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有染 2018-11-01 16:13

原标题:艺闻·北京·《花界人间》|一场早已流传许久的爱情故事

鹅毛御腊缝山罽, 鸡骨占年拜水神。

——柳宗元

充满了浪漫想象的大型原创舞剧《花界人间》将于10月29、30日登陆北京保利剧院,之后将在12月28日、29、31日在广西文化艺术中心演出,作为广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献礼作品。该舞剧历时两年筹办,以花神信仰作为主题,既充满壮族地域的特色,又在立意上另辟蹊径,终于要在万众瞩目下上演。

《花界人间》汇集了国内一线主创团队,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编剧冯双白担任编剧,由中国歌剧舞剧院国家一级编导佟睿睿担任总导演,演员主要班底由广西演艺集团歌舞剧院舞蹈团担任。

壮族是中国人口最多的一个少数民族,民族语言为壮语,属汉藏语系壮侗语族壮傣语支。他们有众多的传统节日,由于开发较晚许多地方还保留着原始的风貌,十分具有民族性。

壮族在农历三月三举行歌圩节,人们除蒸五色糯米饭和红鸡蛋以纪念祖先招待亲友外,主要是举行“歌圩”活动。盛装的男女青年对唱终日,以歌代言,选择对象,会见情人,可见其民族能歌善舞。

壮族的花神传说是一种民间信仰,而民间信仰又被称为是具有民族特色的宗教信仰,它拥有神秘的力量,不断被人们所研究。

它的地域和民俗等神秘性赋予了它得天独厚的优势,如天坑蜘蛛的传说,花神育人的传说等,《花界人间》就是以壮族的传统文化为背景创作的舞剧。

在壮族著名的姆六甲神话中,创世女神生于花中,花的一生就是人的一生,花有红有白,姆六甲管理花山,给人类送红花生女孩,送白花生男孩,当人去世后,便回归花山还原为花,生于花死为花,实在浪漫。该舞剧以花界作为创作基础,加之人间的七情六欲进一步深化主题,直击人心。

该舞剧在达棉和布壮这两位主要人物之外,借鉴天坑蜘蛛的传说,设置了幽灵蜘蛛这一角色。

剧中,达棉在幽灵蜘蛛迷惑下被欲望控制,但最终战胜自己魂归花界;布壮不离不弃,坚持以爱的陪伴与守护,激起达棉内心的大善,帮助她积累强大的内心力量;幽灵蜘蛛既独立存在,又以欲望(达棉强烈的占有欲)的外化形式出现,从觊觎人间进而生出妒忌报复之心。

三个角色在现实空间和想象空间中展开互动,感受爱的力量,欲的控制,以及克欲向善的洗礼,演绎了一个寓意深刻的感人故事。

在该剧开始排练之前主创团队来到广西的田野山村采风,力求通过本地人寻求最原始的壮族文化,为了更好的把握壮族民间特色,佟睿睿导演带着团队一路火车汽车辗转,几经奔驰在悬崖峭壁的盘山公路,在千米海拔的乐业,俯视并下探到世界最大的天坑群最深处。

在该舞剧中主要是选取了打谷、打砻、祭祀、献药四个大场景,表达人们乡亲邻里之间和谐美好的浓浓乡情以及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弘扬了主旋律,传播了新思想,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采访的过程中得知,当地的舞蹈演员在没有优越的师资力量的情况下非常珍惜此次的机会,在每一次的排练中都十分积极,面对每一个稍有问题的动作都会反复的练习。此次的舞蹈动作有许多的地面动作,有时即使是演员膝盖受伤依旧十分努力的练习。

舞蹈最重要的是不仅要能够通过肢体动作表达情感,而且还要有完整的情绪变化,以达到触动人心的目的,正如佟导所说:

“舞蹈不是在动作层面,是在文化层面。文化层面没办法理解和深入是做不好作品的。“

你好像看似那样简单的舞段,它背后需要有众多可以支撑的理由才可以出现,而不是想当然或者看过就做了。这就需要演员有丰富的舞台经验与生活经验,能够体会到故事中所传达出的情感,从无到有,是创造最宝贵或者是最困难的地方,也就是最有吸引力的部分,而不是从有到好。

可是什么叫从无到有,民族民间舞,这个民族经历了如此久远的历史,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面貌。那怎么从无到有,观念上是什么样的。导演首先觉得创作民族舞如果在这个时间开始,适逢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在这个时间节点做民族民间题材,具有当代审美、当代性质是非常重要的。

《花界人间》此次在艺术创作上致力于寻找民族民间舞原动力,舞蹈语汇的运用既尊重传统又在继承中创造,通过回归身体最本质的原生语汇,深入挖掘壮族民间舞蹈最初的本源,又能够根据每个人物不同的角色定位,深入人物内心世界。

高度还原的舞台让演员身临其境的感受角色的内心世界,给演员最大的发挥空间,让演员最自然的表现角色情感,具有强烈的现场感。此外该舞剧还动用了壮族的乐器,舞蹈,壁画,壮歌以及具有民族特色坡芽歌书,具有无穷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