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 李鹏2018-10-18 16:04

“当每次看丁乙的作品时,总让我想起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魔咒》:里斯本有着不同颜色的房子,里斯本有着不同颜色的房子……只有里斯本有着不同颜色的房子。”

——冯博一

近日,丁乙个展《十X三十——丁乙作品》在广东美术馆开幕,此次展览策展人冯博一写下了如上的话。丁乙的艺术创作针对的是个人处境的无限冲突,而他在这一依存的关系里,通过创造“十示”的符号,成为他个人对现实生存实在属性的感触和他的艺术标示。展览试图以“十示所示”、“互为图像”、“视差张力”、“居间地带”、“能量转化”五个单元,以及精心的展陈设计,梳理出丁乙三十年来不同历史阶段的不断实验探索的结果,以及内在的逻辑关系,抑或还有着他以个人艺术能量所能达到的极致程度。

640(18)

▲ “十×三十”在广东美术馆的开幕现场

640(2)

▲艺术家丁乙

丁乙以“十示”作为主要标识,将个人的现实存在抽离于不着边际的纠结,寻求着一种间离的视觉效果,形成了有序或无序的视觉张力。站在“十示”系列前,空旷的白墙与密集的图像是一同进入视野的。画面的秩序性最初令人有一丝胆怯,但绘画的手工感依然散发着温度,温度攀沿着小巧的十字一点点上升,最终抵达观者的内心。

对于中国最重要的抽象艺术家丁乙而言,所走过的三十年创作生涯,总结起来有三个阶段,而这三个阶段都与上海这座城市有关。正如丁乙所说,一开始,他想做一个形式主义画家,用非常理性、非常严谨的来做绘画,用尺用工具来画。在这个阶段,丁乙把它称之为“平视”。在这个视野中,丁乙看这个世界,也在绘画中用非常平面的方式来表现绘画,它所表现的,就是平面的格子。

640(32)

▲ 丁乙《1991-1》,布面丙烯,120×140cm,1991年

640(12)

▲ 丁乙《1992-B14》,纸上水彩笔,38×48cm,1992年

640(20)

▲ 丁乙《1996-B24》,纸上炭笔、粉笔,52×69cm,1996年

而到了荧光色时期,就是在对整个上海的城市化巨变的这样一个背景下,所调整出来的新的角度,丁乙把它称之为“俯视”。好像站在高楼上往下看,整个城市都在冒出来,发展起来,疯狂而汹涌的城市化,在城市的亮灯工程中,那些广告,霓红灯,所有的甚至于高架道路都泛光照明,亮着灯光。对于丁乙来说,这是一种用俯视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庞大的城市群景观。

他摆脱了日常生活经验的过度纠缠,从而使理性成分制约着情感的泛滥表达,使画面构成的有形与无形、虚与实,覆盖与交叉的碎片化结构,并始终处于“无边”的抽离与延伸之中。“十”字以及变体的“X”是他主要的视觉符号,用以超越和对抗当时中国典型的政治、社会寓言绘画。从 80 年代后期开始,他将这一标志作为结构和理性的代表,以及反映事物本质的图像表现的代名词。

640(22)

▲ 丁乙《2001-B20》,纸上铅笔、彩铅,50×70cm,2001年

640(30)

 

▲ 丁乙《2003-9》,成品布面丙烯,140×160cm,2003年

640(10)

▲ 丁乙《2008-22》,成品布面丙烯,150×150cm两幅、80×80cm两幅,2008年

而到了第三阶段,就是“仰视”。“十示”对他来说,已经不仅是一种形式,还是具体而微的生存经验与内心感受,以及对艺术的执著、偏执态度。逐渐走向了一种形而上的还原,即返还到艺术创作之初,重新接近人与思想、与绘画语言、与艺术与生存本源性的关系之上。正如丁乙所说:

“实际上第三个阶段实际上是仰视的。就是看天,看更宽广的这个世界。我觉得最近的一些作品就是表达这样的东西,有时候你感觉好像是看宇宙,看星球,或者是看夜间的星星,星空,或者是看无穷的世界,或者是类似像这样的背景上的那种画,它很抽象,但是它还是跟整个社会的发展有一种视觉的联系。”

640(15)

▲ 丁乙,《十示 2017-19》,椴木板上综合媒介,120cm×120cm,2017

640(40)

▲ 丁乙,《十示 2018-2》,椴木板上综合媒介,366cm×732cm,2018

在丁乙所说的当下所处在的第三阶段,他认为这当中的核心是:能量。这种能量是什么?丁乙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抽象的词,但在它之中有一种潜在的某种力量。这种力量的关键是艺术家如何来对待它,怎样来描述它。

在绘画的技巧上,也就是寻找如何对待它,表现它的方式上,丁乙有着很多肖的转折。在2015年左右,丁乙开始使用一种刀刻的技巧。在背板上涂上几层颜色,通过木刻,通过绘画这两者之间的结合,把底层的颜色一点点揭示出来,产生一种丰富的质感。在这原有的基础上,直到2018年,丁乙在运用此种方式上又更精进一步,于新作《2018-8》中,采用了更新的技巧,做底的时候,不是平面性的一层一层的层叠式图层,而是区域式的色块:

