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吕澎2018-10-26 09:54

原标题:吕澎:我的老师范景中……

1

▲ 《美术译丛》书影

1985年的夏天,我从泸沽湖回到成都,在办公室的桌上有一封信,打开看是范景中老师写的:

我是浙江美术学院的范景中,路过成都……

彼时,我已经尝试着翻译西方美术史并投稿《美术译丛》,范老师是《美术译丛》的编辑,所以,我对范老师的名字非常熟悉,知道他是西方美术史领域的专家。很多年后的2000年,他是我的博士学位学习的导师。这个时候的范景中先生,已经是声名遐迩的美术史学问大家。

2

▲ 范景中

在中国的美术学院,史论系或以后改名的人文艺术学院,中西方美术史是基础课程,在1978年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美术史课程的内容与知识范围没有明显的变化。大多数老师根据有限的教材讲授中西美术的历史,除了少数一些老师(这样的老师在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要多一些)在专题和讲授范围上有所自由发挥,总的说来,在艺术史这门知识的传授领域没有什么动听的传说和故事。

3

▲ 《艺术的故事》书影

然而,1987年,我从书店里买到了范景中老师和另一位老师翻译的《艺术发展史》,这是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第一个中文版本,在美术史书籍稀少的年月,这样的书对学习艺术史的人有非常大的帮助。事实上,

范景中先生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携一批志同道合的学术伙伴,翻译了以瓦尔堡学派为核心的大批西方美术史经典著作,第一次完整地将美术史的学科高度和面貌呈现给中国同行,对中国的美术史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万木春)

4

▲ 阿比•瓦尔堡

作为精神史的艺术史涉及到多种学科,这是基于不同时代的艺术总是复杂的因素对从事艺术工作的人的心与大脑的作用产生的结果,这意味着艺术史不能简单的是“形式”与“风格”的历史,也是涉及到赞助、考古、科学、哲学以及多种人文思想观念作用的历史,学生不仅要了解希腊雕塑的形式特征,更要知道导致大量希腊雕塑之为什么如此的历史原因。

5

▲ 神龙本《兰亭序》,北京故宫博物院

在一次讲座上,范老师讲解了为什么《兰亭序》会如此地重要?他提醒学生:

推动美术史进步的,除了美术史家,还有帝王。在唐太宗那,一个皇帝可以把王羲之当做‘书圣’来对待和推崇。并且亲自为王羲之写正史,做传记,称王羲之的书法为‘凤翥龙蟠’。那么到了宋代,就是宋徽宗。宋徽宗自己也画画,也写书法、办画院。他自己对于画画的如此溺爱,以至于大家认为他昏庸无能以至于亡国。第三位帝王就是乾隆。

6

▲ 科西莫三世·德·美第奇

这样的情况当然容易让我们联想到文艺复兴时期的美第奇家族对艺术的赞助和支持。换句话说,对美术史的学习,远远不能够限于风格、语言或者形式的分析,各种不同学科的知识都可以成为我们学习和研究美术史的工具和路径。而这样的知识传播和方法论的演绎,都在范景中先生的翻译、讲授和写作中贯穿始终。因此,范老师对学生们的影响是综合而细腻的:一方面,他的学术工作扩大并完整地勾勒出美术史的知识系统,使中国的美术学院以及研究领域有了更为充分的美术史观念与文献;另一方面,他的艺术史观又细雨润无声地影响着学习美术史的人对人类精神世界的复杂性富于人文知识结构的认识,进而,对人有了更为全面的认识。这样的美术史,归根结底是对人类自身的一种综合和具有无限扩展力的理解和认识。

7

▲ 《理想与偶像》书影

范景中先生在美术史的讲授中,总是在广征博引的同时,给出一些最为具体而普通的范例,以便于与大家一道去探索艺术的奥秘,例如他坦率地与我们共同探讨:

如果说美术史在人文学科当中占什么重要地位的话,它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不能给出一个回答,甚至连一个闪烁其词的答案也没有,只是能给出一些片片断断的线索。因此我在想,近代的大学者们,他们在面对美术史时会给出什么想法,由此我想起了梁启超。梁启超建议几个人来做美术史的研究,其中一位(余绍宋先生)受他的建议写了《书画书录解题》,这是我们现在研究中国画史所离不开的一本工具书。他本人是学法律出身的,但他最被人所记住的是他在美术史上的著作。

8

▲ 范景中手稿

9

▲ 范景中与吕澎在银川,2014

的确,没有比启发性地提问更具有知识的纵深与扩展的可能性,而从任何一个角度去了解和看待一个被称之为“艺术品”的对象,都有可能唤起我们对人类知识和对艺术精神的领悟。范景中老师的课程具有这样的魅力:引导我们在倾听中思考,在思考中理解,在理解中沉浸。有了这样的心路历程,我们就有了对艺术的真正理解,而这正是人生的意义。

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也是一个可以通过倾听艺术而净化心灵的时代。倾听范景中先生的西方艺术史课程,将洗涤我们的心灵。

凤凰艺术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