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原标题:张大千《天女散花图》亮相华艺国际2018秋拍 

张大千 天女散花图

设色纸本 立轴

1936年作

130×53cm

注:谢稚柳表兄王有林旧藏

出版:

1。《张大千精品集·上卷》P63,2011年人民美术出版社。

2。《百代风范——中国现代绘画艺术典藏大展作品集》P138-139,2012年西泠印社出版社。

3。《收藏与投资》P51,2015年《收藏与投资》杂志社。

大千先生作为一位全能型画家,山水、人物、花卉、翎毛,无所不涉,且均有佳构传世。仅人物一项,便有仕女、高士、仙道佛氏等等,亦无所不包。其中借佛教典故在净土俗尘之间神游畅想之作,又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最为集中,最为精妙,甚为人所爱。

汲古出新的天女散花图

“天女散花”为佛教典故,事出《维摩经·观众生品》:时维摩诘室有一天女,见诸大人都在听维摩诘说法,便现其身,以天花散向诸位菩萨、大弟子上。花至诸菩萨即坠落,唯至大弟子着身不坠,天女于是说道:结习未尽,花着身耳。

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局部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局部

张大千以“天女散花”为题材的作品至迟创作于1933年12月,他曾参照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图》中一位天女的形象,为其挚友谢玉岑画了一幅《散花天女》,题诗云“说法青莲九品台,天花病榻亦低徊。偶逢一笑禅心定,那有阿难着体来”。

1933年《散花天女》癸酉本,谢玉岑旧藏      1933年《散花天女》癸酉本,谢玉岑旧藏

1934年夏天,大千又在北平颐和园作《天女散花图》,并有题诗:“偶听流莺偶结邻,偶从禅榻许相亲。偶然一示维摩疾,散尽天花不着身。”1935年3月,大千在苏州网师园作《天女散花图》,画有双题,其中一题所录就是上面这首诗。此作画面辉煌富丽,人物雍容华贵,于刚刚结束的2018年春季拍卖会以8452.5万元高价成交。

1935年《天女散花图》乙亥本      1935年《天女散花图》乙亥本

而1936年为现时已知张大千“天女散花”题材作品创作数量最多的一年,“三月本”题曰:“乙亥秋日洛阳友人家见唐人壁画,庄严璀璨,赞叹顶礼,橅得此象,越岁写成并记。”后再题《三姝媚》一词。

1936年《天女散花图》丙子三月本,藏于成都市档案馆      1936年《天女散花图》丙子三月本,藏于成都市档案馆

另一幅《散花天女》与“1933年本”为同一稿本,画中题“仿唐人壁画运笔”。

1936年《天女散花图》丙子岁本,台湾鸿禧美术馆旧藏      1936年《天女散花图》丙子岁本,台湾鸿禧美术馆旧藏

同年十二月又作一幅《天女散花图》,即本季华丽亮相华艺秋拍的杰构。此外,1937年另有一本,画有三题,其中一题与本幅题诗相同,另一题为《三姝媚》。

1937年《天女散花图》丁丑本,大风堂收藏      1937年《天女散花图》丁丑本,大风堂收藏

众所周知,大千先生1941年西上敦煌临摹壁画后,人物画为之一变。然而,早在三十年代,张大千就开始探索人物画的变革之路,他的多幅“天女散花图”都是拟唐人笔法绘出,用笔绢秀,设色雅丽,或追摹唐宋名迹,或汲古出新,是大千先生人物画发展脉络中的重要一环。

1936年春天,大千曾举办过一个画展,作品达数十幅,当时艺文记者陆丹林特别推崇其中一幅《天女散花》,表示:“那张《天女散花》,可说是全部作品中最伟大最昂贵的作品,他(大千)从前也画过两张,都给人出高价购藏,但是艺术是一天比一天精进,这一张是取法唐人壁画,和以前的相比,笔路来得超脱……”陆丹林先生提及的这幅《天女散花》具体是哪一幅,暂无法考究,但由此可知,拟唐人笔法画风的天女散花题材作品,在当时可谓极具开创性,为时人所重,众多作品中属最昂贵的一类。

腕底多情的艺术大家

本幅《天女散花》作于1936年12月,画中天女手捧莲花脚踏云霞而来,衣袂轻飏,姿色端详,宝冠服饰、衣帔花纹、璎珞项链等莫不依唐代风尚,雍容华贵。天女凝神,眉目间有所品察,左上角大千题诗云:“说法青莲九品台,天花病榻亦低徊。偶逢一笑禅心定,那有阿难着体来。”画以诗而显其意,颇得意味。

从画面布局和人物造型来看,本幅与1935年创作的“乙亥本”最为相似,无论是天女的开脸、姿态,还是裙裾衣带飘舞的方向、云层的布局,甚至是题跋的位置都如出一辙,堪为“姐妹篇”。

所绘人物皆气象安详娴静,造型线条的运用圆润自如,转折之处则顿挫有力而富节奏感,尽显唐人气度。

从二者的开脸特征中,不难发现,画中的天女应是以与张大千相识相恋的朝鲜少女池春红的容貌为本所绘制。张大千和池春红这一段艳史,是大千一生无数风流韵事中,最为凄美的一桩,让张大千终身引以为憾,可谓“爱别离,求不得”。

张大千与池春红       张大千与池春红

1927年,张大千应日籍老友江藤涛雄的邀请赴朝鲜游览,结识艺妓池春红。这位朝鲜少女当时负责照顾大千的生活,红袖添香侧,情愫暗生时。张大千不仅曾为这位红颜知己赋诗多首,更一度将两人合照寄送二夫人黄凝素,期望黄同意纳池为妾。其后虽因家人不同意而作罢,但张大千三四十年代念念不忘的,仍然是这位引起他无限感怀的朝鲜佳人,不仅诗词每每及之,更多形诸笔下,时为飞天,时为红拂,不一而足。

衣纹、莲花 局部     衣纹、莲花 局部裙裾 局部      裙裾 局部散花 局部      散花 局部

及至二战结束,大千得悉春红在战争期间已因故过世的噩耗,悲痛万分,立刻亲笔写下“池凤君之墓”一纸碑文,托老友带往韩国,为春红修坟立碑。直至1978年,大千应邀到汉城(首尔)画展,方有机会到春红坟前上香致祭,了却他多年的心愿。

张大千是风流居士,入世既深,又有佛家思想,故能将韵事雅绘,表现得恰到好处。此时再次展阅这幅《天女散花》,当是感触良多,此轴《天女散花》亦由此更添珍贵之处。

粉彩锦地矾红描金戏珠龙纹瓷轴      粉彩锦地矾红描金戏珠龙纹瓷轴

值得一提的是,此《天女散花图》为原装旧裱,配有清代粉彩锦地矾红描金戏珠龙纹瓷轴,绘工精湛,五爪盘龙挺拔矫健,神态活跃,欲扑火珠,甚为别致,可见原藏家对此作的重视与珍爱。

此画曾为民国实业家、上海民华染织厂创办人、谢稚柳的表兄王有林旧藏。王有林与其子王南屏皆为中国书画的收藏大家,精于鉴赏,藏品既丰且精,涵盖宋元珍品,以及明清大小流派的重要书画代表。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米友仁《潇湘奇观图》即为王家旧藏。王有林藏有不少张大千早年书画精品,囊括山水、人物等,本幅即为其一,实为难得的精品佳构。

来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