“在做底的时候,可能它右下角和左上角同时都有黄色,但是它不是像这个原来的技巧是一层一层,它是区域,然后有的地方是深红色,也是这种对角的区域。在表现时,它能够让绘画变的非常的丰富,色彩也不是那么平均,它更有一种动态性,所以这个是可以说今年的一个小的变化。”

640(17)

▲ 丁乙《2018-8》,椴木板上综合媒介,366×488cm,2018年

在这件新作中,丁乙所说的那种能量,似乎蕴含在一种高光之中,对他来说,那最亮的光,也是一种能量。实际上这件作品就是追求高光的,如同人们看着天空,看那云彩边缘上的那条白线,或是金边,或如晚霞。丁乙通过描述这样的光感,这样最明亮的光所产生在绘画中的那种力量,就是他所称之为的“能量”。

一种能量的流动性,从中间向四周涌动出来。虽然整个画面是平静且淡雅的,但它的整个结构又是动态的,有一种白中更白的光芒。正如丁乙所说,能量对他而言是一种综合性的东西,实际上它也是帮助绘画产生更多的这种丰富性和动态化的重要方面。对丁乙而言,他认为艺术家,其作品中最核心的是追求一种精神,而这种精神的描述实际上就是一种能量:

“实际上,当然所有的绘画都是通过形式来表现的,但是实际上所谓的精神性,就是你这个作品,当你充满能量,你就能够感染人,你就能够让人看了以后有一种振奋,有一种感触。我觉得这些都是一张画里面的所能够传递的东西,这种可传递的东西实际上就是潜在的一种精神能量。”

640(24)

640(37)

640(34)

▲ “十×三十”在广东美术馆的展览现场

策展人冯博一说,他的创作超越了“似真性”的追求之后,穿越了真实与虚构的二元对立。而线、段笔触的密集、繁复、衔接的痕迹,又使得时间与空间产生了一种混杂、微妙的关系,凸现了一种不确定性的作用和无法把握的变动。这种“不确定性”的变动,对于丁乙来说不仅是一种形式,还是具体而微的生存经验与内心感受,以及对艺术的执著、偏执态度。

丁乙的这些具有极简、形而上的作品,有着抽离了内在情感之后的单纯的统一,其中压缩着他冷静、严谨的处理方式,也是他节制、精致艺术态度的象征,从而有意识地消解了所谓艺术价值、意义等指向性涵义,充分塑造和建立了一个独属于自我封闭又无限延伸的视界。而将“十示”作为画面构成的基本元素,丁乙这些年对其展开了漫长的实验探索。长时间单一而沉溺地去做一件事,或许是他最喜欢的工作方式。

在他的创作中,反复的提取、营造、精炼,直至褪去任何附着的象征与隐喻,构建他纯粹而精确的绘画支点和视觉样式的标志。在当代文化境遇以及在这种处境中的个人,对艺术的思考和敏锐,将导致对旧有艺术形式在观念上的改变,而艺术家需要的是用一种规定为“艺术”的方式和视觉语言来体现这种思考与判断、探索与追求。显然,丁乙十示的视觉修辞方式远非局囿于作品本身,它已扩展到中国绘画问题在当下文化语境之下寻求建构当代价值的新的可能性,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的现代转型乃至创新和边界等一系列问题。丁乙的艺术个案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转化提供了一种视觉样本的参照。

640(28)

▲ 丁乙工作室

640(25)

▲ 艺术家丁乙(摄影/贾睿)

正如丁乙所说,他现在已经从“平视”、“俯视”走向了“仰视”。正如许多艺术家所展现的那样,从世界之中,走向世界之外,在走向世界之上。这种目光的转换,也预示着丁乙开始将目光转向了更高,更深远的世界。在这里,他似乎将自己也化作了一团光,用自己的生命和艺术去感受那来自于更加形而之上的东西,或许它是哲学,或许它超越了哲学,而进入到完全依赖于直觉和知觉的领域。丁乙所展现的,正是这样的一个不可言说的世界,如同维特根斯坦所面对的那个必须沉默的方向。

一种纯粹的精神性,一种所生万物的能量,正如丁乙所说,在今天,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思考在绘画当中的那个精神性的问题,但他并不仅仅止步于其中,他希望对自己而言,能够还有第四个阶段,能够完全沉浸在挖掘这个精神性的这样一个更为宏大和宏观的角度,能够有所发现,有所表述。他正在这条道路上,在形而之上的世界,走向更上的地方。

展览信息

640(5)

“十X三十——丁乙作品”

艺术家:丁乙

展览总监:王绍强

策展人:冯博一

展期:2018.09.30 - 2018.11.02

地址:广东美术馆,广州市越秀区二沙岛烟雨路38号

1534409774191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aog@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