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YT新媒体 2018-10-15 09:31

原标题:癖者像是一座大山,切断了来自于男性的色情观看

如果空气中存在颗粒孢子,随着人类的呼吸进入身体,湿润的体内环境将这些孢子孕育成为寄生生物,于是身躯逐渐被寄生物占据来管理这具 “死掉的身体”。它们游走在你身体中的每一个角落,让身体的脂肪不断胀大,并且是不规则的胀大。它们能够任意变形,让你的身体变得粗大且有些丑陋,腹部堆积着层层叠叠的脂肪以及像布袋一样悬挂于胸前的乳房都好像要随着重力融化开来一般。这些暴露于街市的“人”被肉身拖累得如此不堪,她们倒下了,倒在珍妮·萨维尔的画布之上。

1

我们似乎无法相信这些画面上壮硕的女性裸体是真实存在的,毕竟西方绘画史中,女性总是以柔美、丰腴的形象出现。而这样的她们就像是被寄生脂肪拖累的肉驱,她们呈现了一种病态的状态。这让人不安的画面总是让人想起卢西安·弗洛伊德那些形体孤独却又暴露在注视下而毫无隐私的作品。因此珍妮·萨维尔也被称为弗洛伊德的继承人,这一称呼几乎从她离开艺术学校时便开始了。

2

鲁本斯《镜前的维纳斯》

3

卢西安·弗洛伊德

4

珍妮·萨维尔

珍妮·萨维尔1970年出生于英国剑桥,家中共有4个兄弟姐妹,从7岁起,她就知道自己将来要成为一名艺术家。她对艺术的启蒙源于艺术史学家的叔叔,叔叔带她来到威尼斯,让她知道了伟大的艺术其实并不遥远,艺术是生活的一部分。她从不质疑自己的志向。甚至没有觉得作为女性,成为伟大的艺术家似乎更为困难,直到她进入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学习之后,她才意识到在过去没有人认为女性是伟大的艺术家。

5

学院极其重视人体绘画,时常要求学生们每天要与模特一起工作两个小时,这样频繁地绘画下,珍妮产生了对绘画的另外一种理解,她让画作本身成为一种臃肿的、一种画面的病态重量,一种使画面过分充裕的感觉。所以你看她画面中的女人,犹如一头庞然大物,屹立在那里,彻底切断了男性在观看女性身体时所包含的色情意识和态度。《新娘》便是在那一时期完成的作品,以低角度刻划身穿白色婚纱和头纱的女子,画面几乎无法容纳她的整个身躯,她的身体露出裙外,超越画面的界线,几乎看不见双眼。她的双手紧握三支已枯萎的百合花,头纱在她的脸上投下一大片阴影,既美丽又痛苦。

6

《肖像》中人物以一个极为困难的角度扭曲着脖子,头后仰着,眼睛只是一个浑浊的球体,看不清她究竟是否注视着你,就好像被寄生之后的人类,呈现出非正常的状态。但虽然她可能看不见,但你却总觉得她在看着你,这让萨维尔的绘画产生了一种不足以用言语去描述的不可思议之感。

7

萨维尔对肉身的兴趣始于她钢琴老师花呢裙下的大腿,“我着迷于她脂肪移动的方式和脂肪在她手臂上挂着的方式”。1994年,萨维尔在纽约的一间整形外科诊所目睹了整形手术的全过程。之后便诞生了《Closed Contact》系列作品。这一系列照片是由时尚摄影师Glen Luchford拍摄,拍摄对象是萨维尔的裸体挤压在有机玻璃上。萨维尔为此将自己增肥,以便能更好地使她的肉体挤压变形。

8

《Closed Contact》

9

《Closed Contact》

萨维尔非常认同威廉·德·库宁“油彩是为了描绘肉体而发明”的主张。她结合油彩和解剖学,深刻地审视女性胴体在现代社会中的位置。她的作品描绘躯体,而油彩也成为肉体的比喻。通过灵活运用油彩这一媒介,作品中营造了冷静观察与私密欲望之间的张力。

10

由于早年在美国受到女性主义文化的影响,因此在萨维尔的绘画中,女性主义的特征尤为明显。女性主义艺术的最重要出发点就是以女性自身出发,探讨女性自身的感受,从而表达出平等的思想。珍妮的作品中,女性身体从现实出发,摆脱了男性角度而产生的唯美视觉,以极为真实的女性形象和雌雄同体者的形象表达出来。大众意识中尤其是对西方人物绘画的认识总是以男性角度作为审美出发,所以女性主义艺术主要的目的也是来打破这种现状。珍妮以这些肥大的女性裸体、雌雄同体、异装癖者为题材,表达了寻求平等的意愿。

