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书画

杭州日报 2018-10-11 09:30

原标题:“阔别”杭州45载 丰子恺再“回”第二故乡

丰子恺(1898-1975),近代多面文艺大师,他在教育、绘画、书法、散文、翻译等领域均卓有成就,其多才多艺,为近世所罕见。2018年10月10日,“此境风月好——丰子恺120周年诞辰回顾展”在浙江美术馆拉开帷幕。

“杭州可说是我第二故乡”,在二十世纪上半叶,丰子恺曾长期在杭州学习和生活。本次杭州回顾展,共展出丰子恺作品125件,师友作品72件,珍贵文献120件,可谓全面展现丰子恺先生的文艺人生。在丰子恺的画作中,我们很轻易就能找到杭州的风景人情所留下的印迹,这是杭州给予丰子恺的天时地利,也是丰子恺留给杭州的珍贵记忆。

结缘六十载 丰子恺与杭州的不了情

丰子恺,浙江桐乡人。原名丰润,又名仁、仍,号子觊,后改为子恺,笔名TK。他始终致力于文学艺术创作和中国艺术教育,对中国人文历史特别是美术学的发展具有独创性的贡献。

丰子恺对杭州情有独钟,曾在《桐庐负暄》(1939年)一文中写着:“杭州可说是我的第二故乡。”17岁那年,他到杭州投考,考前母亲为他准备好糕和粽子(“高中”之意),后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浙江第一师范学校(现杭州高级中学),从李叔同学音乐、绘画,从夏丏尊学国文,开始了六十载与杭州的不解之缘。

在颠沛流离的岁月里,丰子恺身在异乡还经常撰文表达对杭州的思念之情,他在写给忘年交夏宗禹的信上说:“杭州山水秀美如昔,我走遍中国,觉得杭州住家最好,可惜房子难找。”杭州的皇亲巷3号、马市街156号、田家园3号、静江路(今北山路)85号都曾留下过丰子恺及家人的身影。杭州的恬适淡泊深得丰子恺先生喜爱,女儿丰一吟曾撰文回忆说:“其实在上海时,父亲曾答应友人到杭州后去浙江大学教书。但一看到春光明媚的西子湖,心就闲散起来,不愿再受束缚。于是‘临阵脱逃’,依旧过他的赋闲生活,靠卖画、写稿勉强度日。”

1949年,丰子恺举家定居上海,仍经常回杭州小住。1953年,丰子恺与钱君匋、章锡琛、叶圣陶、黄鸣祥等先生集资在虎跑后山为弘一大师建造了一座舍利石塔,每年都来祭扫。从年少时他就经常在西湖边写生,将杭州美景入画,逐渐形成了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

1973年早秋时节,丰子恺由弟子胡治均陪伴,最后一次来到杭州。而如今,恰逢丰子恺120周年诞辰,让我们在西子湖畔的浙江美术馆,再次走进丰子恺先生的艺术世界。

“子恺漫画” 与竹久梦二来一次跨时空交汇

丰子恺的嫡孙丰羽博士说,“今年是爷爷诞辰120周年纪念,我们想为他策划一次纪念展览。”在独立策展人王一竹的帮助下,原本计划在香港的一场展览,后来变成四地五场,分别在香港(两场)、杭州、北京及丰子恺故乡桐乡举办,但这并不是一场巡展,五场展览主题个个不同,只为呈现一个立体的丰子恺。

“李叔同先生曾对爷爷说的一句话:‘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李叔同先生是他平生最崇敬的人。”丰羽说,李叔同先生让丰子恺在人格上终生保持君子坦荡荡的行为准则,同时启蒙着他对绘画与音乐的兴趣与热爱。丰子恺另一位老师夏丏尊先生,他为丰子恺打下了坚实的文学基础与从事文学翻译的功力。在绘画上,与竹久梦二作品的邂逅,令丰子恺在绘画创作上选定诗性入画,从而走上了一条弦外有余音的“子恺漫画”之路。

其实,丰子恺并没有见过竹久梦二,而是在日本游学即将回国前,偶然在地摊上买到一本他的早期作品集《春之卷》,从此打开了新的艺术之门。王一竹说,当时丰子恺放弃了西画的学习,竹久梦二作品中的文学性给了他很大启发,转而求诸毛笔以改良中国画的突破。“我认为竹久梦二打动丰子恺的原因,就是梦二要求自己的每幅画都是一首诗,丰子恺的文学修养极高,他看到竹久梦二的画,脑子里呈现的应该是一首一首的诗歌。绘画艺术由此打开了新的可能性。”

丰子恺直到1964年都还在苦苦寻觅竹久梦二,其实竹久梦二早在1934年就已经过世。为让“竹久梦二与丰子恺跨时空交汇”,丰羽和王一竹多次赶赴日本,找藏有上万件竹久梦二作品的伊香保纪念馆商借展品。六次往复,老馆长为两位中国人的诚意所打动,“再加10件作品,一共50件,分文不要,我只要他们来一次跨时空交汇。”

人民的西湖 23cm×33.5cm 20世纪60年代 桐乡市丰子恺纪念馆藏

三大板块 全面展现丰子恺的艺术人生

策展人王一竹说,“丰子恺是一位能做满汉全席的全才”。在杭州回顾展中,以“器识文艺”“文艺人生”“新月如水”三大板块,展现丰子恺在美术、音乐、设计、教育、文学、翻译以及交游等多方面的艺术人生。

作为散文家的丰子恺,他写下了大量的随笔,正如郁达夫所说:“人家只晓得他的漫画入神,殊不知他的散文,清幽玄妙,灵达处反远出在他的画笔之上。” 作为装帧设计家的丰子恺,是中国现代装帧史上最为重要的设计家,其装帧设计往往与绘画相结合,讲究笔情墨趣,充满着诗情。作为教育家的丰子恺,他早年致力音乐教育,执教于中小学、师范学校和大学,培养了一大批艺术人才,还编译《音乐入门》《生活与音乐》等三十余种音乐理论书籍,对普及和提高新音乐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作为翻译家的丰子恺,一生翻译的著作有三十多部,涉及文学、美术、音乐等领域,尤其是《源氏物语》是国内第一部全译本,填补了日本古代文学名著翻译的空白。作为画家的丰子恺,他主张“艺术的人生化”“人生的艺术化”,常作古诗新画,尤其喜爱取材儿童题材,勾画出人情世态,意境隽永含蓄而耐人寻味,被誉为“现代中国最艺术的艺术家”。

丰子恺朋友圈,网络了上世纪的诸多文化名人。早年求学时,他结交刘质平、黄涵秋、关良、陈之佛、潘天寿……中年时期办学任教,他又结识马一浮、朱自清、俞平伯、林语堂、傅抱石、钱君匋……晚年,他更与广洽法师、朱幼兰等结缘,心心相印。这次杭州回顾展,大量的照片、信札、作品,勾勒起丰子恺从民国到新中国时期文艺圈的交往脉络,呈现出一个生动的艺术世界,尤其是作为特别的尾声,一些知己故友为了丰子恺旧居缘缘堂的重建,共同述说着一个“人走茶不凉”的动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