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澎湃新闻 作者:钱雪儿2018-10-19 11:03

原标题:日本建筑师平田晃久:在蝴蝶、蚂蚁、雨滴中发现建筑的新形式

建筑师平田晃久是日本的新锐建筑师,曾师从伊东丰雄,受其对于人、建筑需要与自然环境建立连结主张的影响。近日,平田晃久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题为“新之发现”的讲座。对他而言,所谓的“新发现”就是从自然着手,将建筑和其中活动的人群视为一个整体的生态系,就像蝴蝶、花朵、枝叶之间彼此交融又各自留白那样,平田晃久认为建筑要融入自然,他从蝴蝶、蚂蚁、河流当中找寻建筑的新形式,又通过这些新形式构成的建筑来试图唤醒人身上的动物性。

平田晃久

平田晃久1971年出生于日本大阪,师从日本著名建筑师伊东丰雄,2005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平田晃久曾获第13届威尼斯双年展国际建筑展金狮奖(2012年、与日本馆联合获奖)、日本建筑设计学会奖(2015年)等奖项。他将建筑视为一个整体的生命活动来思考,认为公共建筑以及在其中活动的人群可以被视为是某种‘生态系’。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讲座上,平田晃久结合他的设计项目,分享了他的建筑理念。他的建筑生涯似乎可以追溯到童年时采集昆虫、观察蝴蝶的经历上,他将那些自然中的移动和生物的特性融合到建筑中。

平田晃久将生物的特性融合到建筑中而时常呈现出不规则的形态

将建筑和其中的人群视为一个有机体的观念似乎与日本战后兴起的新陈代谢派理论一脉相承。“我的建筑确实受到了新陈代谢派的影响,当时这种派别具有一定的机械性,我在这一基础上有了新的世界观,重新认识了自然和人工。”平田晃久表示。他的建筑理论融合了日本前代建筑师的思想以及他对于大自然的兴趣,“比如蝴蝶在飞舞时,没有人知道它会飞向什么方向,但是会有一种‘交融’的状态,需要外部的事物融入自己的环境,又要有更多留白的余地。花与花之间、枝叶与枝叶之间都有空隙,这些空隙也有它们的存在感。”平田晃久认为,把这种“交融”融入建筑的话,就意味着建筑要融入自然,同时自然周边的所有存在又可以反过来影响建筑,成为建筑的一部分。“我非常希望对周边环境的这种认知能产生一种机制,不断蕴生出对建筑的新的理解,由此才能产生蕴生出新的有生命力的建筑作品。”

在蝴蝶、蚂蚁、雨滴中发现建筑的新形式

“我小时候很喜欢在田间追逐蝴蝶,我发现这些蝴蝶飞舞在花丛中,花丛之间存在枝叉,而枝叉之间并不存在封闭的结构,但是整体又形成了一个自然而成的空间,让蝴蝶在其中飞舞。”在讲座上,平田晃久从儿时观察蝴蝶的故事开始讲述他所理解的建筑的“新形式”,“花和枝叉本身是独立的存在,同时又在影响着周边,从而形成独特的魅力,吸引蝴蝶、昆虫来这里。”在他看来,建筑也应该是一个具有独特魅力的空间,自然万物在这里流动。

平田晃久用一些看似并不易理解的词汇来描述这种新形式的特点:“侧面”“褶皱”“线”和“阶层”,这些词同样来自他对于自然的兴趣。“在自然界有很多线,这些跟建筑师在设计时画图纸的线有本质的不同。自然界中的蚂蚁发现了吃的想要搬运回去,它会传递信息唤来同伴,大家排成一队一起运回巢穴,这样一个行为就形成了一条线。我们从空中俯瞰的河流很多都是来自一滴一滴的雨,雨滴慢慢渗入土壤,汇集成细流、支流,最后汇集成了河流。”平田晃久说道,“要在建筑中重现自然界中的线是有一定难度的,但这是我一直在做的探索。”