11

评论家们一开始就对珍妮的作品表现出震惊和厌恶,并认为她的作品残酷、无情,的确萨维尔的作品有着一种让人厌恶的美感,人们不会去崇拜或者追求这些巨大的肉身,但却可以真实地从这些画面中思索身体美,质问自己真正的厌恶所在。萨维尔希望观众能够去感受自己的身体,认可他们本能的反应。观众可以从一开始就带着一种厌恶去进行观看,而这种情绪往往比其他的身体反应更为迅速,但当你停止观看之后,却可以产生对社会以及文化的思考。

12

萨维尔曾说:“我对庞大的女性身躯所拥有的力量很感兴趣,她的身躯占据很多地方,但她也意识到现代文化鼓励她掩饰自己的身形,要尽量显得瘦小。”

萨维尔经常指出她的作品是对西方饮食文化的直接质问。她解释说:“我认识的每个人,譬如说都在节食,而因此得了很严重的疾病。她们用圆珠笔在她们的腿上做标记作为她们想让肥肉消失的地方,对此我深感不安……她们为何要这样对自己呢?”以萨维尔这样的方式解读,她把女性的肥胖解放出来,并张扬性地将肥胖视为荣耀,全然不顾社会传统(或者说男性的眼光)的“感受”,她把肥胖的身体转化为文化表征。

13

肥胖者、双性人、被施暴的男人和女人,被屠宰的动物,这些都出现在萨维尔笔下。他们都是遭受肉体拖累与折磨的人,其中最为绝望的也许就是双性人,在人类身体中产生的双性现象,完全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但却是一个残酷的玩笑。人类在肉体中的双性现象是存在于自身众多矛盾中极为极端的一对,它通过物质方式呈现,不同于那些潜伏的对立矛盾,这样物质性的矛盾是最为直接也最为让人不能直视的,而萨维尔却选择了将他们呈现出来。画面中人物的面部表情来看,似乎这是一个极为正常的人类,但当目光逐渐下移的时候,悲剧地与面孔完全不协调的下体让人们再也无法看出人物那波澜不惊的面孔中究竟隐藏了些什么。

在西方绘画史中,描绘肥胖的妇人或者不同程度地表现病态、病体以及受虐的艺术家有很多。鲁本斯画富有弹性皮肤栩栩如生丰腴多褶的人物;蒙克的《呐喊》、梵高《割耳后的自画像》都是描绘残缺或者病态的。但珍妮·萨维尔这样如此执着于这一题材,在美术史上,可谓绝无仅有。

进入21世纪后,她在作品中注入了更多的抽象化元素,开始逐渐脱离弗洛伊德风格的影响。这种对人体的错位表现,明显具有隐喻的观念传达,是当代艺术常用的表述方式。珍妮·萨维尔的写实艺术从弗式风格到抽象艺术、表现主义艺术,逐渐发展为个性突显的新写实艺术,成为了欧洲画坛写实艺术的新代表。

14

15

珍妮·萨维尔的创作中,我们发现了西方文明下人性的另一面赤裸裸地存在,感觉到人的本能正在不停地撕咬着固有的外表,想要释放自我。珍妮·萨维尔的女体绘画是对女体的极致迷恋与崇拜,也是对传统女体绘画审美的一种革新,并且作为一种超越当代生活的身体,珍妮赋予其女体绘画作品以兽性,也是对受害女性群体的一种捍卫和拯救。就好像是黑帝吃掉108颗寄生果之后获得了能够破坏世上一切的魔神兽一般让人畏惧。

16

10月5日,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人们因为Banksy自毁作品而一片哗然。也同样是在这一场晚拍中,已经成为与达明恩·赫斯特、翠西·艾敏齐名成为“英国年轻艺术家(Young British Artist)”中的代表人物的萨维尔的作品《Propped》(1992)以950万英镑约869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萨维尔成为在世女性艺术家中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位。但这个价格却远远不及大卫·霍克尼8000万美元的预估价格。这或许也说明女性力量仍为被市场所真正重视起来。主张平等的萨维尔在面对这样悬殊的价格之时,不知会作何感想。

17

《Propped》

但在珍妮·萨维尔作品的背后,我们似乎能够感受到那微弱的叹息声,以及闪着银色光芒的十字架在晃动。而珍妮正背对着我们,将浓烈稠厚的油彩,狂热并奋力地挥向洁白的画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