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当油画作为一个画种在世界画坛已经有所式微的情况下,面对图像世界和信息时代的到来,如何使油画在表现新观念,体现油画本身的语言方面开拓更多的可能性?

1956年,中央美术学院正式组建油画系。1960年前后油画系提出并且实行了导师工作室体制。从20世纪早期赴欧洲和日本深造、谙熟欧洲油画传统的前辈师长,到解放后派往前苏联留学的业务骨干,还有几十年来油画系历届留校任教的优秀本科生、研究生,代代传承,生生不息,共同构建起油画在中国的独特语境。

BB2D2B1C73A94F1E8B7F6D270D2533549EF9325A_size45_w1080_h720

▲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

在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看来,或许可以从三个维度深刻认识油画艺术在中国的意义:

一是社会意义。油画在中国落地生根和广泛传播,并且作为一种学术的新知系统得以普及,体现了在中国社会现代进程中文化交融的作用,将外来的艺术形式和载体变为中国艺术语言的表达;

二是学术意义。以中央美院为代表的几代艺术家无论在任何时期都注重油画语言的本体研究,注重对油画历史、技巧的深入研究。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油画系教师在油画语言风格和追求上呈现出多样面貌,对整个中国油画的发展起到很重要的示范与引领作用;

三是文化意义。油画不仅仅是一个画种、一种技巧,更重要的是它可以作为一种文化的表述。在中央美院几代油画家身上,始终葆有文化情怀、文化理想和文化关切,通过主题、题材、构图、造型来体现优秀传统,使油画成为今天文化发展的重要标识。

▲ 蔡昊坤《往事》30x40cm 布面油画 2016 

▲ 曹轶 《黑森林No.3》 149x198cm 纸本丙烯 2018

▲ 胡建成《放大现实》200x85cm 2015-2017

▲ 贾涤非《蓝色的罐子》 30×30cm 木板布底油彩 2015

▲ 康蕾 《小径分岔的花园》200××700cm×5 综合材料 2017

239D0CEFCD57F6F7ACF66133823977A688A1FAF3_size127_w1080_h585

为纪念中央美术学院建校百年,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组织策划的“意义的回归——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师进行时”展览,此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担任学术主持,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为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油画系主任马璐为艺术顾问,展出了油画系在职的22位教师共四十余件(组)近期代表作品。

此时,继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油画系在国内举办集体展已经过去20余年。本次展览并不以工作室为单位进行分区展示各位老师的作品。作品在语言的表达上也与观念化、符号化、商业化的绘画不同,老师们的创作更趋向于个体生命的表达,在某种意义上突破了学院化主体性绘画的边界,个体情感、个性化表现语言和实验性探索在创作中得到强化。此次油画系教师集体展交出了一份在全球化语境下新时代的答卷,阐释了他们对于绘画当下意义的反思和表达。

BB971B1461968504B4602CFF1333F109C8020BDB_size43_w1080_h720

▲ 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院长、油画系主任马璐

在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院长、油画系主任马璐看来,“意义的回归”是一个现在时的展览,是油画系现任在职教师近年来的创作成果,旨在思考和探讨油画在当下存在的意义。此次展览一改之前系展平均分配展示空间的方式,变为策展人全权策划,打破了工作室的界限。

AD0C9BDC263ADB927B9BBC0A2D89C2362644F364_size75_w1080_h676

EB564B1E3F0777049CF0E9EFA3C6AEB81976D362_size76_w1080_h688

C4093B62D3F339571B91BC2858C828E97841B438_size56_w1080_h662

DC4673A44A064C2012BCD118BF96CB1242B61475_size86_w1080_h640

752351B6B209EA9989FE6B8460A6EF26C7D75163_size76_w1080_h725

1A6DFB9587BB1F2735375F8DBE75BB65E7A072DA_size69_w1080_h607

C8683FFBD82CE026BC95A24A95F2EF51A74CEB1C_size66_w1080_h574

DF9289685B90FA6E4D87DBBE41B18C3014858E33_size52_w1080_h510

▲ “意义的回归”展览现场

作为一种艺术语言,油画包括色彩、明暗、 线条、肌理、笔触、质感、光感、空间、构图等多项造型因素,油画技法的作用在于将各项造型因素综合地或侧重单项地体现出来,油画材料的性能充分提供了在二度的平面底子上运用油画技法的可能。油画的制作过程就是艺术家自觉地熟练地驾驭油画材料、选择并运用可以表达艺术思想、形成艺术形象的技法的创造过程。它起源于宗教服务,是宗教的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西方绘画史中的主体绘画方式。

