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中国美术报 作者:沈华清2018-10-25 14:21

原标题:设计不是价值欺骗 设计师需有“断舍离”的设计观念

对于过去的十一黄金周,网络上,公众对于高铁出行难发出了各种质疑声,在北京西站、重庆北站等多个较大的交通枢纽,甚至有人做起了为旅客领路的生意,如此高大气派的高铁站,为何人“进不来、出不去?”问题的根源一定程度上要归结于在设计上对“唯美”的过度追求,而忽略了对功能原点的思考。这种“顽疾”在设计领域早已普遍存在,例如,中秋节之前就有网友吐槽,“买盒月饼三百块,而包装盒就花掉了一百五”。因此,有学者直接指出:“形式大于内容,抑或成为时下设计领域的流行病症。”

timg

中秋过后,小区垃圾桶里与往常相比多了一堆包装盒,尤其是月饼盒、茶叶盒。问题不在于什么盒,而是作为包装的盒子,外部大多采用硬质纸板及复杂的彩色涂装,内饰绒布如俄罗斯套娃般一层一层,这种层层包装甚至出现在了原本简单的食品如橄榄之上,可以每个橄榄都包一个塑料薄膜,真是看不出意义何在?总之,这类似的林林总总大概都逃脱不了消费主义包裹下的价值欺骗吧。

包装设计从功能上来讲,是对内容起到保护的作用,使商品免于变形或变质。2010年,国家包装协会已经出台《限制商品过度包装要求——食品和化妆品》,要求包装不得超过3层;酒类空隙率不能超过55%,糕点类商品空隙率不能超过60%,粮食类不能超过10%;包装成本不能超过商品售价的20%。显然这种包装要求,并没有发挥多少作用。如果国家不从立法的角度加以明确、细化并执行,是难以扭转这种问题以及所引发的严重后果的——一边在倡导环保,一边却不断增加环保的压力。

1b2548aca99f4eeae920e2b23d007a15

回到设计的层面来思考问题,应该不难看出国内采用加法的设计理念显然是与现代的设计理念相违背的。

上世纪30年代建筑大师路德维希·密斯·凡德罗提出“少即是多”的理念,并受到设计界的普遍推崇,以至于日本的品牌无印良品成为备受中国年轻人推崇的对象。那么,为何中国却很少见到以极简主义的精神价值来引导的设计风尚呢?说到底,还是我们的设计师没有真正体现出自己的设计价值,而是在设计的物质价值中寻求体现。例如建筑设计,由于设计预算在整体造价上占比极少的现实限制,设计师的原则就很容易被自己抛弃,转而挖空心思将自身价值的提升建立在物质的不断消耗与增加之中,并不会去思考如何以更少的成本来提升设计作品的整体价值,因为,更少的成本,就意味着设计师会得到更少的报酬。因此,当下设计价值的体现往往与物质价值简单地线性挂钩,这显然就造成设计师的设计价值被无意识地忽视,而好设计师与差设计师也就很难得到有效和充分的竞争。因此,需要从“断”的角度去切割设计费与物质成本之间的关联性,采用逆向关联来考量设计师的价值。节用才是设计师真正的创造。

设计师创造价值不是简单地增加GDP,设计师还需要从“舍”的角度去思考自己的设计目的,任何包装的目的不是加重消费者的负担,而增加所谓的商品附加值,这种附加值不是价格诱骗,而是服务价值的提升,如果我们的设计师失去了精神价值,那么,设计就是没有价值的帮凶,是谋财害命的行为而已。这不是危言耸听,一个好的设计带来便利的同时,使社会进步文明;而一个不好的设计,即使解决了当下的便利,却可能造成人类的悲剧,后患无穷。看看塑料的发明和工业的普及化带来的后果就可以知道,海洋里的塑料垃圾,动物在遭受厄运的同时,也从食物链上将这种危害返还给了人类,塑化剂的危害已经不容忽视。因此,设计师和管理者必须先要想通单体设计与系统的关系,不仅思考空间问题,还要思考时间与设计的关系才能可持续地发挥设计的功用。设计师应学会“舍”,不舍弃不必要的功能,不舍弃不必要的包装,没有设计的减法,就不会有真正社会价值上的“得”。

timg

设计活动不是简单劳动,而是智慧服务产业,设计师应该找准定位,不能陷入设计民工的尴尬境地。设计师若离不开物质的诱惑,脱离不了设计数量上的依赖,不为创造更好的设计留出思考的时间,是很难创作出好作品的。同时,一个设计师在“功能便利”或“视觉美观”上满足用户的同时,若没有时间维度的延续思考以及社会价值的考量,一个所谓好的设计,可能也会变成最糟糕的设计,这种反作用力,有时不能及时显现,却是可以预测的。若设计师缺乏系统性观念、缺乏时间维度的推演性考量、没有量变质变的分析模拟,那么,一些事关公共问题的设计给社会带来的可能不是便利和友好,而是另一种痛。作为设计师应该有责任和职业道德的担当,需要自身设计上的“断舍离”,才能实现“少即是多”的真正的设计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