候肯辛顿花园里的鸭子、流浪狗、战斗机和难民。它是个‘无礼’的名字,我喜欢无礼。它有自己的韵律,它有重复性,我喜欢重复。我在出租车里跟司机说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开始大笑,并开始重复这个名字,一边开车一边念。对我来说,它是个个令人开心的巧合,我喜欢巧合。”Rose Wylie说道,当时她正在工作室里,一头灰白的齐肩短发,凌乱地像一棵刚掉完叶子的秋树的树冠。

QUACK QUACK画册封面

Pink Skater (Will I Win, Will I Win) , 2015

Queen with Pansies (Dots), 2016.

Photograph: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London

Park Dogs and Air Raid, 2017 by Rose Wylie.

Photograph: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David Zwirner, London

A Musician From Margate, Seagulls, 2017

花园,是Rose Wylie生活中一个重要的存在。她的工作室位于肯特郡一个杂草丛生的花园,她出生并一直生活在那里,除了二战时短暂避难伦敦——就是在肯辛顿花园看狗和鸭子那段时间。事实上,那是一个17世纪的带花园的小农舍,她让它保持野蛮生长。“我很喜欢这个花园。我觉得让花园自生自灭比管理它要更好。我很多年没有修剪过了,当夏天草长得太茂盛时,我就踩踏一下。”花园以及里面的鸟兽,来往的行人和拜访者都是Rose Wylie的灵感来源。

ER & ET ,2011 Oil on canvas

Jack Goes Swimming (Jack), 2013

Ray’s Yellow Plane (Film Notes), 2013

Korean Children Singing, 2013, oil on Canvas

Rose Wylie的灵感是碎片式的。除了花园,散落在工作室地上的报纸里的一则新闻、一幅伊丽莎白一世的肖像,一部昆汀·塔伦蒂诺的电影,一场阿森纳和马刺的球赛,甚至是橄榄油标签都可以成为她的灵感源。她是一个随性的StoryTeller,用不为人知的线索将这些碎片拼接,有时她还会给画面附上简短的文本,画中的角色和情节往往是过滤后的记忆或被激发的记忆,所以画面经常是错落和跳跃的。Rose Wylie最近的一次个展名为“洛丽塔的小屋”,源于一系列以‘黄色女孩’为题的画作,触发点一位从她工作室门口经过的穿比基尼的少女。

Yellow Girls, 2017

Kill Bill (Film Notes)2007

Sitting on a Bench with Border (Film Notes)2008

Boy Meets Girl from Pompeii, 2015

oil on canvas

“我很喜欢大尺寸的作品,就像很早以前教堂里的装饰画一样,从天花板一直蔓延到到拱廊,再到门上。我一直认为那是一种特别合理的使用空间的方式,不管是画廊还是任何其他地方。我觉得这让我很兴奋,它让事物得以延展。”Rose Wylie说道,它的作品尺幅都较大,或者由几幅作品拼接而成,当人们站在作品面前时,就像置身教堂里的巨幅壁画前一样。

Playing Well, 2016

Oil on canvas

72 x 133 7/8 inches (183 x 340 cm)

Swimming with Cats (Blue Twink), 2002

Oil on canvas

72 x 196 inches (183 x 498 cm)

Black Painting; Horse, Bird, Cat, 2016

Oil on canvas in three (3) parts

Overall: 68 1/8 x 215 inches (173 x 546 cm)

Yellow Man & Liquer Bottle, 2017

Oil on canvas in two (2) parts

Overall: 72 x 135 inches (183 x 343 cm)

调皮、直率、偶尔严肃,Rose Wylie的创作令评论家们提到同样充满自发性、能量和自由的菲利普.加斯顿(Philip Guston,1913~1980)和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她似乎也长了一双和同样“粗糙”的手,如果哪里画错了,只会开心地把那里切掉,然后补上再继续画。但是,她还是有在意的事情。“它不应该和年龄、性别或者其它任何事有关。” Rose Wylie说道,“它只应该和一幅画作的质量有关。我希望我被人们知道,是因为作品本身是好的,而不是因为我老了,或者世风所趋老人应该受到欢迎。”

Rose Wyl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