▲ 林笑初 《漂浮的想像》180cmX86cm 布面油画 2013

▲ 刘刚《8897102》 200x110cmx2 综合材料  2017

▲ 刘商英 《胡杨与沙109号》 布面油画 240X480cm 2017

▲ 刘小东《Gert 走了》 300x400cm 布面油画 2018

▲ 陆亮《记忆场—空白的青春》 286x602cm 布面油画 2016-2017

从19世纪末叶开始,西方油画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由于科技发展,许多新材料也应用于油画领域,如丙烯颜料,油漆等。同时,传统油画比较狭窄的艺术功能和一体化的写实手法已经达到自身体系的高度饱和,因而在哲学观念、艺术观念的变革中趋于解体。油画不再以模仿自然、再现自然为艺术创造原则,艺术家自由构造的油画艺术形象被视为新的真实。随着艺术观念的不断扩大,导致油画材料与其他材料相结合,产生了不归属某一具体画种的综合性艺术,油画因此也走向失去在西方作为主要画种的地位的趋势。

▲ 马佳伟《夜话:等待》200x200cm 布面油画 2018

▲ 马璐《冰之浪》180cm×210cm 综合技法 2015

▲ 马晓腾《公共浴室》 205x632cm 布面丙烯 2015-2018

▲ 孟禄丁《红墙》 115x85cm 布面油画 1986

▲ 裴咏梅《双重时间 · 系列一》 250x440cm 布面油画 2015

而对于中国文化语境而言,油画因其在时代交替时舶来的特性而产生了更多的历史意义。对于中国油画的观看,同时也意味着对于中国思想、观念、政治风向、时代精神的梳理和再次想象——理解油画在中国的发展境遇,也就是理解中国在全球化下世界文化之林中的生产与创造。

▲ 申玲《秋风秋雨奈何天》 200x200cm x3 布面油画 2016

▲ 石煜《流动的古韵之一》180x450cm 布面油画 2018

▲ 孙逊 《去旅行》220x180cm 布面丙烯  2018

▲ 王少伦《出路》200x300cm 布面油画 2011

▲ 王玉平《狩猎图(局部)》 31x41cm 纸本水彩 2015

百年以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历代教师们紧扣时代脉搏,创作出了大量经典的作品。它们不仅描绘了中国人的精神风貌,记录着一代人同感共振的成长岁月,将时代的宏大叙事浓缩于画面方寸之间,在表达艺术家个体生命感受的同时,也永久定格了一代中国人的精神记忆。

▲ 夏理斌《天·使》160x200cm 综合材料 2008

▲ 喻红 《重量》 250x300cm 布面丙烯 2018

如今,面对新的时代潮流及国际艺术语境,在对于油画这一国际性创作媒介的艺术语言的探索之外,如何传承中国根性的油画精神,以及思考中国油画之位置,成为当下油画系的重要议题。于是,艺术语言的发展探索与对后代的教育传承,共同构建起此时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文化场域。

在同北京大学师生的座谈会上,“高等教育是国家发展水平和发展潜力的重要标志”被不同重复。国家提出,高等学校应该在教育中回归常识、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归梦想,而在具体的艺术高校的教学实践中,究竟又该如何达到“回归意义”的目的,使学生真正可以抵达中国油画与其特有精神气质的彼岸?

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

当先哲在《礼记·学记》中写下这句话后,千年文脉便树立了其一以贯之的标准与答案:礼仪秩序,先后之别。求学的学问,最不容易做到的就是尊敬师长。师长受到尊敬了,然后师道才受到尊敬;师道受到了敬重,然后学生才知道恭敬地去学习。而在同时,这种“严”也并不意味着一味的固化与强硬,“严中有宽”才是教育的上等之道。

9BF4A58EE8EF044ECEC402F38F99F6A6DDE2CA24_size104_w1080_h720

“师严道尊”以油画系第三工作室发展的历史脉络为经,以不同时期的教学理念和创作特色为纬,通过对第三工作室不同历史阶段作品、历史照片、教学文献的进行有机编排,全面勾勒出其教学的历时展开和创作的广泛维度,共展出1959年董希文工作室成立以来各个阶段教师和学生作品共计六十余件。回顾第三工作室的发展历程,研究它的教学经验,这既是对新中国油画史的一次个案研究,也是对中央美术学院学术精神和学术传承的又一次总结和弘扬。

E44FBEAD81DFA93834F68D27A833122B1F519FD3_size59_w1080_h720

▲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前油画系第三工作室主任詹建俊

“油画第三工作室自董希文先生开始,始终坚持把油画与中国精神相结合,关注‘开放的思想’,兼容并蓄,博采众长”,前油画第三工作室主任詹建俊在谈及自己对第三工作室的感情与教学理念的认识时这样讲道。

C476B4F54CF1E62E86B0B687DCE18628888184E7_size71_w1080_h673

614C4CA5345EC18060907FF3088D9462FBFF3472_size83_w1080_h643

6AFEE8233A7A81FE58933774527F6288C394C60E_size75_w1080_h651

▲  “师严道尊”展览现场

在艺术教学上,油画第三工作室始终坚持着董先生当时确立的要求——严宽并重,“严”是对油画的绘画技巧、艺术语言、表达能力的严格要求; “宽”则是应具有广阔的艺术视野,建立不同艺术的兴趣,有追求、有理想、有心胸。董先生与他所开创的油画第三工作室始终坚持发扬中国审美观,发挥创新的思维与能力来创作出更新、更好的油画艺术作品。

