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展览

绝对艺术 2018-10-11 11:10

原标题:日内瓦·费吉斯:用暗黑幽默串联历史与现实 

日内瓦·费吉斯(Genieve Figgis)是一位用颜料和画笔来讲述故事的人。近日,她的个展“地平说(Flat Earth)”正在纽约Half画廊展出。费吉斯的创作综合了历史绘画,内部扭曲和神话层面,突出了她独特的浪漫和忧郁色彩。

Pink Stage,31" x 39",Acrylic on canvas,2017

在展出的作品中,如作品《Neptune》和《Amphitrite》,费吉斯将风俗画家小·大卫·特尼尔斯的构图转换成一种费吉斯风格的设计,融入了明亮的调色板、盘旋的天空和警惕的表情。在作品《Sisters》中,费吉斯把观众留在她梦幻般的居所里,里面有模糊的家庭肖像、一盏精致的枝形吊灯,以及两位装饰过的女性,她们之间无疑有一个秘密。

Under the Rainbow,31" x 39",Acrylic on canvas,2018

费吉斯在庸俗、平庸、浪漫和滑稽之间找到了属于她的一种平衡。短短几年她便受到许多评论家和艺术家的青睐,包括著名的美国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

理查德·普林斯(左)与日内瓦·费吉斯(右)

那是在几年前的一天,费吉斯在推特(Twitter)上分享了几张自己的作品,然后关注了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普林斯很快就与费吉斯互关,并且购买了好几幅作品以示鼓励。而后,两位艺术家都成为了阿尔敏·莱希画廊的一员。

Manet,23" x 31",Acrylic on canvas,2018

费吉斯的绘画灵感很多来源于奥斯卡·王尔德及埃德加·爱伦坡的经典著作。在如梦如幻的画面里,每个人物都有都被赋予了独特的情绪与性格。在她的绘画中,描绘了那个流行衬裙、郊游、银色假发和女用马鞍的年代。而她多层涂膜的颜料似乎偶从霜状融化,使十八世纪田园诗般的风景画呈现出另一种风格。画中的女士被厚重的油彩勾勒出的脸部轮廓遮盖住了粉红色的脸颊,宴会上的男女傻乎乎的咧嘴笑着。

The confession of love (after Fragonard),47" x 39"

Acrylic on canvas,2018

费吉斯的作品在具象与抽象之间找到了一条道路,她关注十七八世纪的宫廷绘画,与当时宫廷画家所不同的是,费吉斯作品的主题所希望揭露的是历史与权力的残酷与荒谬。她作品中的人物通常有阴森扭曲的面孔,她反对的是传统学术中的审美取向;巴洛克式的建筑,雍容华贵的贵族,在她的笔下都变成了带有迷幻而怪诞色彩的形象。松散、脆弱、没有实质内容但却透露出一丝愚昧和荒谬气息是费吉斯一贯的风格,以此带给观者情绪与心理的偏差。

Knock, knock,31" x 23",Acrylic on canvas,2018

费吉斯有着爱尔兰人特有的坏坏的幽默感,这在她的作品中也得到了体现,以如她的自画像,扭曲的脸颊看起来绝不是传统审美上得美丽,甚至只能模糊的看到她的一双眼睛,然而我们从她的叙事中,逐渐能理解她为什么要对图片重新成像。

作为一位有着爱尔兰血统的艺术家,费吉斯试图通过她的作品给那段历史注入更多的现实和幽默。有人评论她的作品有些黑暗或者疯狂,并且还有些滑稽。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10月19日。

日内瓦·费吉斯作品

Family (after Goya),38" x 47",Acrylic on canvas,2018

Gang from Verona,Acrylic on panel,2016

Garden Embrace,Acrylic on panel,2015

Bound for Eternity,Acrylic on canvas,2016

Friar Laurence,Acrylic on panel,2016

Eating each other,Acrylic on panel,2016

The Dance,Acrylic on panel,2016

Lady Montague,Acrylic on panel,2016

Waiting for my Romeo,Acrylic on canvas,2016

The Kiss,Acrylic on canvas,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