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时尚

MarvinsV马文潮牌 2018-10-25 16:56

原标题:做旧拼接这种日式品牌在十几年前烂梗还能玩多久?

老梗:大多数款式不是对襟道袍样子,就是东方风味十足的 Kimono 样式设计;衣身一定是由各种面料拼接而成;一定会印上些奇奇怪怪的涂鸦印花。

说到这里,我故意没有配 Reserve Boys 的图片,留给诸位脑补的空间:当你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读完列举的这几点之后,你马上想到的是什么?

让我来帮你推测一下:脑海中会不会马上蹦出 Kapital 的那些 Boro 单品?

又或是 FDMTL 的模样?

或者是最近异常低调的 visvim 大爷这样?

再不然… 是像 Greg Lauren 的贫穷贵公子?

又或者,说不定跟 Junya Watanabe 也差不多?

所以上面这些猜测到底 “对” 还是 “不对”?算了,还是你们自己看看对比下吧。

Reserve Boys 出品

哦,是的了,Reserve Boys 就是在玩那些日式 “烂梗”:Boro、Sashiko、Indigo… 全都是被日本品牌在十几年前就玩烂的,可能放在两年前大家还觉着新鲜,放到现在,可完全提不起兴趣,因为大家看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甚至不仅在成衣外貌上,就连… “我们在开始创作的时候就想要对时装产业有一些改变,让大家知道原来被自己浪费的也能被做成很棒的东西。” 创作动机的说辞也是 “毫无新意”...

当然,在继续说下去之前,还是按照惯例,快速简单地介绍一下 Reserve Boys。

说是 Reserve Boys,但人家的名字其实叫做 “Atelier Reservé”,是个从阿姆斯特丹走出来的品牌。网上有关他们的资料也不太多,无非就是在说:

左 / Deyrinio Fraenk;右 / Alljan Moehamad

“Atelier Reservé 这牌子是由艺术家 Alljan Moehamad(a.k.a. Skulljan)和设计师 Deyrinio Fraenk 共同打造的,主打利用废旧或二手面料创作夹克。”

《Grind》曾讲过他们,不过都是在讲和 Denham 的合作

《Ocean》也曾报导过

Reserve Boys × Denham

那会儿 Skulljan 就已经与 Denham 展开过合作,为 Denham 创作了一系列骷髅样式的花纹。此番二者再度携手,也算是延续了 8 年前的那段渊源。

如果你留意一下 Reserve Boys 的出品,你会发现 Reserve Boys 的不同之处不仅仅是在整体感觉上,更是在…

每件衣服的这些印花上。而这些花纹正是出自刚才提及的创始人之一 Skulljan 之手。多年前作为自由摄影师出道的 Skulljan,最终在涂鸦上找到了自我:不用草稿信手拈来,随着笔尖释放出一幅幅天马行空的幻景,或奇珍异兽、或曼妙胴体、或张狂、或低调… 风格鲜明。

而由于这些手绘元素,Reserve Boys 倒也真是应了他们在 Instagram 上的签名 “唯一無二”:每件单品都是仅此一件,让人有些心动。

如果你再仔细瞧瞧,不仅是刚才那些印花有趣,你会发现其实他们每件衣服都是耐看的,并且不会有那种很腻的感觉,小心思很多,细节也丰富:

你也会有很多疑惑:为什么衣片的拼接要这么分割不会增加成本吗?这个版型还真的有点好看是怎么想到的?自己穿上会是什么样子?…

“日本做寿司的职人在制作时,他会向你展示他 ‘创作’ 的过程:食材是如何从原本的样子变成寿司的。这对于我们的创作来说也是一个道理。” 两位创始人在早前和 Denham 于东京的 Pop-Up 中这么描述自己的创作过程.

而面对目前品牌 “不太有存在感” 的情况,Reserve Boys 创始人倒也看得挺开:“我知道品牌最重要的还是认知度,但如果你想要被更多人认可,你只有更加努力去创作,保持初心做你自己。而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不过是一种表达自我、去向世人传递自己观念的方式而已。”

当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前几天 Reserve Boys 才和 Barneys New York Tokyo 一起搞了活动.在看了 Reserve Boys 的设计、听了他们的观点之后,突然就意识到:Reserve Boys 只不过是刚好撞上了 “时代的烂梗”,而且可能无所谓烂梗,只有会不会用而已。

以初心创作,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能养活自己,也不失为一件美事,保持本心,烂梗不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