森林之家中的“褶皱”与植被紧密结合

用平田晃久的项目来解释他的理论或许会显得通俗一点。2017年,他在东京完成了“森林之家”(Tree-ness house)的项目,建筑的一层是画廊,上面则是住宅,他试图在复杂盒子状体块中,利用褶皱状的开口缝隙与植被的紧密结合,在都市空间中孕育出一个自然的多层居住空间。“一棵树是由树干,树枝和叶子等不同特征的部分有机结合在一起的。我们想要创造一种类似树一样的有机建筑,由植物褶皱和混凝土盒子的不同层次的部分组合而成。”平田晃久解释道。

森林之家的灵感来自大树

建筑是一个生命体

蝴蝶的飞舞和蚂蚁的爬行让平田晃久找到了建筑的新形式,在他看来,建筑、城市和自然一样,都是“生命体”。他在建筑中提出了“生的尺度”,试图将建筑向有生命的方向引导。“如何让建筑有生机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说道。

Showroom H

在他的建筑中,不仅植物以各种形式融入建筑,使其成为不断成长的“生命”,人的移动和交集也成了建筑的一部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建筑来唤醒人的动物性。“我在小时候很喜欢采集昆虫、在乡间玩耍,这个过程中,我感到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这样的思考让我对于如何把建筑以自然语言的形式重新整理再现十分着迷。”平田晃久回忆道。在2005年成立自己的事务所之后,平田晃久完成的第一个作品就是与农业相关的设施Showroom H。建筑位于日本新潟县,是为本田泛用机具展示所建的一个小型农机展示空间。他将5米宽的混凝土墙对角切开,变成一片片三角形,三角形混凝土墙形成了无法一眼看透的连续空间。“整个建筑的结构让人走在其中就好似走在森林当中。建筑中使用了很多直线的元素,但是当你走在其中,又能常常有很多新的发现,好像在森林中打猎一般。”即使运用现代建筑材料,平田晃久依然希望构造某种具有原始感的空间,唤起人的而动物性。

三角形混凝土墙形成了无法一眼看透的连续空间

“从高空俯瞰人类的活动是非常有趣的,人类的活动就好像在地面上产生微生物的变化,产生发酵的效果。”平田晃久说道。

自然、建筑、人:建筑由不同的“履历”组成

“在设计时,根据当地民众的理念来最终形成方案,将当地人的意见融入到建筑之中,建筑就烙上了当地的烙印。”在讲座的最后部分,平田晃久回到了他建筑设计的初衷,及建筑如何与人产生关联。“如果说来到建筑物的人是一个个生物体,这个建筑就像是一棵大树或者一片森林,其中众多的生物体都有各自不同的‘履历’,合在一起又构成了整个生态体系的‘履历’”。

平田晃久说,在建筑上通常能够看到当地的风土人情。“有人说建筑就是土壤的变形体,最典型的实例就是中国的窑洞,还有在中国台湾的台南,人们用当地知名的建筑材料红土来设计建造美术馆,通过运用土壤的尝试我们其实可以感受到土壤能够体现当地的风土人情和传统的力量。”因为人的介入,建筑这种“土壤的变形体”成了人类习惯和记忆的载体。

作为日本大阪人,平田晃久提到了大阪的一片古迹。“那里俯瞰像一片森林,走进去就像一个小山丘,但细看又有很深的人工雕琢的痕迹,它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存在。”平田晃久说,人的存在使建筑最终体现出不同的风貌。“还比如,日本东京的代官山,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山丘,有丘峰有丘谷,而它其实是一个个小商店。” 

在平田晃久看来,建筑师在用电脑进行设计时,很多东西其实超出了他们所能掌控的维度范围,但建筑师在设计时又必须去融合自然的种种条件,“我觉得这个过程是很有意思的,”平田晃久说道,“比如‘九小时’胶囊酒店,我的设计初衷就是在城市住宅中设计胶囊式居住空间,这种空间的最大特点就是狭小,可以存在于城市街区中的任何场所。在东京这样的大都市里就可以设置这样的胶囊式空间,这也会使得街区本身发生巨大变化。我们可以把这个理念拓展到日本全国。”

九小时胶囊酒店

“今后的建筑会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是否会产生更多‘怪物’一样的物种?让人怀疑,这还是建筑吗?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还会坚持自己一如既往对于新方向的探索,去打造新的建筑作品。”平田晃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