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旅游

法兰西360 作者:巴黎行人2018-11-06 14:49

原标题:“没到过蒙玛特,就等于没到过巴黎!”:“蒙玛特共和国”是怎么回事?

上一世纪中叶有一位英国人曾象发现大秘密似地发现了为什么当时巴黎人很少出门旅行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他们有“蒙玛特”!因为那时全世界人的旅行无非就是去蒙玛特!......

与许多名胜地一样,蒙玛特也有各色各样的头衔或昵称。法国作家莱翁·都德(Léon Daudet)曾说蒙玛特是“巴黎中的巴黎”;思乡的外省人称它为“小村庄(village)”;缺乏想象力的人叫它“高地(Butte)”;稍夸张一点的人认为它不仅是“巴黎的精华”,而且是“人类的光荣”;但大凡上过蒙玛特高地的人都不会否认:“没到过蒙玛特,就等于没到过巴黎!”

857e29fba4444b82ac2889580badc30c

若把“共和国(République)”这个头衔按到巴黎的任何一个其它街区名上,总会令人觉得有这样或那样的不妥。但如将它和蒙玛特(Montmartre)放在一起,不知是因为那座凌驾于高地之上的罗马拜占庭风格的“圣心大教堂”(Sacré-Coeur)的缘故呢,还是由于那儿所发生过的太多太多的历史文学艺术故事,这“蒙玛特共和国”倒真还很象那么回事!(甚至真被有的网站列入了“共和国”清单!)。

上一世纪中叶有一位英国人曾象发现大秘密似地发现了为什么当时巴黎人很少出门旅行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他们有蒙玛特!

因为,那个时代全世界人的旅行无非就是去蒙玛特!

人家南美洲人、加拿大人、德国人和斯堪的纳维亚人,又是置行装,又是排队办签证,坐飞机,历尽千辛万苦,还不就是冲着蒙玛特这个地球上夜生活祖国的祖国而来,巴黎人又再何苦往别处跑?

有一位大作家曾说西方世界有四大堡垒:梵蒂冈、英国议会、德国总参谋部和法兰西学士院。他可忘了蒙玛特这第五个恐怕比其它四个更难以攻占的堡垒。

9696113ddb524f6fa377f2a1ed9effe8

与许多名胜地一样,蒙玛特也有各色各样的头衔或昵称。法国作家莱翁·都德(Léon Daudet)曾说蒙玛特是巴黎中的巴黎;思乡的外省人称它为“小村(village)”;缺乏想象力的人叫它“高地(Butte)”;稍夸张一点的人认为它不仅是巴黎的精华,而且是人类的光荣;但大凡上过蒙玛特高地的人都不会否认:没到过蒙玛特,就等于没到过巴黎。

在上世纪初巴黎还曾经是世界首都的那个年代,蒙玛特聚集了一大批来自世界各地并后来都发出耀眼星光的大艺术家,在那儿“改造生活”,重新创造艺术和语言。

蒙玛特“出身”的艺术家太多了,列举恐怕只是挂一漏万的企图;因此,还是简略地说:大凡19世纪末至20世纪有点名声的作家、诗人、艺术家,大概都一定曾当过一段时间的“蒙玛特共和国”公民。

c114e49d83ea4f529805577111fff298

说到“蒙玛特共和国”,还真有过一段蒙玛特“独立”的故事。

那是在1920年,当时聚集在蒙玛特的一帮艺术家矢志标新立异,独往独来;为了实行自我保护,有人提议成立蒙玛特自治市(Commune libre de Montmartre);这一建议立即获得艺术家们的响应,他们投票选举画家于勒·德巴基(Jules Depaquit)为第一任“市长”,并确定岱尔特广场为“自治区”首都。

e20b7b65833b4784acadb0da53025654

德巴基是个靠给报社画幽默插图为生的艺术家;过着干一周活,大吃大喝三周的有节奏生活。当上这艺术家们自封的“自治市”市长后,还真的来了劲,在一次“盛筵”(自治市的主要工作之一)豪饮后,声言要获得他治下的人民的独立,并使蒙玛特脱离法国国家......

6a58efee89d049748315919908b2bd7c

1921年5月7日,又一个“蒙玛特共和国”宣告“成立”。

那是一个由画家弗兰西斯克·布尔波(Francisque Poulbot)发起的慈善协会的名称;其宗旨是“在快乐中行善”(Faire le bien dans la joie),主要从事帮助当时生活在蒙玛特的贫困儿童的活动。

这两个具有悠久历史和浓烈的“蒙玛特”色彩的地方“建制”(社团协会)目前还继续存在,并已成为蒙玛特独特的民间特色景观。

00a09321fe8842bc9da3764f6fe6c874

对于一个老巴黎来说,真正的蒙玛特首先是一个夜总会和诗人聚居的地方;那儿的一切都会歌唱:乞丐会唱歌、看门人会唱歌、鸟儿、树儿、路灯都会唱歌。无论在洗衣房,还是在放高利贷者家里,凡对来人一律都以抒情歌声相迎。

蒙玛特的名声与一连串神奇的名字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如:毕加索和许多画家居住过的“洗衣船”(Bateau-Lavoir);雨果、左拉、瓦莱斯、都德等都曾是座上客的“黑猫(Chat noir)”咖啡馆,还有“死老鼠”(Rat mort)、“灵兔(Lapin agile)”夜总会、勒比克街(rueLepic),等等。

99f1b7d9fd474670bc2e49a93662f66d

岱尔特广场(Place du Tertre)如今是游客如云的景点;鳞次栉比的画家画架、露天咖啡座、小餐馆营造出一种特殊的“蒙玛特气氛”,既有放荡不羁的艺术个性,又有山城小镇的质朴清新,同时也不乏布尔乔亚的高雅之气。

这“蒙玛特气氛”不知迷住过多少名流和过往游客。据说,凡是欧洲有点名气的人,无论是哪个领域的,都会毫无例外地光顾这个小广场,并在那儿至少喝过一杯。

这个如今看来歌舞升平的地方,可也曾冒起过硝烟。1871年巴黎公社暴动就是始于这个广场。

蒙玛特有一种迷人的特殊魅力。

画家斯丹兰(Steinlen)当年是揣着一封别人写给一位只知住在“蒙玛特”的画家的推荐信“上了山”的。当马车夫好不容易在“烘饼磨坊(Moulin de la Galette)的门洞里找到那位画家时,斯丹兰却早已被蒙玛特高地的风光、色彩和氛围所迷住,便常住在那儿再也不肯“下山”。他后来被封为“蒙玛特公民”。

adf88e1ea31043f2ba66c9c2f9e5fccf

蒙玛特的那种神奇魅力还体现在不论是谁,只要在戈兰古尔(Caulaincourt)街或阿贝斯街(Abesses)有套住房,或曾去“作坊剧场(Théâtre de l'Atelier)”看过戏,或在“玛丽雅娜”餐厅或在格拉夫酒馆喝过酒,这一简单事实就足以把这个人改造成艺术家!或至少使他谈吐起来“象艺术家似的”!

蒙玛特共和国的传奇故事是如此之多,影响是如此之深,以致连在那儿从事商贩的“非艺术家”公民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语调、灵性以及明显充满神秘和优越感的目光。

这种气氛绝对需要体验才行。还是挑个晴天,去“蒙玛特共和国”闲逛吧,不然等于白来了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