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舞台 >音乐

新京报 作者:禾聿2018-10-19 09:56

原标题:致敬伯恩斯坦,齐默尔曼完成“百岁之约”

10月16日晚,当《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最后一个音尘埃落定后,北京观众给予了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持久而热烈的掌声。

这不仅是因为这位钢琴大师首次登上北京的舞台,更是因为在场的所有人见证了已故指挥大师、作曲家伯恩斯坦与他的“百岁之约”。

30年前,伯恩斯坦与齐默尔曼有个约定

波兰钢琴大师齐默尔曼以登台次数少、不提前做演出安排、对演出环境要求苛刻而闻名。这次能够登上北京的舞台,源于一场约定。

1975年,18岁的齐默尔曼摘得肖邦钢琴大赛的桂冠,很快就受到了业界的关注,其中就包括伯恩斯坦。不久之后,伯恩斯坦携手齐默尔曼录制专辑、一同演出。

齐默尔曼是伯恩斯坦晚年最钟爱的钢琴家。在某次演出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的午餐时分,伯恩斯坦和齐默尔曼谈起了自己的作品。齐默尔曼表示自己曾演奏过伯恩斯坦的《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伯恩斯坦表示很惊讶:“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演奏过?”齐默尔曼回应:“你也从来没问过我呀。”“我们一定要共同演奏这部作品。”

timg (11)

1986年,伦敦,两人的约定达成了。齐默尔曼在伯恩斯坦的指挥下演出了《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1988年,伯恩斯坦70岁生日,再次邀请齐默尔曼演出,当时伯恩斯坦就问他,“你能否在我百岁的时候,再为我演奏一次?”

2018年正好是伯恩斯坦百年诞辰,齐默尔曼兑现了他的承诺。从去年11月开始,齐默尔曼就开始了“焦虑的年代”巡演。“2015年,我突然意识到,啊,莱尼(朋友们对伯恩斯坦的昵称)快要100岁了,这就是我为何要选择再次演出这个曲目的理由。”

所以,这个秋天,齐默尔曼在埃萨-佩卡·萨洛宁指挥下与英国爱乐乐团一起把伯恩斯坦这部作品带到了2018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

钢琴是自传,管弦乐像一面镜子

当晚,一头银发的齐默尔曼健步走上舞台。在没有演奏的时候,他会稍稍往左侧身,双肘紧抱,面向指挥萨洛宁和乐团。正如伯恩斯坦所言,钢琴在这部作品中就像是自传一般反映了自己。此刻的乐团,更像是一面镜子。

伯恩斯坦的《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虽然取名“交响曲”,实则是为钢琴和管弦乐团所创作的,钢琴在作品中的分量很重,更像是一首“协奏曲”。

这部作品是伯恩斯坦创作的第二部交响曲,写于1948至1949年,这部作品高度概括了伯恩斯坦作为钢琴家、指挥家、诗歌爱好者等多重艺术形象,乐曲极具浪漫主义晚期气质,又还有十二音等前卫技法,以及爵士等非古典音乐风格。

th

这部交响曲的题目来自W.H.奥登获得普利策奖的诗歌《焦虑的年代》,这是一部反映二战后美国民众心态的诗歌,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纽约酒吧相遇后借酒浇愁。战争结束后,原本应该带来欢笑,没想到这四个人对于未来的理想、憧憬也随着战火的熄灭而破灭了。

“谎言和昏睡管制着世界,在这个和平时期,伤痛教会我们的,也很快被遗忘,”奥登在诗中写道。伯恩斯坦非常赞赏这首诗,他称:“我第一次读这首诗的时候,简直透不过气来。”

伯恩斯坦在谱写这部曲子的时候,并没有遵循传统的交响曲曲式与结构,他将奥登的六段诗按照内涵分成了两个部分六个乐章。

第一部分包括“楔子:中庸的慢板”,讲述四个陌生的人聚在酒吧依靠酒精排遣焦虑;“七个时期:变奏曲1-7”,这套变奏曲描述了四个人各自倾吐自己的人生;“七个阶段:变奏曲8-14”,这又是一套变奏曲,四人的交流开始走向内心的高度。

timg (12)

第二部分包括“挽歌:广板”,此时四人坐在车上,想去女孩的公寓举行一场酒会,这段乐曲中就运用了十二音的技法;“假面舞会:极快的”,这段中运用了一段爵士乐,衬托了四人的焦虑和迷惘;“结束语:柔板;行板;稍快的”,这个结束语是主人公在检验空虚之后,还留下些什么。

伯恩斯坦把这部作品题献给库塞维茨基,伯恩斯坦曾跟随他学习。这部作品首演是1949年4月8日,正是库塞维茨基执棒波士顿交响乐团,伯恩斯坦担任钢琴演奏。

在齐默尔曼心中,《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是部好玩的作品,就像作曲家伯恩斯坦一样,新鲜、有活力又有点疯狂。

演出当晚,齐默尔曼用他镇定、细腻的演绎致敬了伯恩斯坦,也实现了他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