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设计

艺术与设计 2018-10-10 10:56

原标题:荒芜之地即是建筑的游戏场

就像仙人掌和骆驼一样,沙漠建筑必须通过特殊设计和材料适应环境,应对干旱环境和极端温度下的挑战。

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

Zaha Hadid 建筑事务所

沙特阿拉伯 · 利雅得

这座沙漠实验室由 Zaha Hadid 建筑事务所设计,目的是在极端气候地区建造将能源要求降至最低限度的建筑。该建筑聚焦于有着尖头楼角的中央研究大楼,并由此向整个地面延伸。大胆结构与墙上和天花板上复杂的图案,似是伊斯兰传统纹饰发生了几何形变。预制装配式建筑给予未来扩建的可能,同时被覆盖的室外流通区域有助于减轻太阳辐射的影响。但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建筑中的 musalla (清真寺外的空地)是这个国家内第一个由妇女设计的祈祷场所。

斯瓦特贝赫宅院

Openstudio 建筑事务所

南非 · 卡鲁沙漠

在南非斯瓦特贝赫山脉附近,这间四居室房屋由 Openstudio 建筑事务所设计而成。建材选用当地材料,让建筑拥抱周边环境多样性,也鼓励居住者与自然和谐共处。被动温度调节系统是这座建筑的重中之重,主要生活空间内设有朝阳滑动木制百叶窗,它们既是夏季避暑的屏障,也是冬季捕捉热能的帮手。为保持该地区传统风格,Openstudio 聘用当地建筑工人,并使用了当地典型的卡鲁( Karoo )建造技艺,包括有着侧置砖的地板、毛胚灰泥墙,以及环绕着水池的室外干石墙。

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世界文化中心

Snøhetta 事务所

沙特阿拉伯 · 嘠尔卜阿尔达兰

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世界文化中心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地方建筑项目,从沙特阿拉伯的东部沙漠中崛起,混凝土和不锈钢结构为地表形态加入了新的变化。这一庞大的建筑群由挪威设计事务所 Snøhetta 担纲设计,经过近十年的建造,终于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文化枢纽之一。中心被划分为五个“鹅卵石”,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显得神秘而不朽。一座98米高的塔楼是整个建筑结构的主要部分,其中一侧有一个较小的“基石”,还有三个从沙漠中升起的更低的、更光滑的结构。最显而易见的是正面的“面纱”,长约360千米的不锈钢管缠绕于中央建筑上层的铝合金表层之上。

三园宅

AGi 建筑事务所

科威特 · Al-Funaitees

一位客户带着设计一栋家庭住宅的挑战来到 AGi 建筑师事务所,即便身处夏季气温飙升至40℃以上的科威特,他们也希望一年365天都住在户外。作为 AGi 事务所负责人兼创始人,建筑师 Joaqun Pérez-Goicoechea 和 Nasser Abulhasan 决定用花园来实现这个愿望,通过三个场地来满足不同活动需求,将户外生活织入家庭结构。建筑师决定在研究家庭行为后按需设计,Goicoechea 说:“考虑到科威特的极端气候,我们决定通过不同季节中的不同活动时间段来划分室外用途,由此设计了三个花园”。在不同层次上串联花园与空间场地,设计者使用该架构作为过滤系统,微妙地分割出家庭成员间的私人空间,以及更为公共的访客空间。

隐伏山谷沙漠住宅

Wendell Burnette 建筑事务所

美国 · Cave Creek

这所由 Wendell Burnette 建筑师事务所设计的房屋坐落于亚利桑那州洞溪(Cave Creek)满植树形仙人掌的小山丘凹陷处,让业主回归最亲近自然的生活方式。这样简单的结构需要一个混凝土基座,顶部有一个巨大的天篷,配备着机械、能源供应和房子蓄水处。混凝土基座沿着土地的轮廓在下端形成一个“厚”的洞穴,在上端形成沙漠中阴凉的平台。房内设有降噪隔温系统,建筑外立面及房顶则为深磨不锈钢,映射着天空和大地。建筑师们把这座房子描述为“狭长的生活亭”,能让业主收养的鸟鱼猫狗和谐地生活在一处。

变形师

Ogrydziak Prillinger 建筑事务所

美国 · 里诺

当他们开始在雷诺(Reno)市郊住宅区建造这所家庭住宅时,旧金山建筑师 Luke Ogrydziak 和他的合作伙伴 Zoe Prillinger 都被这片荒原所谓的“非地方”’特质所吸引。这座坐落于内华达州沙漠中的房屋被命名为“变形房(Shapeshifter House)”,建筑引人注目的折纸造型源于此处柔软的沙质地形。尽管有着非同寻常的外形,这所横跨三层的房子却有着相当传统的布局。底层是一个宽大的流动生活空间,包括休息、用餐和厨房区域,以及停车位和储藏室。极富雕塑感的楼梯通向中层、书房以及一间卧室。顶层主卧设有私人衣柜和套房浴室,独享蛮荒的沙漠景观。

图森山休养所

DUST 设计事务所

美国 · 图森山脉保护区

由建筑事务所 DUST 设计的图森山休养所坐落于索诺兰沙漠(Sonoran Desert)边缘,其设计直接反映了迷人的环境。建筑师们称这一项目“根植于沙漠”,并创造出了将环境影响降至最低的醒目夯土民居。它以优雅、干净的线条和极简主义美学无缝融合到亚利桑那州景观之中。其内部分为三个区域:生活、睡眠和娱乐区。这三个区域占据了结构的不同部分,访问者必须进入一个外部,以便进入下一个区域。这种安排既保证隐私,又能使居住者融入令人叹为观止的沙漠景观。

