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艺术商业 作者:邢玉龙2018-11-05 11:44

原标题:小众音乐的大众市场,有坑也有戏

1

什么是摇滚?

这个问题在华语文化艺术圈层已然盘踞了30余年,至今未有一个标准答案。大家只能从自身有限认知出发,为自己找一个自圆其说的解释。有人认为摇滚代表一种反叛精神,形式并不重要;而严格的音乐分类学家则认为摇滚是固执在某一类节奏、和声、表演方式的音乐门类,至于歌词表达了什么他们一点都不在乎;而在那些越来越具有国际视野的新新人类眼中,摇滚(Rock)和流行(Pop)、节奏布鲁斯(R&B)、嘻哈(Hip-Hop)、电子(Electronic)、乡村(Country)等并列为现代音乐的一部分。

是的,摇滚乐和流行音乐的并列关系越来越被音乐爱好者接受,曾几何时,两方受众水火不容、剑拔弩张的局面,在如今崔健、唐朝等第一批中国摇滚音乐人开始陆续庆祝出道30周年的日子里渐渐缓和下来。

2

2013 长江迷笛音音乐节 摄影:闫珉

时代在变,摇滚也在变。20世纪八九十年代,摇滚是比软绵绵流行歌更酷的新物种,伴着震天的鼓声、刺耳的失真吉他、咆哮的嘶吼,无聊、穷困、压抑、荷尔蒙无处释放的年轻人得以在逼仄、幽暗的地下演出场无所顾忌地摇摆、撞击,发泄情绪,摇滚乐是他们的出口。

进入新千年,国民经济水平提升,年轻人有越来越多的方式消磨时间,潮流世界里摇滚乐不再独一无二,网络游戏、进口大片、韩国偶像毫不留情地分流了潜在摇滚乐迷。地下音乐场景中不再只有昏暗逼仄的摇滚主题Livehouse,小清新民谣场地渐渐崛起,营业至凌晨三四点的电子乐Club也多起来,年轻人的口头语从“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变成“今天不蹦迪,明天变垃圾”。甚至有摇滚音乐人直言:“摇滚乐的演出方式早该变变了。”

3

2014 长江迷笛:左右乐队 摄影:李乐为

音乐节爆发式增长近10年

市场青睐年轻人,年轻人需要刺激、需要交流、需要多元体验,单一封闭的地下演出场所已经满足不了他们,所有这一切都在孕育着即将井喷的中国户外音乐节市场。

2000年5月,中国第一个音乐节“迷笛音乐节”在迷笛音乐学校校内诞生,最初的迷笛音乐节只是供学生交流切磋的大型聚会,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参加,甚至可以在现场免费畅饮赞助商提供的啤酒。当时迷笛学校周围打工者成群结队来音乐节喝啤酒喝到不醉不归的趣闻,是早期迷笛学生常常会谈起的。从校内音乐节起步,到今天依然茁壮的迷笛音乐节已经成为国内最坚实的音乐节品牌之一。

从第一届迷笛音乐节算起,音乐节这个物种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将近20年。但真正迎来爆发还要到2009年,当时以草莓音乐节为代表的新一代音乐节品牌开始崛起。据道略音乐产业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户外音乐节数量为44场,较上一年同比增长51.7%。当时在西安筹办第3届“张冠李戴”音乐节的双喜回忆道:“2009年下半年是中国音乐节市场爆发的开端,感觉乐队价格一下子就起来了!”

4

2014 长江迷笛 :夜晚的迷笛营 摄影:宇轩

综合道略音乐产业中心和音乐财经小鹿角中心的数据,2010~2017年中国音乐节数量分别为66场、69场、89场、121场、148场、110场、201场、269场,除了受上海外滩踩踏事件影响审批收紧的2015年,整个音乐节市场都是高歌猛进的状态。由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音乐产业促进工作委员会组织编写并发布的《2017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音乐节票房收入达到4.83亿元。

2018年,中国音乐节数量预计突破300场。

音乐节只是一桩看起来美好的生意

“是音乐节救了中国摇滚乐。”摩登天空音乐节项目经理双喜断言,“如果没有音乐节,国内摇滚乐队肯定不是现在这个状态。”几年间,双喜见证了无数摇滚乐队音乐节出场费十几二十倍地上涨,“在中国,音乐人很难通过版权拿到钱,摇滚音乐人又不能像明星那样做代言,演出费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音乐节的繁荣对摇滚乐队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不仅新乐队层出不穷,许多老乐队也纷纷重整旗鼓,在音乐节亮相捞金。

5

2015 太湖迷笛:乐迷泥地冲浪 摄影:吕冉

但是,这样急速发展的音乐节是否是良性的?双喜在心里打了个问号。“虽然现在音乐节看起来很热闹,但如果没有政府扶持和品牌赞助,真正赚钱的没有几个。”

第一,音乐节制作成本急速上涨。10年间,音乐节门票只涨了5~6倍,艺人成本涨了20倍,已经完全不成比例。“2008年我做一个两天的音乐节,艺人成本只要13万元,原样复制到今天我可能需要300万元。”双喜感叹,再加上灯光、音响、场租、海外艺人等价格的上涨,现在做一场音乐节的成本和10年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观众对音乐节阵容变得越来越挑剔。“以前音乐节很少,许多乐迷遇见音乐节就会去,现在每年几百个音乐节,观众会对比阵容有选择地去。10年前单日我们可以很轻松卖掉8000张票,现在却没那么容易。”双喜分析。

6

2018 北京草莓音乐节现场 摄影:莫四

第三,国内头部艺人资源严重缺失。“中国100个音乐节里可能90个在请朴树,50个在请痛仰和谢天笑。这导致了他们的出场费居高不下,另外,也导致国内音乐节阵容大面积雷同。”双喜说。

第四,音乐节从业者专业度有待提高。音乐节市场的繁荣导致谁都想分一杯羹,音乐公司、政府、景区等都在做,但是有专业知识的从业者并没有那么多,大家互相抄袭模仿,很难保证音乐节质量。

“音乐节多了其实是好事,关键是质量要提上去。”双喜总结道。

7

2018北京草莓音乐节现场

未来可期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音乐节产业能够10多年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即使不赚钱也不妨碍投资者对其兴致盎然,说明这个行业还是有潜力的。

经过10多年的快速发展、优胜劣汰,整个音乐节行业正在往专业化、精细化方向发展。音乐节品牌开始有意塑造自己在乐迷心中的形象,打差异化,强调辨识度。迷笛音乐节是摇滚铁托的理想之选,草莓音乐节年轻、浪漫的形象深入人心,简单生活音乐节是文青和秩序爱好者的天堂。为了提升品牌形象,音乐节也开始频繁重金邀请国际重量级艺人参加,即便他们在国内受众极少。

除了综合性音乐节,垂直化、类型化音乐节的出现也是行业一大趋势。根据小鹿角智库的统计,2017年中国电子音乐节的数量达到了49个,占比接近20%。从各种信号中,从业者和投资者嗅到越来越多的机会,瓜州民谣音乐节、百威风暴电子音乐节连续多年成功举办,也是一种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