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舞台 >舞蹈

澎湃新闻 作者:廖阳2018-10-25 11:04

原标题:上海国际艺术节|芭蕾足尖演绎易卜生戏剧《群鬼》

易卜生(1828-1906)是挪威最知名的戏剧家,更是现代戏剧的先锋,本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就有一台来自挪威的芭蕾,以足尖演绎不一样的易卜生戏剧。

携手挪威国家芭蕾舞团,导演玛丽特·摩恩·安将易卜生的话剧《群鬼》改编成了当代芭蕾,2014年首演后便拿下了当年的挪威评论家奖。

11月7日-8日,《群鬼》将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上演,这也是挪威国家芭蕾舞团首度到访上海。

1881年出版的《群鬼》是易卜生最有争议的社会剧,一出版便引起轩然大波,遭遇了暴风雨般的谴责,但在1883年首演后却在世界迅速蹿红,一跃而为一个国际奇迹。

《群鬼》讲的是什么呢?阿尔文太太的丈夫迷恋于花街柳巷,她不堪忍受想离家出走,最后却听从牧师的说教,心甘情愿恪守妻子的“本分”, 苟安于恶劣的家庭生活。丈夫死了,她又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没想到儿子不仅继承了父亲的恶习,还染上了父亲遗传下来的梅毒,无法医治,成了白痴。她最终成了旧礼教的殉道者和淫乱社会的牺牲品,最后在绝望的痛苦中呼号:“给我阳光!”

《群鬼》问世后,西欧各国的新剧院都以它作为开业演出的剧目。1889年开始,柏林的自由剧院、巴黎的自由剧院、伦敦的独立剧院先后上演此剧,促进了西欧的戏剧革新运动。但这部暴露丑恶现实的悲剧,在挪威国内却激起了卫道者的仇视。

就像它的名字,这部剧影射了易卜生所在社会中迷信、落后、愚昧等种种社会现象和道德卑劣之人,主人公在腐败堕落的道德约束与追求自由的新思想之间斡旋挣扎,即便至今,这部作品仍有现实意义。

改编为舞剧后的《群鬼》是一部心理悬疑剧,剧中人物在逐步了解与自己有关的故事时,其心理变化也通过强烈的动作形式传达给观众。当阿尔文夫人满怀期待地迎来久未归家的儿子,却发现孩子身上的恶习时,观众可以从精心编排的动作之中,感受到她内心的绝望与痛苦。

这是一部忠实于原作精神的舞剧,悲剧之所以为悲剧,是因为人们终将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正如导演玛丽特·摩恩·安所言,“我们必须勇敢地与自己的思想和欲望和睦相处,虽然有时候我们知道得太晚了。”

全剧以即兴舞蹈编创方法和对易卜生戏剧的研究为基点,构建起充满戏剧冲突,矛盾逐渐尖锐的剧情框架。

挪威国家芭蕾舞团的舞者在剧中展现出强大的理解能力,饰演阿尔文夫人的卡梅拉·斯皮蒂雪,被欧洲舞剧评论家评为“年度最佳舞者”。

值得一提的是,该剧音乐由挪威著名爵士小号手和作曲家尼尔斯·贝德·莫发尔谱写,并由他在舞台上演绎。

挪威国家芭蕾舞团是欧洲最有活力的舞团之一。几年前,舞团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演出,受到挑剔的法国观众热烈欢迎。《群鬼》首演以来,也受到了国际舞台追捧,先后也在休斯顿、柏林、维也纳等地受邀巡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