犹他自然历史博物馆

Ennead 建筑事务所

美国 · 盐湖城

纽约 Ennead 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犹他自然历史博物馆位于盐湖城,坐落在落基山瓦萨奇山脉崎岖不平的山麓之上,价值1.03亿美元,占地1.5公顷的 Rio Tinto 中心重现了当地地形的荒凉之美,恍若无人之境。这座博物馆在提供研究和展览空间的同时,也将游客置于自然世界中。从板状混凝土地基、面积约3900平方米的立缝铜镶板,到模拟山体岩石的水平带外层,该建筑有机地汲取自然景观元素。建筑内部设有一处18米高的中庭空间,阳光充沛,使用循环走道搭桥,被称作“峡谷”。

元素住宅酒店

MOS 建筑事务所

美国 · 安东奇科

为了放大我们生活在星辰间一颗星球上的事实,雕塑家 Charles Ross 用40余年时间完成了“星轴(Star Axis)”。它看似一座玛雅遗迹,实为艺术项目兼裸眼天文台。毗邻建筑 Element House Hotel 是一个独立游客中心,由纽约 MOS 建筑公司为室外艺术博物馆设计,是星轴游客的准旅馆。为了不让参观者直接看到艺术品,这是一片被分解成不规则形状的房间大小的“房屋”,有倾斜的屋顶,粗大的烟囱、形状像屋顶木瓦的铝板和砖或乙烯基墙板。它的与外界隔离的模块化设计提供了来体验现场的另一方式,并设有集成现场发电结构的绝缘面板系统。

Bosjes 酒店

TV3 建筑与城市规划事务所

南非 · 博塔

古老的 Bosjes 山谷农场距开普敦仅一小时车程,是一片种植着葡萄藤和橄榄树的伊甸园。Cape Dutch 庄园的最早历史可追溯至1790年,从1830年代起农场就归 Botha 和 Sofberg 两家所有。TV3 建筑与城市规划事务所联手室内设计师 Liam Mooney,将一座室外建筑、一个18世纪谷仓、一个19世纪的棚屋和一个20世纪30年代的马厩改造成了一座包裹于沙色、淡黄绿色和铜色之中的五居室豪华酒店。酒店充分利用了田园风光——从 Steyn 工作室设计的教堂的白色弯曲处,到漫步穿过充满圣经中特别提到的植物和树木的花园,以及桃金娘、非洲虫木、白桑和欧雷卡柠檬树等植被。

托罗拉丁酒吧餐厅

Arthur Casas 设计事务所

墨西哥 · 卡波圣卢卡斯

在巴贾加利福尼亚半岛(Baja California)南端,巴西建筑师 Arthur Casas 用一个不显眼的长方形木架勾勒出太平洋和干旱的沙漠植被的景色。建筑本身即是理想型传统土坯,整体空间由土褐色主导。除了细枝凉棚、草棚木椽,还有柯尔顿钢梁悬挂于钢索架上的陶瓷罐,以及 Luis Barragan 和 Clara Porset 的经典家具,质朴的乡野气息与现代风格彼此中和。

COP22 村庄

Oualalou+Choi 设计事务所

马拉喀什

2016年11月,来自195个国家的4万多名代表在马拉喀什南部的 COP22 村庄举行了为期两周的会议。这座“村庄”是为举办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而建的临时构筑物。Oualalou+Choi 的设计采用当地材料,反映了气候峰会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同时融入了当地的建筑传统。村内,一系列阳台、天井和有着屋顶通道的前室反映了摩洛哥的乡村建筑传统。这个名为“agora22”的建筑物容纳了两间为代表们提供公共会议空间的餐厅,提供正式会议之外的聊天场所。遵循峰会的可回收宗旨,“agora22”几乎完全由可重复使用的刨花板组成,桌子和椅子也都将被拆除并重新组装,以用于未来的项目。

C.I.D 游客中心

Emilio Marin 建筑事务所

智利 · 阿塔卡马沙漠

作为智利主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阿塔卡马沙漠虽广阔干燥,却有着无可否认的动人之处。为引导游客, Emilio Marín 和 Juan Carlos López 在风力发电厂的基础设施中设计了一处的游客中心。建筑师根据景观和建筑之间的关系描述了这个项目:六个“翅膀”——围绕核心排列的花瓣——组成了由内部走廊连接,但远看似乎彼此间隔的抽象楔形结构。虽然这种带有刻意的角度、阴影和未变化色彩的结构看起来不免粗糙刻板,但是它将自然通风系统集中在内院,实现尽可能轻盈的存在。在寒冷的冬天,宽大的窗户让太阳能加热发挥了最大作用。此外,这座建筑不会在晚间明灯,建筑师的本意便是让它消失在黑夜中。

Pobble 宅院

Guy Holloway 建筑事务所

英国 · 邓杰内斯角

这座房屋独自矗立在邓杰内斯角(Dungeness)稀疏的岬角内,以独特的建筑构造契合怪异的地形景观。按照当地规划政策,这座建于旧建筑遗址之上的房屋需要在规模和比例上与先前的建筑形成呼应。它有着三种简单的形式——分别用落叶松、柯尔顿钢铁和水泥包覆——明确了房屋的体积,并增加了房屋的特性。正如建筑师言,房屋所形成的轴线与附近的灯塔完美齐平,从起居空间通向卧室。一旦进入其中,访问者的目光总是被吸引至户外,狭长的水平窗口将发电站纳入景观。定制家具与室内设计十分考究,却也避免了对注意力的分散,以此保证家中有着“开放的景观”。