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宝龙美术馆 作者: 乔智华2018-10-31 14:47

原标题: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

在谷文达创作于1983年的几幅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位艺术家进行创新的企图。作品无一例外地将中国古代文化的某种精神以及典型的象征物,与一些西方油画的语言方式甚至超现实主义的手法结合在一起,笔墨的渲染和怪诞形体的组合形成了一种混沌荒诞的意境。

▲参展艺术家谷文达,第壹届大众当代艺术日,《基因与蜕变》,广东佛山,2016年,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参展艺术家谷文达,第壹届大众当代艺术日,《基因与蜕变》,广东佛山,2016年

谷文达1955年出生于上海,24岁考入浙江美术学院 ( 今中国美术学院 ) 国画系,毕业后在那任教7年。

▲《太极图》,纸上水墨,140×700cm,1983年 ,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太极图》,纸上水墨,140×700cm,1983年 

 ▲《世界文明史》,布面油画,177.5x94cm,1983年,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世界文明史》,布面油画,177.5x94cm,1983年

20世纪80年代早期,艺术家用错位、肢解的书法文字做水墨画,借此挑战正统体制。谷文达以充满破坏力的肢解文字和具有改造精神的实验水墨画迅速蹿红,并成为当时的领军人物。在他创作于1983年的几幅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位艺术家进行创新的企图。作品无一例外地将中国古代文化的某种精神以及典型的象征物,与一些西方油画的语言方式甚至超现实主义的手法结合在一起,笔墨的渲染和怪诞形体的组合形成了一种混沌荒诞的意境。

▲《图腾与禁忌的现代意义(遗失的王朝系列)》,宣纸,墨,木板装裱,274.5×540cm,1984-

▲《图腾与禁忌的现代意义(遗失的王朝系列)》,宣纸,墨,木板装裱,274.5×540cm,1984-1985年

▲《遗失的王朝:我批阅叁男叁女书写的静字》,墨、宣纸、纸背梗绢边装裱立轴,水墨行为艺术,180×29

▲《遗失的王朝:我批阅叁男叁女书写的静字》,墨、宣纸、纸背梗绢边装裱立轴,水墨行为艺术,180×291cm,1985年

尺寸巨大的《太极图》是这种努力的代表作。长7米,高1.4米的大幅画面上,各种超现实的造型给人带来一种达利式的迷幻感。《战争的恐怖》虽然没有在形象和画面构成上唤起我们对达利的《国内战争的恐怖》的联想,但他荒诞的笔墨意象所激起的一种恐怖感和不安全感,却与那位西班牙画家对自己国家内战的恐怖星描绘有很多相似之处。其中《文明史》以一种达利式的荒诞想象将西方十字架和中国的文字,以及另外一些文化象征物组合在画面中,以几乎直白的方式来说教艺术家对“文明史”的理解。这种理解大概与艺术家在这个时期大量阅读的书籍有关。当然在这幅对文明发展史的形象演绎的作品中,达利等西方艺术家的语言方式的影响也十分明显,并不亚于那种宇宙观及哲学观层次上的尼采或中国阴阳学的影响。

▲《伪篆书临摹本式 (遗失的王朝系列 a#1-a#50 )》,宣纸、墨、纸本装裱,破墨书画装置艺术,

▲《伪篆书临摹本式 (遗失的王朝系列 a#1-a#50 )》,宣纸、墨、纸本装裱,破墨书画装置艺术,24×36英寸(每幅均相同尺寸),1983-1986年

▲《静则生灵》,水墨与编织装置艺术,墨、宣纸、丝绸、棉、竹、漆等,500×800×80cm,1985

▲《静则生灵》,水墨与编织装置艺术,墨、宣纸、丝绸、棉、竹、漆等,500×800×80cm,1985年,参加瑞士洛桑第13届国际壁挂双年展  

1985年艺术家开始探索文学语义、书法美学以及文人山水画融合的可能性,1986年以后则完全转向了装置和观念艺术。同年6月份,谷文达在陕西杨凌举办了自己的个人艺术展,展览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他的中国写意画和书法,被称为“公展”。这些书法与写意画大概是艺术家为自己的另一部分作品能够展出而作出的某种让步——这是一些国内中国画界认可的运用传统方式创作的作品。但是,引人注目的是另一部分被称为“内部观摩展”中展出的作品。关于这部分展品,《中国美术报》1986年第33期第2版发表了一篇短文,文章作者作了如下的描述:

进入展厅,看到的是水墨乱晕,文字倾斜,行草书法与排笔黑体字的正反错位,远离现实的“精神”“时空”,歪曲地模拟“宗教”,让人沉醉在朦胧的氛围之中,有人比喻为“一个神经病患者的葬礼 !”至少它与人们观看展览的经验有些距离吧!

▲ 每块碑110×190×20cm、重1.3吨,1993-2005年,展于何香凝美术馆oc

▲ 每块碑110×190×20cm、重1.3吨,1993-2005年,展于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

这些作为谷文达艺术创作的源头,开启了他艺术的生涯。同时也作为他艺术创作的母体,在之后的艺术创作中不断在其中汲取营养。

▲《简词典·农历年的故事》,泼墨书画,墨、丝网印刷、宣纸、白梗绢传统装潢,长卷59.2x96.5cm

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简词典·农历年的故事》,泼墨书画,墨、丝网印刷、宣纸、白梗绢传统装潢,长卷59.2x96.5cm,2014年

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天象》,碑林陆系-a,中国临沂,2014年,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天象》,碑林陆系-a,中国临沂,2014年

到20世纪90年代,谷文达用曹素功墨厂试验成功的以中国人的头发粉创制的墨汁和墨块,创作了两件与水墨有关的艺术的装置《墨“炼金”术》和《纸“炼金”术》,开启直接研究物质世界的大门。谷文达在他标志性的“生物材料”基础上,进一步探讨“生物水墨”,接着他又创作了“唐诗后著”碑林叁系、“简词典”、“天象”碑林系等系列作品。正如策展人黄专所认为的那样,“生物水墨”实验使谷文达的水墨艺术实验由一种文化叛逆转变成为一种文化认同和文化乌托邦。 

艺术家也完成了从出走到回归的轮回。

PowerLong 看 | 艺术史:40×40——参展艺术家谷文达,艺术史,Power,谷文达,Long,水墨,宣纸,书法,装置,王朝,生物

展览:《艺术史:40×40——从四十位艺术家看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

时间:2018年11月9日-2019年3月3日

地点:上海宝龙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