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每年,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都会举办“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都会提交他们拍摄的野生动物照片。

2018年,来自荷兰的摄影师Marsel van Oosten,凭借作品《The Golden Couple》,在95个国家的摄影师提交的超过45000张照片中脱颖而出,赢得了年度大奖。在接受采访时,Oosten告诉记者,他非常高兴自己可以拍到这张特别的照片,很多人还不知道这种濒临灭绝的物种,而我们应该将它告诉所有的人。

11

《The Golden Couple》,Marsel van Oosten,荷兰

秦岭金丝猴是中国国家一级珍稀保护动物,它们浑身长着金色毛发,面部呈淡蓝色,厚厚的嘴巴凸起上翘,颇具贵族气质。大赛评委之一Rosamund Kidman Cox给予了这件摄影作品高度的评价,认为它是一幅”值得挂在任何一家画廊里“的艺术品。并表示,作品不仅体现了自然之美,更是在提醒人类要关爱并珍稀大自然里的一切生命。

部分获奖作品

The Midnight Passage》,Vegard Lødøen,挪威(Norway)

1

马鹿,仅次于驼鹿的大型鹿类,因为体形似骏马而得名,身体呈深褐色,背部及两侧有一些白色斑点。雄性有角,可以长到1米以上,重量可达5公斤。每年冬天结束时,它们会脱去鹿角,而当春天来临时,又会重新长出,并被一种柔软的如天鹅绒般的覆盖物所保护。

摄影师Vegard也是经过多年的搜寻才找到机会,在河边捕捉到了这只骄傲的马鹿,让自己美梦成真。

Smoke Bath》,Tom Kennedy,爱尔兰(Ireland)

2

秃鼻乌鸦是一种非常聪明的生物,“吸烟”可能是一种习惯,而不是本能。因为烟雾能够帮助它们熏蒸羽毛,并去掉那些具有刺激性的寄生虫,如虱子、螨虫和蜱类等等。

摄影师Tom无意间从客厅的窗户瞥见了那只秃鼻乌鸦,于是他抓住机会,迅速地拍下了这张照片。

Elephants At Twilight By Frans Lanting》,Frans Lanti,荷兰(Netherlands)

3

摄影师Frans Lanti在博茨瓦纳(Botswana)旱季的一个晚上,捕捉到了黄昏时象群聚集在河边的倒影。当时,一轮满月悬挂在粉红色的天空中,壮观的非洲(Africa)南部荒野所显示出来的原始气质给Frans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Pipe Owls》,Arshdeep Singh,印度(India)

4

斑点猫头鹰通常在树洞里筑巢,雌性会在那里产5个卵。虽然在旁遮普(Punjab)很常见,但这些小鸟只在夜间活动,白天却很少见到。因该地区广泛砍伐森林,使得动物们渐渐失去了固有的家园,作品中的这对斑点猫头鹰——左边较大的为雌性,只好选择城市筑巢工地来繁殖后代。

摄影师Arshdeep正是和父亲开车穿过城市时,瞥见一只斑点猫头鹰消失在废旧的水管里。Arshdeep立即停车,将影像记录了下来。

Cool Cat》,Isak Pretorius,南非(South Africa)

5

狮子,世界上唯一一种雌雄两态的猫科动物。由于相比于自身庞大身躯的较小心脏,狮子缺乏长途追击的耐力,仅冲刺一段路程后便筋疲力尽了。所以,每次猎捕之后,它们都会用很长的时间进行休息。随着地球环境的不断恶化,水源逐渐减少,干旱的情况时有发生。虽然狮子可以从猎物和植物中获取一定的水分,但仍不可避免狮子的数量正在显著减少。

摄影师Isak经常关注赞比亚(Zambia)的野生动物,喜欢用镜头创造具有影响力的照片,而这件作品恰恰将Isak想要表达的东西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City Fisher》,Felix Heintzenberg,德国/瑞典(Germany / Sweden)

6

下水道出口管口生锈的金属杆是翠鸟们最喜欢的栖息地,在那里它们可以看到河里的鱼。摄影师Felix经过多次实地探访和研究,发现了彩色场景的摄影潜力。于是,他用柔和的闪光灯在黑暗的开口处捕捉到了这只特别的翠鸟。

翠鸟,作为一名“优秀的捕鱼猎人”,好的水质才会充分展示出它们高超的技能。当栖息地的水源渐渐受到污染物的侵扰时,这些翠鸟便来到城市,寻找它们新的觅食之所。

《Ahead In The Game》,Nicholas Dyer,英国(UK)

7

面临着生存窘境的野生动物非洲野狗,也被称为彩绘狼,以捕食羚羊和瞪羚而闻名。它的主要猎物还可以包括更小的动物,如狒狒。

摄影师Nicholas徒步追踪着这群非洲野狗,看着这对小野狗用食用过的狒狒的残骸作为“玩具”开心地玩耍着。Nicholas既为成为野狗早餐的狒狒感到难过,又为“不更事”的小野狗无忧无虑的生活感到开心,这种亦喜亦忧强烈地困扰着Nicholas。

Kuhirwa Mourns Her Baby》,Ricardo Núñez Montero,西班牙(Spain)

8

KuurWar是一只年轻的雌性大猩猩,它的孩子刚刚出生不久便停止了呼吸。起初,它不停地梳理着小猩猩的毛发,像其他母亲一样背着它、搂抱着它,不愿放弃它死去的孩子。

很多动物都像KuurWar一样,用自己特有的方式来表达悲伤。如大象会用鼻子抚摸死去家庭成员的尸骨;海豚驮浮起死去同伴的尸体,不忍让它沉入海底,……

正是如此,Ricardo将镜头聚焦在了KuurWar的脸上,而不是身体上。

Argentine Quickstep》,Darío Podestá,阿根廷(Argentina)

9

摄影师Darío被一只“脆弱”的,正在追赶父母的小鸡迷住了。这只两带犁雏鸡刚刚出生不久,但是它已经可以离开巢穴,依靠它修长的两条腿躲避危险的食肉动物了。而四到五周后,它便会长得足够大,不再依靠父母的照顾,独自“闯天下”了。

Darío艰难地爬过一片盐田之后,把镜头对准了小鸡身上的斑点绒毛。在盐田和天空形成的充满了戏剧性的背景中,将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定格在了画框里。

A Bear On The Edge》,Sergey Gorshkov,俄罗斯(Russia)

10

一只孤独的北极熊,正在沿着冰川稳步前行。摄影师Sergey用强烈的对比,将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Franz Josef Land)的寒冷和极地标志性动物的脆弱很好地表现了出来。

俄罗斯(Russia)北极国家公园(Arctic National Park)已经扩大到包括包括191个无人居住的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Franz Josef Land)。由于缺乏准确的数据,研究人员还不能充分地了解气候变化对这里的影响。

(文中图片来源:Natural History Museum)

来源:demilked.com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网站页面设计、版式编排、软件等,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jingxin@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