51764CE24F0066B024FDFCB75829680347E9AEF0_size147_w1080_h629

▲ 《开国大典》(复制)  董希文  230×400cm   布面油画 1952年版 原作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毛儿盖黑水姑娘》 董希文 53×40cm 木板油画 1955

▲《凤凰山麓》靳之林32.8×44cm 纸板油画  1977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 《柴木错 》詹建俊 78×53cm 纸本油画 1977

▲ 《沙漠绿洲》 梁运清 117×105cm 布面油画 20世纪60年代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文脉一事,往往讲究薪火相传。遥想过去,当散播学问的游士成为世族,就有了帝王师学,后来又有了科举,广收寒庶、有教无类,为每个人都提供了无数的可能性。在这过程中,坐而论道当然重要;但“起而行之”,无论对于艺术实践,亦或各个领域而言,都最是要紧之处。而在数字化时代的发展下,如何将“坐而论道”中的“道”与“起而行之”中的“行”恰如其分地教授学生,教师的方法与坚持显得愈发的重要。

285DA5CC0B874CF3AF49937E900DE56A70601FE7_size91_w1080_h1291

▲ 《旭日》 詹建俊 180×150cm 布面油画 2003年

D7DB43E4C5AF524E602E1E5CCA4742841A13A263_size190_w1080_h726

▲ 《天路》谢东明 130×19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 《落朱砂》洪凌 160×25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7F2C99EF9C87F9DCF103B6D904B44F1F1ED8AFCF_size116_w1080_h898

▲《我们俩——喻红和赵波1》 喻红 250×300cm 布面丙稀 2007年

事实上,师严、道尊不是一个先后顺序的关系,而是同步进行、互为条件的关系。道更多的不是靠学而是靠悟的,靠自己实修实证等的,得道更多的是得智慧,不是学知识,为师者也只有自己心上体悟、道上有收获的时候,才能启迪智慧,用生命唤醒生命才是真正的传道。

8503B1E83C2896A265830A714E9F9463A3FAA0CC_size50_w1080_h720

▲ “师严道尊”策展人汤宇

“师严道尊”策展人汤宇认为,本次展览是油画系第三工作室“师道精神”传承的一种写照与强调,它并不是口号或者风格式的传承,而是体现在各个时期的教学行为当中,体现在每一位先生的言传身教与身体力行当中。而通过本次展览,当观者通过作品与文献理解这种传统意义上的言传身教与身体力行时,也绝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学校中的一个专业系的教学报告,而是中国厚重文化如何形成的当代见证。

948A6963E168C2B01F57ADCC9A903635360FE22E_size50_w1080_h720

▲ “意义的回归”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

正如“意义的回归”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王春辰所言,“看央美,在某种意义上,是观看中国;而央美油画系的创作格局也意味着中国的绘画现场,它富含论辩言说的讯息,它昭示了中国文化场域的气息,它展开了想象中国艺术之路的诸多路经。”

▲ 《临摹博巴作潘天寿像 》毛凤德 98×80cm 布面油画 20世纪60年代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 《红裙女人像》 罗尔纯 93×73cm 布面油画 1980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 《妇女像》 朱乃正  95×100cm 1980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 《秋实》吴小昌  38×46cm 木板油画 1984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而在美术馆中任选一角度望去,在灯光的照射下,那些涂满矿物质的画作仿佛无数光点密密麻麻攒聚在一起,就如一条缓缓流动的璀璨银河。其中有的星光,骤然爆炸一闪而逝,有的愈发绚烂明亮,有的逐渐暗淡无光,有的朝气勃勃,更有一些最为瞩目的大团亮点。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那最耀眼的星,但最为重要的是,看着这间场域,每个人都会确信:这条星带会永远闪亮留存......

▲ 《空城计2》 刘小东 250×300cm 布面油画 2015

▲ 《胡杨与沙31号》刘商英 160X240cm 布面油画 2016

▲ 《ISCP的房间》 陆亮 300×215cm 布面油画 2018

▲ 《晨》李秀实 101×301cm 布面油画 1961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

▲ 《收获歌》 袁运生 110×209cm 布面油画  1959

▲ 《野猪》 李松松 210×210cm 木板油画 2018

▲ 《爱谁谁》周栋 300×200cm 布面油画 2009 

展览信息

意义的回归——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师进行时

学术主持:范迪安

艺术总监:马璐

策  展  人:王春辰

参展艺术家:(排名以姓氏字母顺序排序)

蔡昊坤、曹轶、胡建成、贾涤非、康蕾、林笑初、刘刚、刘商英、刘小东、陆亮、马佳伟、马璐、马晓腾、孟禄丁、裴咏梅、申玲、石煜、孙逊、王少伦、王玉平、夏理斌、喻红

展览时间:2018年10月12日—11月4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3B展厅

师严道尊——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教学研究展

学术顾问:詹建俊  谢东明

学术主持:喻红

艺术总监:马璐  刘商英

策展人:汤宇

展览时间:2018年10月12日—11月4日

展览地点: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3A展厅

1535687060179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网站页面设计、版式编排、软件等,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jingxin@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